第6章 大爷我谁都不惧
小叙2016-07-06 16:092,480

  我虽然不懂,但我也知道现在的气氛应该是很紧张的,因为姥姥以前也给人看过这种的,所以这歌我都听过,可说话很少有这么冲的,就是这个口令也不常用,都说白话,你哪来的啊,哥儿几个啊,一般就跟唠嗑似得,所以冷不丁这么一对话在我看来还真有意思。

  “少拿黑妈妈吓我!大爷我三千年的道行哪里轮的到你在这儿论资排辈儿!!”

  话音一落,我眼看着他就蹿起来了,真的是蹿,从椅子上蹦起来的一刹高的直接从姥姥的头上跃了过去,就跟玩儿空中飞人似得,‘砰!’的一下子又跳到坛案的桌子上了!

  “妈呀!他过来啦!”

  这给我前面的女人还有那赶车男人吓得,嘴里叫着就往旁边闪,不知道还以为这个爆皮男是奔他俩去的呢!

  其实我倒是觉得这个男的就是瞎蹦,蹿的高,显摆呗。

  姥姥是一点没含糊,转头就冲着太姥姥喊了一声,“圈香!!”

  太姥姥当时得令,迅速的把香从盒里拽出三根儿对着姥姥直接插到地上,点燃后站定就是一嗓子,:“大神开请!!”

  姥姥就在同一时间再将三根烟塞进嘴里,就着地上燃起的香一大口能把烟从头到尾的嘬完,抽完后‘噗’的一吐,摇头晃脑的同时单脚还在梆梆梆用力的跺着地!

  “日出西山黑了天,我请大仙儿下高山,无事堂前不生火,无事不劳诸位仙!今有畜生不服管,修道下山气不善!白山薛凤年头顶黑妈妈之名前来上报!!召请五方山头弟子速速来!!!!”

  我挖着鼻子站在原地,心里居然不言自明,这个‘圈香’的意思就是叫人,看你不是硬气吗,哎,我才不跟你硬碰硬呢,我把能耐的叫来几个看你还敢不敢跟我嘚瑟!!

  站在案头上的那个男人满脸无畏,拿起酒就喝了起来,“大爷我谁都不惧,喝点红粱细水再跟你斗!!!”

  我身前的女人当真是吓得不行了,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他咋一点都不怕啊,是不是收不下啊,完了完了,我男人可咋办啊。”

  太姥回身就瞪了她一眼,“俺家凤年还没在这块儿掉过链子呢,她敢接这活,心里就有数,作的上房的我都见过,这才哪到哪!”

  女人被太姥姥拿话呲的不敢在言语,我眼睛倒是在这时有些刺挠,就是发痒,一边看着那个在案台上喝酒的男人一边用手去揉,忽然就觉得不对劲儿了,那个男人的脸变了,不是我之前看着爆皮的那个男的,而是个又高又壮的大汉。

  五官虽然看不太清,但能感觉到他是满脸胡子,穿着一身黑色像是盔甲一样的衣服,仰头正大口的喝着酒,正纳闷儿呢,我听见姥姥嘴里忽然发出了一阵桀桀的笑声。

  再看过去,姥姥的模样也变了,居然是个年轻的女的,是个女的,脸上长得很年轻,小尖下巴,感觉还很漂亮,可我细看五官还是费劲,手一放下,诶,又变成我姥在那扭腰送跨的往这边走了。

  “我胡小英倒要看看,今儿是谁这么不识抬举,不给黑妈妈面子啊。”

  姥姥的喉咙里发出很细很细像是捏着嗓子的女声,我有些不解的再次把手放在一个眼睛上,唉?又看不着那女的了,眼前笑嘻嘻的还是我姥,这不是邪了门了吗!!

  站在案头上喝酒的男人一见姥姥这样,‘啪’的一声砸碎手里的酒瓶,“胡小英,莫不要以为你出来比我早我就怕你!大爷修炼时你也没成气候呢!”

  姥姥的眼里精光一露,嘴里忽然又发出了一记沉稳的女声,“那我黄三太奶呢!!”

  眼睛又痒了,我再揉,此刻又见姥姥变成一个穿着黄袍年龄稍长的女人了,哈,这是什么情况?!

  我玩儿的这个嗨,最后找到节奏只要姥姥换个音儿我就捂一下,换个音儿我就捂一下,这样就会看到不同的人了,但手拿下来再放上来就看不着了,除非姥姥身上再上别人!

  就这样,地上的插着的香没等烧出一半儿,姥姥得嗓子眼至少已经变化了五六种声音了,男的女的,年纪小的,岁数大的,居然没个重样的,就连那个赶马车的男人都惊住了,“咋这么多不同的声啊。”

  “这是仙儿来的多,就跟人一样,声能一样吗。”

  太姥姥满眼的见多识广,“等一会儿,这个蟒仙儿就会老实了。”

  我的手捂在眼睛上不敢拿下来,过了一会儿居然感觉我家院子里影影绰绰的多了好几个人,看不太真,但硬分辨能看出男女还有穿着衣服的颜色,正看的热闹呢,身后忽然传出一记细微的声音,“四宝……去拿锄头……他怕锄头的……”

  谁在跟我说话?

  我直接回头,却看见有个像是大耗子似得东西蹭蹭蹭几下从墙头翻出去跑了!?

  皱了皱眉,乌漆墨黑的那是什么玩意儿?!

  等转过脸,那些穿的花花绿绿的人我又看不着了,只能看见姥姥仍旧在瞪眼看着那个站在案头上的男人,“还不下来!区区一个长虫还敢跟我造次?!”

  脑子里猛地想起了刚才那个细声,他怕锄头……

  我抬头看了看站在案台上的男人,眼珠子转了一下,抬脚也跑了!

  这时候是没人顾得上我的,等我吭哧瘪肚的把锄头弄出来,发现那个男人仍站在案台上指着自己满眼不甘,:“我曾经在他手里九死一生,你们给我评评理,凭什么就让本大爷这么放过他!”

  “若你把他磨死了那你更出不了马!别忘了!你修成人身的目的是什么!”

  “那我也不服,我蟒黑龙堂口十万兵马你们硬要欺负我那咱们就比划比划,别说胡小英三太奶了!今天你就是把金花给我叫来,我也不会说出一个服字!”

  姥姥的嘴角噙起一丝冷笑,见状反倒不急着上前了,“行啊,想不到我接黑妈妈的堂口出道几十年,还第一次看见骨气如此壮的畜生,那咱们就比划比划吧!破了你的道行,别怪我没给金花面子!!”

  “啊!!我打死你!!”

  这边姥姥的话音刚落,我拽着个锄头张牙舞爪的就过来了,别说,还真挺沉,跑到那个男人的身前,我几乎是用了吃奶的劲儿举起,“我让你惹我姥姥不开心!我刨死你!!!”

  那个男人看着我登时大惊,“锄头……是锄头……”

  话没说完,这个叫啥黑龙的腿脚就好像软了,踉跄了几步,四仰八叉的就从桌子上栽了下来,下来时还在地上打了个滚,双手用力的护住自己的脚,嘴里大声的哀嚎着:“别打我!别打我啊!!我服了!快把那个东西拿走!快拿走!!我服了!我真服了啊!!”

  我笑了。

  其实我刨不下去,我的力气也就够把这玩意儿举起来的,看他服软了,我也就松手把锄头一扔,回头就笑眯眯的望向姥姥,:“姥,他服啦!”

继续阅读:第7章 蟒仙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是女先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