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蟒仙儿
小叙2016-07-06 16:092,829

  姥姥的表情当时就怔住了,“四宝,你……”

  她大概做梦都没想到我能呜呜渣渣的弄出个锄头,而且还没费吹灰之力的就把这家伙吓唬住了!

  我仍旧笑的灿烂,“姥,你看,他服了,他怕啦!”

  姥姥看着我,先是发愣,随后慢慢的牵起嘴角,轻轻的点头,好像是笑的,可眼睛却湿了……

  多少年后我才懂,那个神情,就是欣慰。

  我这个被全村人嫌弃的小傻子,第一次,让她有了欣慰甚至自豪的感觉。

  剩下的事儿就是我以前看到过的了,姥姥再次让那个男人坐到椅子上,之后拿出一大块红布,她问,男人答,姥姥再一一记到红布上。

  这就是个臣服的过程,以后这个蟒仙儿不光是这个男人家的保家仙儿,就跟今天能来我家院子里的地仙儿一样,在我姥姥有需要时也可以叫来。

  姥姥常说,不要以为这个东西有多深不可测,地仙儿如果修成人身,那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是跟人一样的,不用怕,该顺的时候顺,该硬气的时候就一定不能服软。

  虽然她用‘圈香’找来了别的仙家,貌似要围殴人家,但其实这些仙家都是互相知道不易的,因此,主起震慑,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动手的。

  “兄弟几个?”

  姥姥问着,现在男人身上说话的还是蟒仙儿,但语气已完全没有刚才的灼灼之感,老实的回道,“八个。”

  “嗯。”

  姥姥点了一下头,:“看什么最厉害,是虚病实病,还是相面八字婚姻财运阴阳两宅。”

  “可看虚病,鬼祟之物不放在眼里。”

  姥姥笑了笑,:“脾气这么大,我看也是,好烟还是好酒!”

  “都喜。”

  “以香为号,翠云山清寒洞蟒黑龙率门下弟子立堂口与刘家堡,领香出马弟子姓刘名宝才,一心侍奉,以保你蟒仙儿日后名扬四海无人阻挡,但道义为重,慈悲为主,需时刻警醒弟子不要骗人钱财,否则勿怪黑妈妈报上房仙后手下无德,破你人形,败你堂口,收你兵马,将你贬回清寒洞重新修道。”

  男人半垂着脸点头,“黑龙明白,既已得人身,自知深浅。”

  姥姥长舒出一口气,“拜师吧,拜师过后你的堂口就可以立起来了!”

  拜师是姥姥作为领堂大神的一道程序,就是拜姥姥堂口上的黑妈妈为师,这样,黑妈妈就会收下并且认可这个仙儿了,但这个拜师不是咱们常人理解的那个拜师,不用授道的,说认大哥到是能更通俗一些。

  简单理解就是这个黑龙以后一旦遇到茬子弄不过了,那就可以来找黑妈妈帮忙解决,因为他认了黑妈妈当他师父就是大哥了,小弟有难,大哥可能不管吗,而且真有那天大哥也得不乐意啊,哈,敢动我给安排堂口的人?!你看我不收拾他的!

  基本上,就是这么个意思。

  但这道程序在我长大后已经极其简化甚至没有必要了,为什么,仙家比谁都好脸子,要知道,人家可是被凡夫俗子请回去消灾解惑好生供奉的保家仙啊。

  若是真遇到难度大解决不了的活老仙儿根本就不会临身相助的,没谁会打无把握之仗,一旦被撅了,回头叫嚣,你等着,我去找我师父干你?!

  可能吗,多丢人,多磕碜啊!

  这点,绝对是他们作为地仙儿所知道的深浅,修道路漫漫,他们知道成人身这步有多难,不临身给悟的用意就是让事主另觅高人,这活他们有某种原因不接,不来,这很常见,且一点都不丢人,但出来被打脸那事儿可就大了,没哪个保家仙会拿自己的名声名誉开玩笑的。

  但这程序在姥姥那时是不能落下的,等他拜完了,最后一步那就简单了,姥姥会跟太姥姥配合用九尺九的红毛线给他捆上,打几个结后弄把小锁头绑在最上面,随后再拿出一把蹭新的剪刀,深吸了一口气后就放声高喊。

  “我手里拿的是三宵娘娘的双龙金绞剪,一刀剪开你的绊马索以及八宝九连环,南斗报号北斗讨令,顺香顺火顺香烟,新堂人马四面八方救苦救难!!”

  喊完,咔咔几剪刀再把红线给剪碎了,意思就是剪开这个蟒仙儿的束缚了,以后他就是个有名有号有堂口的保家仙了,按我的理解,就是户口给上完了。

  最后再把红布罩上,等再拿下来时,这个男人就又跟睡着了一样了。

  姥姥回头看向那个女人,招了招手让她过来,没等她开口,直接把写下的红布还有那个锁头给她,:“这是你家堂口上老仙儿的身份排号,你收好了,你家男人这几天还不能醒,但肯定会做梦,该怎么做老仙儿都会交代的,等他醒了自然什么都会了,要是以后他还有什么不懂的,那就让他来找我。”

  女人连连的点头,:“薛大仙儿,我男人这就不会死了吧!”

  姥姥嗯了一声,:“以后你男人在刘家堡子还会有一定的名声,这个蟒仙儿道行很高,不是假把式的,回去好生供奉着,记住,千万别赚昧心眼子钱,不然出马的弟子转世不会为人的。”

  女人见状自然是连声的道着感谢,姥姥拉着她却满脸正色,“记着,靠老仙儿发财,是大忌讳,一般接仙儿头十年看事情那是最准的,但是要靠它发财,那就越来越不准,等于是给自己找死路去走了!”

  “我知道了,薛大仙儿,今天你的不易我都看在眼里了,我们肯定会做好本分的!”

  “这就好,你这种的最累,因为你男人啥都不知道,没办法,也是为了给他保命……算了,不说这些了,今晚你们就去我儿子那屋休息,明早再回,你男人这皮肤等他醒了就好了,我给你带点草药,回去给他煎了泡脚,等他都好利索了,就可以正式给人看了!”

  “谢谢薛大仙儿,您的大恩大德俺们这辈子都会记着的!俺们,我……小弟,跪下啊,给薛大仙跪下啊!”

  女人还是哭着道谢,激动的甚至有些语无伦次,姥姥跟太姥只能一左一右的拉着他们俩,嘴里直说着,人好好的就成,犯不上下跪!

  我只能在旁边等啊等,好不容易等到姥姥给他们安顿好了,我寻思,应该到我能邀功的时候了吧。

  可姥姥好像没注意到我,只是一脸疲惫的和太姥收拾着院里的东西,等捡到锄头的时候,姥姥的身子一顿,看向我,轻柔的叫了一声,“四宝……过来……”

  我笑嘻嘻的跑到姥姥身前,“姥,你高兴不。”

  “高兴。”

  姥姥摸着我的头嘴角轻笑着,“你给姥长脸了,虽然今儿个我没叫来多少大仙儿,但这院里请来的一回去,各个山头也都会知道我薛家出来个厉害的小娃娃了,之前我就怕黑妈妈没人继承,换个人当领堂大神这些仙儿不服,但现在不怕了,我孙女儿蹿窍了,老天爷给饭吃啊!”

  “蹿窍!?”

  一旁的太姥怔了怔,“凤年,孩子这忽然啥都知道就是蹿窍了啊!以后就啥都懂了?!”

  姥姥没答话,眼睛则直看着我,:“宝啊,你告诉姥姥,你是怎么知道这个蟒仙儿是被那个男人打过尾巴,而且还怕锄头的呢。”

  我想了想,第一个问题是我也不知道咋知道的,第二个,则是不知道什么东西告诉我的,答起来复杂,于是直接摇头,“不道。”

  姥姥叹口气后只能点头,“姥姥会想法子让你阴阳平衡的,这样,你懂事了,姥姥死了,也放心了。”

  “姥姥你高兴吗。”

  我又问一遍,大人咋老喜欢岔开话题呢!

  姥姥笑了,“老问这个干啥啊,高兴啊,看我孙女儿这样懂事还能帮姥姥忙姥姥最高兴了!”

  “那姥姥给我买冰棍儿吃吧!”

  我真是乐坏了,“我做了姥姥高兴地事儿姥姥就会给我买冰棍儿的!老多冰棍儿啦!!”

继续阅读:第8章 绝对是个祸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是女先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