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老娃子叫,有事儿要到
小叙2016-07-06 16:092,863

  大哥哦了一声不再多言,其实别看姥姥是摆弄这些事儿的,私下里她是明令禁止我和大哥当她面去聊去问这些东西的。

  她心情好了也许能主动跟我们说说,心情不好那你就是一肚子疑问也得憋着,总结起来反正就那俩字,晦气!

  不过这玩意儿也分人,像我大哥对这种事儿是没什么好奇心的,给我的感觉就是他害怕,你让他问他都不爱问,闷闷的,我也不知道他怕啥。

  我呢,你乐意跟我说还得看我有没有心情去听呢,细节我没那个心思去扒,注重的就是一个过程,结果爱咋咋地,反正我就是看一热闹。

  至于‘害怕’这个词儿,对我来讲就跟哭一样,都不知道是啥感觉,啥体验。

  回去的路上太姥心情也有些不好,我想可能是被姥姥影响的,我跟大哥走在最后,见太姥没什么心思搭理我俩大哥反而拉了拉我的手,小声的道,“四宝啊,大哥告诉你啊,你以后不能说谎知道吗。”

  我愣了一下,抬头正看着在我们头上盘旋飞着的乌鸦,它们融入在夜色里,你看不太清楚,但是声音很难听,吱哇的,特别像老太太在扯着烟嗓声嘶力竭的叫唤,所以一听这声,我就知道头顶上有乌鸦在飞了。

  “什么叫说谎啊。”

  我傻兮兮的看向大哥,“我没啊。”

  大哥抿了抿唇,拉着我的手站在原地,“孙姨脾气的确是不好,但我们也做错事情了,人家生气是对的,不管怎么样,她发发脾气我们认认错就好了,你怎么能跟你姥姥说韩霖的妈妈骂你……还骂你那么难听的话呢,四宝啊,好孩子不能这样瞎说话的,无中生有就叫说谎。”

  我嘻嘻的笑着,“什么叫无中生有。”

  大哥的眼底有些不悦,“就是你跟你姥姥说孙姨骂你是小杂种什么的,这么难听的话你到底从哪学的,人家压根儿就没打你啊,你这不就是无中生有吗,你告诉大哥,这些话都是谁教你的。”

  我眨巴着眼似懂非懂的看着大哥,“我不知道。“

  说话间,那些乌鸦哇哇叫着的声音大了起来,有几只飞的很低的在我和大哥的头上转着,我嘿嘿的伸手指出去,“老娃子,大哥你看是老娃子!”

  “四宝!哥在跟你说话呢!你要上学了,得做个听话懂事的好孩子,不然奶奶会伤心的……”

  我咧着嘴丫子看着那些乌鸦,蹦着就想上手抓,“老娃子,来!来玩儿!!”

  “四宝!!”

  大哥用力的挥舞了一下胳膊抓起一个石头就向头上飞着的乌鸦打去,:“滚开!“

  直到它们扑煽着翅膀飞走了,大哥才看着我叹气,“这东西多晦气啊,被沾上容易撞邪的,你不怕鬼啊。”

  我有些惋惜的样子看着夜空,“我还想跟它们玩儿呢。”说着,我努了努嘴看向大哥,“鬼是啥啊。”

  “鬼?”

  大哥激灵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韩霖家的方向,:“你姥不让晚上说这个字的,反正,就是很吓人的东西,你在韩霖家推人棺材盖子就容易撞邪,小孩子撞邪是要生病的!”

  我还是不懂,这个很多人讳莫如深的字眼在我听来是如此的陌生,不过我听陈瞎子说过,他说我傻,阳气壮什么的,鬼见了我都得绕着走,我个人倒是挺好奇想看看这东西的。

  “兔子她妈经常喂老娃子,那兔子也没撞邪没生病啊。”

  大哥挑眉,“那不一样,那明月是人家有那个讲究的,她跟咱民族不一样,乌鸦对人家来讲是好的,是吉祥的,可我们不喜欢乌鸦知道吗,我妈说,老娃子叫,有事儿要到,我们见到就要给打走,不然要倒霉的!”

  我张了张嘴,刚想说话就听见太姥在前面喊我们,让我们赶紧跟上回家!

  等一进院门,太姥看我一个人就愣了愣,“四宝,你大哥呢。“

  “他说画画的东西落韩霖家了!”

  我答应了一声就进屋吃饭了,折腾了一气儿也饿了,姥姥的脸仍旧绷得厉害,嘴里直哼哼,“我就不应该让家树去画这个材头,那孩子老实,一回去肯定得被孙桂香留下继续帮忙,唉,怪我,让孩子费力不讨好了。”

  太姥给我夹着菜看向姥姥,“你说,那个韩家老太太真的差点活过来啦。”

  姥姥坐到桌旁看了我一眼,见我的注意力都在饭上就点了一下头,“一开始皱纹都没开,人还不走,我就觉得不对,我说送医院打点氧啥的看看,孙桂香不送,就说是死了,最后我推开棺材一看,皱纹都开了,七孔流血你知道不,那就是被气到了,不走也不行了,孙桂香还在那跟我打马虎眼,扯些没用的,纯丧良心。”

  太姥一边招呼我慢点吃一边唉声叹气,“她肯定是不爱伺候了,从韩家老太太生病让她弄北屋去我就看出她心眼子不正,那你说,这韩家老太太走的这么不甘心,不得回去闹啊。”

  “活该,爱闹闹,咱不管,有事儿就让她去找村里的瞎子或者老徐。”

  太姥听着姥姥的话抿了抿唇,“老徐的那路仙儿主要还是看前程看生男生女厉害,摁这些虚挺挺的事儿,肯定还得找你,等着吧,有事儿这就上门了。”

  “不管。”

  姥姥干巴的扔出俩字,“你这老太太就别咸吃萝卜淡操心了,那韩家老太太气性再大,死的时间也短,没到气候呢,老徐肯定有招,再说不是还有老陈跟老李么,轮不着我,当我一天咋啥都爱管那么闲呢!“

  太姥嘁嘁的笑了两声,“老陈跟老李就忽悠忽悠外面人瞎白活行,在集上整那个小巧儿叨卦我看就是骗人的。“

  “陈爷爷又买巧啦!”我一个精神看向太姥,“我明个就去玩儿巧去!”

  “鸟!”

  姥姥瞪向我,“巧什么巧,你给人弄死弄飞多少个了,给你陈爷爷冥纸的事儿我还没骂你呢!一天的,就知道……”

  “妈!姨姥!我回来了!”

  姥姥的话还没说完,门外就传来一记好听的男声,我乐的屁颠的就站起来,“二舅回来啦!!!”

  “欸!四宝!!!”

  二舅笑着进屋,一手拿着两串冰糖葫芦,一手直接抱起我,“看!二舅特意给你带的!!!

  我乐的不行,伸手就要去拿,姥姥却直接抢过,“吃完饭再吃!”

  “姥!!”

  我急的直笑,二舅却抱着我连声跟姥姥求情,“妈,给四宝吃一串,孩子在这村里一天也没啥好吃的,给她!”

  姥姥满脸不甘,:“不行,必须先吃饭,这都要上房了,还敢惯!”

  我咧着嘴看着二舅,“二舅!你看看我姥,你不在她天天打我,还掐我,还要弄死我……”

  “你这孩子!看!现在满嘴就这个,不知道跟谁学的!!”

  姥姥回手就要抡鸡毛掸子,“我还是揍的轻了!”

  二舅抱着我几步闪挪到屋外,“好了!妈!她小孩子懂什么!!四宝,走,二舅带你骑大马!!”

  “就是,凤年,你给孩子吃呗!不就一破冰糖葫芦么!”

  太姥也在旁边表达不满,“就知道打,你爸脾气也没你这么臭……”

  我被二舅抱到院子里,胳膊往我的咯吱窝一撑,直接把我放他的肩膀上,“看!我家四宝长高喽!长高喽!!”

  “咯咯咯!!”

  我笑的不停,“二舅你转,你转我就飞啦!!”

  “飞喽!飞喽!!四宝你想二舅不!”

  “我想二舅!我最喜欢二舅啦!!”

  我抱着二舅的头大声的笑着,虽然我就会笑,但有时候我知道自己是真开心还是假开心,跟二舅在一起的时候,我就是真开心的。

  转着,转着,眼睛一扫而过,我却发现墙头上蹲着个黑乎乎的东西,眼睛晶亮晶亮的,好像,就是那天在我身后说话的大耗子!!

  “四宝……”

  她说话的声音就跟在梦里一样,很清楚的响在我的耳边,“你要闯大祸了……”

继续阅读:第17章 就知道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是女先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