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韩先生V587
楚雁飞2017-06-16 15:091,781

  韩泽昊这两天因为新合约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迟迟没有去陆峥那里取资料。

  陆峥是一个极懂享受的人,陆宅依山傍水而建,日日享受鸟语花香。惟一的缺点就是距离市中心城区距离太远,有近两个小时的车程。

  韩泽昊没有时间去陆宅,陆峥的侦探社正好接到了新的CASE,雇主约陆峥面谈。看在三千万酬劳的份上,陆峥亲自赴约。他顺便把前几日调查韩泽昊被下药的材料带了过来。

  陆峥踏入咖啡馆之前便给韩泽昊挂了电话:“我正好过来画布咖啡厅,二十分钟以后可以去韩氏!”

  “画布咖啡?”韩泽昊抬起头来看了看,自己此刻所在的,不正是画布咖啡厅吗?他立即道,“不必来韩氏了,你哪个包间?包间号发给我,二十分钟以后我来找你!”

  “哟,韩总裁既然这么急着知道是谁给你下药,前几天干嘛去了?”陆峥在电话里打趣。

  “忙!挂了,一会见!”

  “欧啦!”陆峥挂断了电话,大步踏入咖啡厅。啧啧,这个CASE三千万,大手笔啊,调查豪门恩怨什么的,果真是来钱最快的路子。

  韩泽昊加速了谈判,在二十分钟内与霍氏集团总裁霍展鹏签下了建材独家供应协议。随后又再与霍总裁客套了几句,带着协议离开包间。

  霍展鹏望着韩泽昊的背影,感叹:“果然长江后浪推前浪,后生可畏啊!不到三十岁的年纪,便有着这般精明的大脑,双赢这样的事情,没有商人能够不动心啊!”他不由地想到自己的女儿梓菡,今年二十一了,女孩子,还是早些找对象的好。

  韩泽昊离开包间,抬手腕看时间,十九分钟,时间刚刚好,他向来守时。哪怕是与最熟悉的人之间的约定,他也不习惯迟到。

  唇角,再扬起一抹嗜血的冷意,会是谁呢?竟然对他使用如此下三滥的手段,就没有想过后果吗?

  他大步朝着陆峥所在的包间走去,经过一个包间时,蓦然看到一抹有些熟悉的身影,安静澜?他听到她笑着说:“何况,说分手的那个人是你,不是吗?”他分明察觉到她笑意里的嘲讽。不由地,他皱了皱眉,步子也停了下来。

  那个男人,听上去是她前男友啊,这,上演的是什么戏码?

  那个男人拽着她的手,冷声说着:“你做了那样的事情以后,我还要把你当宝贝一样地宠着吗?”声音,是愤怒的。

  另一个女人在男人的身边柔声地劝慰着:“阿琛,好了,都过去了,不是吗?我们就要结婚了,我一定会好好地爱你!”

  安静澜仍然笑:“都要结婚了,还这样与别的女人拉拉扯扯,蒋先生觉得合适吗?”

  “真脏!”蒋诺琛甩开安静澜。

  韩泽昊听到那个男人厌恶的声音,他看到那个男人甩开了安静澜的手,他看到安静澜身子一个不稳就要摔出去了。他都来不及想什么,便大步冲过去扶住了安静澜。

  不管安静澜与这个所谓的蒋先生曾经是什么关系,此刻,她是被欺负的。不管是基于他无意之中强占了她的第一次,还是基于他们就要开始一段无爱的婚姻,他觉得,此时此刻,他都有必要站出来。

  这个男人,有什么资格说安静澜脏?她在遇上自己的时候都还是清清白白的。倒是他自己,身边不还站着另一个女人么?

  韩泽昊扶住安静澜,唇角扬起,声音里透着浓浓的不满:“这位先生,光天化日之下,与我太太拉拉扯扯,是不是该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安静澜抬起头来看着他,他分明看到她眸子里一闪而逝的感激。

  蒋诺琛与施尧嘉看到突然出现的韩泽昊,皆是一惊。整个包间里都透着韩泽昊强大的气场。

  施尧嘉嫉恨地瞪了一眼安静澜。

  蒋诺琛看着韩泽昊,语带质疑:“她是你太太?”他不相信三年前照片里这个女人怀里抱着的小婴儿会是面前这个人的孩子,那个时候,分明还在瑞城,怎么可能?

  “怎么,以后我得让我太太随身携带结婚证,遇到有人质疑就亮出结婚证来?”韩泽昊冷声回复。

  “我不是这个意思!”蒋诺琛解释。

  “不是就好,这位先生,解释吧!”韩泽昊似乎并不打算就此放过蒋诺琛。再在安静澜的锁骨上咬了一口,侧头不满地看向蒋诺琛。

  他的眸光,停在她精致的锁骨之上,望着那微陷的牙印,他的心跳骤然加快。他的唇,情不自禁地吻上自己留在她锁骨之上的牙印。

  原本只是想要再轻啄一口,却在触及到那温热的锁骨时,下腹骤然一热,情难自禁。

  他拥紧她,旁若无人地俯头轻柔地吻向安静澜的锁骨。

  他的唇瓣渐渐上移,亲吻她的脖子,亲吻她的脸,随之噙住她粉嫩的唇瓣。

  他一双眸子,写满欲望,一只手,渐渐从腰间上移,扣住她的后脑勺,加深这个吻……

继续阅读:第10章 下药的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闪婚强爱,娇妻送上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