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好不好使
兔子不是喵2019-07-26 03:072,512

  远远的就见一座挑高的三层小楼立于夜色之中,古色古香的风格,雕刻镂空的眉沿。门前各挂着大红的灯笼,一字排开,一直延续到正厅前。

  金碧辉煌的大厅里弥漫着糯软的靡靡之音,空气中飘荡着浓重的脂粉香气,正中央已经排开一副残局,玉石棋子错综分布,黑白分明煞是好看。

  一名身穿粉蓝石榴裙外罩月白锈金线云纱的美貌女子盈盈坐在一隅,长发轻挽,面若含情,正是应了那句,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如此佳人,国色天香。

  未央用手指捅了捅锦曦,小声道:“那就是夏岚姑娘。”

  锦曦点点头,沉着老练的拣了一个距离看台视角极佳的位置坐下来,抛了一个银锭子对旁边的小厮道:“上酒菜。”

  “好嘞。”小厮乐颠颠的跑下去,片刻功夫一群容貌俊美的小倌围了上来,七嘴八舌讨好着锦曦,芊芊玉手斟满美酒往她嘴边送,更有甚者故意作头晕状就着她的胸前就倚了过去……

  一只手臂不偏不倚的挡在前面,隔开了彼此,未央黑着一张俏脸冷冰冰的低喝:“都给我滚开,没看到这里已经有人在服侍了吗?”

  小倌们一头雾水,这才将未央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打量个透彻,不禁掩唇讥诮的道:“还以为是个丫鬟,原来跟我们一样啊……”

  “就是就是,出来卖的还打扮的这么寒酸,有人要才怪!”

  “脸蛋漂亮就了不起啊,那话可不一定就好使诶……”

  说罢,几名小倌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呵呵,好不好使,你们要试试看么?”未央挑起漂亮的杏眼,状似无意的把玩着手中的青瓷茶盏,微微用力,咔嚓一声茶盏碎裂成七瓣八瓣,粉嫩的柔唇勾起一抹冰冷的弧度,不动声色的看向众小倌,“可惜,爷最厌恶的就是你们这些残花败柳。”

  众小倌面面相觑,偷偷看一眼碎裂开来的瓷器,等不及未央紧跟着的怒喝慌忙识趣的离开。

  锦曦秀眉微蹙,扳过未央的手掌,殷红的血珠一点一点自掌心渗出,忍不住骂道:“你傻啊,不会武功就别耍帅了,活该自作自受。”

  未央眨眨眼,小嘴一扁,眼泪就绕着眼眶打转:“主子,人家还不是为了你,怎么可能让那些庸脂俗粉沾染了主子的高贵之身。”

  “咦咦?未央你学过变脸么?”锦曦狐疑的打量他,分明与刚刚判若两人。回头冲送酒的小厮要了止血的药和布条替未央包扎起来。

  锦曦专注的帮他上药,柔软而细滑的发丝散落下来,落在未央的手上,他情不自禁执起一绺放在掌心小心摩挲,像捧着一件稀世珍宝。

  “主子……”

  “嗯?”

  “你对我真好。”

  “呃……”

  锦曦手上一滞,将金创药和布条往未央怀里一推,脸颊不自然的飞起两团红晕,哼了一声:“你自己来。”

  未央捧着一堆药物笑的极为讨巧:“主子啊……”

  “嗯?”

  “你脸红的样子真好看。”

  噗——锦曦一口口水喷了出去,狠狠瞪了未央一眼,张口结舌辩解道:“我哪里……哪里有脸红。”

  未央扔下手中的东西,一把将锦曦拥入怀中,下颚抵在她的头顶轻轻摩挲,贪婪的汲取鼻翼间的甜香,低声道:“主子,我好喜欢你。”

  锦曦浑身一颤,这句话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从小到大每个人都对她要么毕恭毕敬,要么背地里诋毁,要么阴谋暗算……他们惧怕她,陷害她,敬畏她,却从未有人对她说……喜欢她。

  她不由得想起那晚,银字曾问是否喜欢他,她却不知如何回答。如今,喜欢你这三个字在未央的口中轻易的说出来,心里竟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久违的冰冷融进了一丝温暖,连冰川都渐渐化开。

  但是,这种奇怪的感觉却让她没来由的有些焦躁,她推开未央,别过脸去撇撇嘴角道:“别把你的血染到我衣服。”

  “呃……”

  “还有,”锦曦偷看他一眼,状似漫不经心的道,“明日带你去做几身衣服,穿的那么寒酸的确看着很碍眼。”

  未央闻言轻抿唇角,眉眼都弯上去,用力点点头轻快的应下了。

  歌舞表演了一场又一场,夏岚姑娘面前的棋局却纹丝未动。不是没人挑战,而是挑战者坐在棋局前汗都滴下来了,愣是破不了一子。

  众人发出一阵阵惋惜声,却也是干着急,那棋局无人能解,放着倾国倾城的美人碰不得,纵使黄金白银也买不来美人的一隅温柔。于是有人不甘时间这样白白浪费掉,拍案而起,怒道:“要是今晚都无人能解此棋局,夏岚姑娘又要怎么办?”

  夏岚美目微转,盈盈含笑,平静而缓声道:“那就等到明日。”

  又有人讥诮的道:“若是明日也无人能解呢?”

  夏岚抬眼看向他,依然冷静沉着的答:“那就等到后日,后日不成就大后日……总之奴家会一直等下去,等到有人能解此局为止,否则就不迎客。”

  话已至此,连老bao都犯了难,毕竟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培养了那么多年终于养出个天仙一般的头牌,总不能这么放着吃白饭吧,可偏偏夏岚又是个倔脾气,一旦决定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来,有心想训斥她两句又怕她一时气头上直接甩手不干,那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要说众看客里虽都是常出入风月场所的纨绔子弟,却也不是游手好闲不学无术的主,其中不乏精通四书五律琴棋书画的公子少爷,也都自信满满的在棋盘前坐定,却不消半柱香时间均灰溜溜的退了下来,面露惭色。

  锦曦饶有兴致的托着腮看了半晌,却只看到一个个败退下来的人,忍不住对未央道:“这么等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不如我去帮他们一下好了。”

  未央吓了一跳,狐疑的望着目露锐光的锦曦:“主子,你想做什么?”

  锦曦懒懒的打了个呵欠,百无聊赖的把玩着腰间的锦袋:“撒一把砒霜给那女人,这样大家都不用等了。”

  未央慌忙一把抱住她的腰,紧张兮兮的道:“主子,千万不要啊,那样咱们就惹祸上身了,会很麻烦的。”

  “唔……”锦曦摸摸鼻子,点点头,“也是哦,我们是来参加武林大会的,不是来惹麻烦的。”

  “对对对,”未央一边抹去额上的冷汗,一边拉她重新坐好,顺手指了指台上,“何况,不是又有人上去了吗?难保这次会解开呢,主子你就别……”

  未央的话还未说完,锦曦已经腾的一下站起来,作势就要朝台上冲。他忙扯住她,急急的道:“主子你又想干嘛?不是说不惹麻烦吗?怎么还……”

  “未央……”锦曦愣愣的望着款款向台上走去的少年,仿佛被仙人棒点中的石头,瞬间一动也动弹不得,口中喃喃仿佛呓语,“是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