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他是我的人
兔子不是喵2019-07-26 03:072,376

  少年站在金碧辉煌的大厅中,仿佛聚集天底下最耀眼的光芒,如梦似幻,美的不真实。

  他依旧一身宽大的锦缎紫袍松松垮垮,敞开的领口露出线条优美的锁骨。两袖飘然,步履翩翩,墨色的长发如缎,松散的披在雪白的颈后。长眉若柳,眸若星尘,闪烁着濯濯光辉,连月亮在他面前都要黯然失色。飘逸俊美的令世人都忍不住暗暗惊叹,惊叹世间怎么会有此犹如谪仙般的人物。

  未央狐疑的目光在锦曦与少年之间来回游移,直觉告诉他眼前的少年一定与锦曦有着理不清的瓜葛,眼中渐渐流露出些许哀怨:“主子,他是谁?”

  锦曦仿佛没有听见未央的问话,依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宁弦,表情极为专注和炽烈。

  宁弦并没有看到人群中的锦曦,身边亦无阿桥跟随,只身一人踩着悄然的步子缓缓走向台上,在棋盘前坐定,声音亦如清泉般动听:“在下愿一试。”

  众人这才从怔愣中回过神来,就连坐在对面的夏岚也微微发愣,旋即嘴角溢出灿烂的笑容,微微垂眸,面带含羞道:“公子请。”

  宁弦微微一笑,白皙修长的食指与中指缓缓执起一枚黑子却迟迟不肯落下,秀眉紧锁,兀自盯着棋盘观望。

  人群中发出唏嘘的声音,未央也忍不住奚落道:“切,原来也是个绣花枕头,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真是丢人……”

  他的话音未落,啪的一声,宁弦手中的棋子已经尘埃落定,紧接着又执起第二枚黑子,这次没有犹豫迅速放在一隅,接着是第三枚……不出半柱香时间,一副残局已经迎刃而解,豁然开朗。

  众人傻了,似乎还沉浸在宁弦快而准的棋法中难以自拔,沉默了半晌才爆发出一阵长长的赞叹声,纷纷道着,好棋,妙棋……

  未央伸长脖子盯着棋盘看了半晌,才酸溜溜的道:“还真解开了啊……”

  锦曦双手托腮,一瞬不瞬的远远望着云淡风轻的宁弦,忍不住勾起得意的唇角:“他是我的皇后啊。”

  “虾米?!”未央身子一歪险些栽倒在地,以手扶桌,撑着半边身子颤抖着开口,“你说什么……皇后?”

  “对啊。”锦曦用力点点头,青葱玉指一点宁弦,笑的开心极了,“我之所以会来弱水城最大的原因就是来找他,我们约定过几日在悦来客栈见的。”

  “是么……”未央勾起一抹惨淡的笑,也望向台上的宁弦,“可是,他赢了夏岚姑娘,就要与夏岚姑娘共度春宵了。”

  “啊呀呀,我怎么把这个给忘记了!”锦曦懊恼的一拍额头,不管不顾的就要往台上冲,“不行,他是我的,是我的……”

  “主子……”

  未央紧紧握住她的手腕,力道之大连锦曦都忍不住侧目,愠怒的道:“未央你弄疼我了。”

  未央扬起小脸,朝台上努了努嘴,夏岚赫然靠进宁弦的怀中,柔情脉脉道:“公子,奴家今晚是你的人了。”

  宁弦不动声色的推开她,笑容不减却说不出的冰冷疏离,轻声道:“多谢姑娘美意,在下并非为梳拢而来,只因姑娘摆开棋局勾起在下的好胜心,所以才会出手解此残局,如果得罪之处还望姑娘海涵。”

  夏岚一张嫣然的小脸霎时变得很难看,周围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也发出了嘲讽的笑声。这夏岚平日里就以高傲自居,看不起任何人,如今有人能解她的棋局却不要她的服侍,对一个青楼女子而言是最大的屈辱,倒也实实在在替众人报了仇。所以并没有一个人肯替她说话,都一副看好戏的模样等待下文。

  “公子……”夏岚几乎快要哭出来,柔美的脸上挂上一抹委屈之色,越发显得楚楚可怜,芊芊柔荑欲攀上宁弦的手臂,却被宁弦巧妙的躲闪开,于是带着哭腔道,“夏岚已经立下誓言,今日只要有人解开棋局就是夏岚命中注定的男人,如今惟有公子能够解开,那么夏岚就是公子的人,愿意追随公子一生一世。如果公子嫌弃夏岚,夏岚还不如一死了之!”

  夏岚说罢,提裙就欲朝廊柱上撞去,宁弦急忙伸手拦下,有些为难的看着她:“姑娘这又是何必。”

  “公子……”夏岚眼圈一红,珍珠泪就顺着腮边流下,扑通一声跪在宁弦面前,“求公子收下夏岚。夏岚生是公子的人,死是公子的鬼,这辈子愿当牛做马服侍公子身边。”

  宁弦垂眸望着跪在面前的女子,半晌沉默不语,似在思索着什么。

  未央见状鄙夷着道:“美色当前偏偏还要摆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正人君子模样,明明心里想要的很,真是当了biao子还要立牌坊!主子你说……”

  他猛然回眸,身边哪里还有锦曦的影子,再一抬眸赫然发现台上多了一名红衣长发少女,扬着灿然的笑脸,笑的无比纯真自然。

  人群再次哗然,不晓得这是唱的哪一出,原本青楼中重金争夺一女就属常见之事,只是从未见过乳臭未干的小姑娘也跑来青楼争姑娘,真是天下一大奇闻。

  宁弦疑惑的转头,目光在落到锦曦的脸上顿时若午夜幽兰般绽放,所有的温存一并涌上心头,明净的眸中一点一点溢出灿然的光芒。

  锦曦冲他狡黠的眨眨眼,对着夏岚朗声道:“他不会收留你的,死了这条心吧。”

  夏岚愤然起身,柳眉倒竖,咄咄道:“你是谁?公子又凭什么听你的?”

  “这个嘛……”锦曦走了几步,不动声色的移到宁弦身边,牵唇一笑,“他是我的人。”

  哈?

  包括夏岚在内,所有人皆是一怔。待众人还未反映过来,宁弦细长的手指已经抚上锦曦的长发,宠溺而温暖的微笑:“说反了,你是我的人才对。”

  “唔,都是一样的,有什么关系。”锦曦无谓的耸耸肩,转眸对面色发白的夏岚道,“呐呐,听见了吧,这就是原因咯,所以他不会要你的。”

  夏岚仍不甘心的望向宁弦,欲言又止:“可是,公子……”

  “还有事么?”锦曦笑眯眯的看一眼夏岚,自然而然的挽起宁弦的手,“现在我要接我老婆回去了,那么就……后会无期咯。”

  众人再次傻掉,宁弦垂眸一笑,反握住锦曦的手,轻声道:“又错了,是相公。”

  “哦……”锦曦缩了缩脖子,轻快的跳下台子,与宁弦手牵手大步走出了望月楼。

  远远的就见一个瘦削的身影站在那里,过分阴柔的脸上挂着仿佛被全世界遗弃了的哀伤,一动不动的盯着两人。

  锦曦恍然一拍额,大叫一声:“惨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宫主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