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祸从口出啊!
楚雁飞2019-07-26 03:022,260

  天乐宫南院,临湖的厢房。

  北鱼欢脱地推开窗户,凉爽的微风夹杂着湖水的气息扑面而来。

  北鱼咧开嘴笑,一边道:“我饿了!”

  “是,小姐请稍后!”有丫环乖巧地应声而去。

  很快,北鱼便闻到身后有香味传来,她闪亮着一双大眼转过头来,从窗前的椅子里跳起来,好开心地笑问:“给我准备的?我可以吃啦?”

  “是的,小姐请慢用!”丫环乖巧地替北鱼摆好碗筷,又替她舀好一碗开胃汤,这才立于一旁。

  北鱼二话不说,动作极大地拉过桌前的凳子坐下,趴在桌上一通狼吞虎咽。

  两个丫环纷纷皱眉,随后瞪大了眼睛。看着北鱼一样一样地将桌上八菜一汤收拾得干干净净。吃完还伸舌头舔了舔嘴。这样的狼吞虎咽,着实不像是大家闺秀。

  天庭某个星宫。几个老头挤在一面水镜前,俯看人间,纷纷摇头。

  “啧啧,丢咱们神仙的脸啊!”

  “还不是怪你没有交代清楚!”

  “啧啧……”

  天庭几个老头正觉丢脸至极,便看到水镜前北鱼的房间猛地被人踹开来。

  北鱼抬起头,转动一双眼珠子,纳纳地看着面前凶巴巴的美丽女子。她低低道:“美人,你好,你生气的样子都好美,只是,你太没有礼貌了,你们人间,进人家的门,不都要先敲门吗?”

  “呃……”五个老头纷纷掉冷汗。

  美丽女子气愤地挥起一脚,便将北鱼面前的桌子踹翻,盘子碟子叮叮当当地掉了一地,碎开来,有的滚到北鱼的脚边,她立即缩起双腿,让腿悬空。随后惊讶地瞪着一双好圆好大好亮的眼珠子,看向怒气冲冲的女子。心里想:黑乌鸦说的果然不错,人间的确凶险。

  “你是哪家的小姐?”进来的女子一副盛气凌人的气势,伸手指着北鱼。

  “呃……那你是哪家的小姐啊?”北鱼抬起头来。想站起来,又看到地下一地的瓷碎片,脚不太好沾地,万一伤了脚怎么办?便不作声地继续坐着。

  两个丫环见状,立即麻利地要过来收拾,蹲身正要捡地上的碎片。便听到女子一声厉喝:“你们,给我滚出去!”

  “凌……凌小姐!”两个丫环有些为难。她们是玉锦派来照顾这位新来的小姐的,不好离开。

  “我让你们滚出去,马上给我滚!”凌霜儿转过头来,气势汹汹地瞪向两个丫环。

  “是……是……”两个丫环相互看了一眼,无奈地退了出去。纷纷在心里祈祷:新来的小姐,你要保重!阿门!

  北鱼眼珠子溜溜转,看着面前气得头顶冒烟的女子,不理解地微侧着头,看着她。脑海里,回想起那几个干巴老头的话,人间啊,女人心最为险恶,易妒,但凡生妒意,则全无理性可言。北鱼啊,你去到人间以后,没有仙术,要好生习武,见到善妒的女子,能躲则躲,切莫硬碰硬,吃了亏去。

  呃……躲!

  想到此,北鱼立即如同一只蚂蚱一样跳起来,也顾不得地上满地的碎瓷片,眼尖地逮着一处没有瓷片之地,踮着脚尖麻利地窜开来。

  正欲从窗口溜走,却不想,自己仙术已失,跳不上窗子,就那么双手抓着窗棱,一手被凌霜儿死死地拽住。

  看似柔柔弱弱的美丽女子凌霜儿,右手如钳子一般捏紧北鱼的手臂。北鱼无法动弹,嘿嘿干笑着转过头来。老头们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去到人间以后,一定要多笑。

  “你,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师从何处?”凌霜儿冷冷地瞪着北鱼,一副北鱼敢不讲实话,她就要把她捏死的神情。

  “呃……”北鱼转动着眼珠子,想啊想,搅尽脑汁想啊想。她下人间之前,那几个老头也没有给她一个身份啊,唉!她在心里一遍遍地叫唤:太白老儿,月老,财神,你们倒是说句话啊!呃……我姓甚名谁?北鱼啊!我家住何方?双鱼星宫啊!我师从何处?太白金星啊!可是……天打雷劈的师父,送她下人间之时,让她不准提自己是神仙之事。呃……

  北鱼一只手呆萌地捂紧嘴,转动着眼珠子。她刚才在这个凶巴巴的美人进来的时候说你们人间了,嘿嘿,幸好没提神仙二字。

  看北鱼这死样子,凌霜儿越发来气,下巴一仰,再问:“本小姐问你话呢,知道本小姐是谁吗?”

  “不知道!”北鱼摇头,眨巴双眼,一副愿听指教的神情。

  如此神情,激怒了凌霜儿,原本稍缓和的神情就变得凌厉嚣张气愤起来,她再拽紧北鱼的手臂,一拽,北鱼骨碌碌地便滚到了地上。哎呀呀地叫嚷起来。

  要不要这么丢脸?北鱼原本还一脸轻松笑容的脸顿时如同臭鸡蛋一般。再看到自己的手腕处正哗啦啦流血,她一时接受不了,双眼一翻,晕过去了。

  “没用的东西,就这样,还敢和我争!”凌霜儿低头看着晕倒在地的北鱼,低咒起来。随后,看向北鱼的小腹处,蹙紧峨眉,咬牙切齿,有了洛川的孩子,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可以生洛川的孩子,除了她凌霜儿!

  砰砰砰——

  北鱼的腹部连受三脚。冤啊,实在是冤啊!真真是该明白什么叫祸从口出了,北鱼啊,你什么理由不好找,非说有了人家的孩子呢?你不是知道人间的女人个个猛如虎,毒如蝎么?

  凌霜儿自幼习武,修炼玄阶,天赋极好,如今已入天玄三品之境。

  这样的武阶,在不足二十岁的女子里极为少见。

  二十年前,九洲大陆曾有一个女子,几个月的时间便从青玄之境一路突破七色玄阶、天玄之境、玄经之境、玄脉之境、玄衡之境、玄灵之境,晋至幻离之境。

  这样的突破速度,前无古人。想来,后也不会再有来者。

  那个女子,正是洛川的母亲,薛天乐!

  她借助无门之门时辰阁与炼狱塔一路从青玄之境修炼至幻离之境。那是形势所迫。

  自从二十年前成功为妖界渡劫以后。她再也不曾去过无门之门。而那座能助人修炼的炼狱塔也被她封存了起来。

  她一直相信缘份,相信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是以,她将那座塔封在了夜郎境内的一座七级浮屠中,让它静静地守着一抹灵魂,等候它的有缘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妻难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妻难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