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凌霜儿死了吗
楚雁飞2019-07-26 03:142,217

  觉得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洛川收到小光的消息以后并没有赶到南院。

  倒是凌霜儿的眼神游离不定,时不时地注意洛川的脸色。见他一直面若冰霜,镇定无比,想着莫非那几个奴才连踹几脚毫无武阶的丫头片子也做不好?心里愤愤然。

  戏,总算是结束了。

  天乐意犹未尽地伸了个懒腰,命令洛川道:“川儿,送凌小姐回南院,还有,日后定要多多关照凌小姐,切不可让凌小姐受半点委屈!”

  洛川应声施礼,依娘亲言送凌霜儿回南院。二人并肩而走。凌霜儿心花怒放。

  凌世龙眼看着这样的年青人站在女儿的身侧,双眸快速闪过算计的光芒。若果真如传闻那般,这天乐夫妇二十年前便入了幻离之境,那么,人世间,即得天乐宫者,得天下!所谓得天乐宫,自然是得到天乐宫之人的忠心。只是,他的如意算盘未免打得太过响亮了些。天乐宫之人,生就傲骨,淡泊名利,若能忠心于人,岂会于二十年前将江山拱手让于他人?

  夜,已深。

  南院却十分热闹。

  那条黑色的狗仍是没有醒来,如同死了一般。

  北鱼任性地让小霞与小光将狗抬到蹇心的床上躺着。而她,坐在桌前气闷地喝茶,一杯接着一杯。

  蹇心在一旁解释着:“北鱼妹妹,你要相信我,我今晚都没有出过厢房,怎么可能打死你的狗?”

  “不是你也可以是你的人!”北鱼胡搅蛮缠,待看到凌霜儿与洛川二人并肩而入之时,她双眸迅速滑过坏笑。凌霜儿,想当个坐享鹬蚌相争的渔翁,你也找几个精干些的啊。

  “蹇妹妹……”凌霜儿微挑下巴,仍是趾高气昂的态度。今日,她自然是有资本的。洛川此刻不是站在她的身侧么?

  蹇心笑,一如从前的温婉,轻轻扬了扬手中的血玉镯,看向洛川,双眸泛着柔情,笑道:“这个手镯我很喜欢!”

  “嗯,喜欢就好!”洛川点头。踱步至北鱼的面前,声音微冷,“又怎么了?”

  “蹇姐姐打死了我的狗!”北鱼伸手气愤地往床的方向一指,又见屏风遮了床,实在是碍事,生气道,“把屏风挪开!”

  几个丫环立即去挪屏风。

  蹇心看着北鱼无礼,也不怒不斥,只是劝道:“北鱼妹妹,你不要急,事情总会查清楚的。就算查不清楚,姐姐再给你挑一条狗便是。不要生气伤了自己身子。”

  北鱼瞪她一眼,挑起下巴望向洛川,神色俱厉道:“不要以为你是驸马爷就可以纵容她!”

  “……”洛川无语。

  “……”蹇心无语。

  凌霜儿被驸马爷三个字深深刺激,脸色极度难看。

  北鱼翻一个白眼,心道:气不死你!

  屏风被挪开来,蹇心精致而华丽的床上,躺着一条死气沉沉的大黑狗,看上去,是多么的不搭调。

  洛川与蹇心同时皱了皱眉。

  北鱼站起身来,唇角再度滑过一抹坏笑。她扑到床边,摇晃着那条一动不动的黑狗,高呼:“凌霜儿,你醒醒,凌霜儿,你怎么能死呢?今天,那些狗奴才打了你的脸,还踢了你的肚子,凌霜儿,我知道你一定很痛……”这是她第一次当着凌霜儿的面叫一条狗。

  凌霜儿的脸登时绿了。她傍晚时分便听说白季牵回来一条狗,送到了北鱼的厢房。没想到,没想到,该死的奴才们,竟然瞒着她这条狗叫凌霜儿之事,以致于此刻她在此受辱……

  拳头,捏紧,手背处,是暴跳的青筋,白色的天玄之气,在她的身体里快速地游走,聚于右手之上。她要杀了她!

  “作什么?”洛川转头冷声问。

  凌霜儿一呆,天玄之气反噬,猛地往后一退,吐出一大口血来。她身后的丫环立即扶住她,紧张地尖叫:“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小姐……”

  洛川一个上前,看凌霜儿头顶的白光竟夹杂着浊气,知她是急火攻心,被气坏了,立即伸手捏紧她右手腕,将真气输入她的体内,引导她体气此刻正散乱的真气回归正位。

  北鱼见状,耸耸肩,翻了个白眼。蹇心顿时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凌霜儿在背后阴她,这会儿看戏来了。幸好北鱼早有所察,这会儿才将她气得不轻,活该!

  “二少爷,你既然是蹇姐姐的驸马,如今,我的狗又是在你天乐宫受伤,那些打我狗的人也声称自己是蹇公主的人,你是不是应该有所表示?”北鱼眉目不善,语气咄咄逼人。

  “……”洛川脸色冰冷,看一眼蹇心无辜的眼神,再看一眼凌霜儿咬牙的神情,又再看北鱼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他真是头痛死了。从前,院里住着两个女人就够头痛了,这又多了一个。还以为她是个白痴呢,这会儿,倒精明得紧。他冷冷看向北鱼,问,“伤好了?”

  “早好了,这会儿是心痛,我家的凌霜儿,不知是死是活,这会儿,一动不动的,瞧瞧,多让人心疼!”她看向床上的那条狗,又见凌霜儿脸色难看至极。

  “……”洛川无语,坐下淡定喝茶,又道,“都等着吧,我会查清楚!”

  闻声,凌霜儿的心就是一跳,却不得不聚拢来,大家共坐桌前,喝茶。

  蹇心立即命丫环再添了一壶雨后的天堂绿洲。

  很快,便见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子拎着一个很特别的医药箱前来。

  “舅舅!”洛川起身相迎。

  蹇心与凌霜儿亦是纷纷露出尊重之色。唯有北鱼这个东西,挑着眉头没有一点礼貌地打量着来人,随后低喃一句:“舅舅都长得如此好看,一家子都是妖孽!”

  “……”离歌夜微笑了一下。心头,却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此女子,与二十年前自己初见的天乐,多么相似!

  随后,他看向床上的那条狗,无语摇了摇头,唇角溢出笑容来。这些孩子,真真是不像话,让他堂堂夜神医来诊治一条狗。

  “舅舅,你看凌霜儿死了吗?”北鱼凑近,仰起脸,一副自来熟的神情看向离歌夜。在仙界,她都是这么对付那些神仙的,男女老少,通吃!随后,她又别过头朝凌霜儿挑了挑眉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妻难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妻难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