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痛快,痛快!
似水流云2019-07-26 03:012,554

  裴麒萱抱着火云,坐在床头,怀里的小家伙软绵绵的卷缩着身子,闭着眼睛呼噜打的极其的有节奏,一声一声的,可爱之极。

  她便笑眯眯的摸着它毛绒绒的脑地。

  紧闭的格子木门吱呀一声被人打开,抬起头,便能看到紫色长发,藏蓝色长袍的皇甫太一站在门外。

  裴麒萱微微蹙起眉头,但很快她就恢复了平静。

  她便抬起头,桃花眼静听剔透,眨也不眨的看着关紧了房门,一步步走过来的男子。

  皇甫太一走到床前,才停了下来,他背起双手,低下头,俯瞰着坐在床头的少年,不,该说是少女了。

  脸蛋很小,模样清丽,桃花眼晶莹剔透,纯洁无垢,带着毫不妥协的倔强,漆黑的长发瀑布一样散落,垂到柔弱的肩头,落到床边。

  他给自己拿了张扶手靠背椅,坐了上去。

  裴麒萱怀里的火云听到动静,睁开一双朦胧的眸子,左右看了看,见皇甫太一坐在一边,它又打了个哈欠,tiantian爪子翻个身,继续睡。

  见状裴麒萱不免笑笑,火云似乎并没有将皇甫太一放在眼里,真是跟顾大哥一样高傲的小家伙。

  深吸了一口气,真到了这种关头,她反而平静下来。

  “皇甫师叔。”她微微行礼。

  “不必多礼。”皇甫太一微微一笑,紫发灿烂,俊美异常。

  “我刚跟顾少主提过一件事,我想有必要让你知道。”皇甫太一的声音很平静,目光却紧紧的盯着她,好像盯着猎物的狼。

  “师叔请讲。”

  “我还未迎娶妻室,我希望你能做我皇甫太一的妻子。”

  闻言裴麒萱轻笑一声,带着无奈与嘲讽。

  妻子?何为妻子?在这里,没有妻子,只有炉鼎!

  “那不知师叔有几个炉鼎?”

  裴麒萱勾起一抹浅笑,桃花眼晶莹,掩藏了眸子里的波动。

  “只要你嫁进来,我可以让她们全部离开。”

  “全部离开?”裴麒萱忍不住冷笑起来。

  好一个全部离开!明明共同在一起修炼了数载,互相依存互相进阶,竟然连一丁点的情分都不讲,到最后只有一句全部离开!

  “对,我不在乎你是外门弟子,我也不在乎你的等级,我可以帮助你修炼到结丹期,并给你修士界三大家族之一的,皇甫家族女主人的称号。”

  皇甫太一一边说一边绽放开迷人的笑容,他或许认为,这样就能打动自己。

  裴麒萱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人,如果说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这句话说的是顾玉翔,那么反之,说的就是皇甫太一了。

  “皇甫师叔开的条件真的很不错。”裴麒萱一边摸着火云的毛发,一边垂下眼皮,怀里火云懒洋洋的tian着爪子,小尾巴摇来摇去。

  “不过,顾萱也有顾萱的条件。”

  “请讲,能力所及一定做到。”皇甫太一笑眯眯的,仿佛不管说什么,他都能做到一般。

  “第一,我的夫君,必须是清白之身!”裴麒萱一边说,桃花眼一边深深的看着皇甫太一,果然,这个人的眸子间一颤,脸色瞬便白了几分。

  “第二,若我修炼遇到瓶颈,我的夫君必须以身温养,帮我渡劫!”

  怀里懒洋洋的火云此刻抬起头来,嘴角带笑,露出一颗尖利可爱的小獠牙,如宝石一般火红的眸子精神起来,神采奕奕的看着皇甫太一白里透青的面容。

  “第三,夫道亦如妇道,不知道这三点,皇甫师叔可做得到?”

  此刻皇甫太一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裴麒萱的话简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叛逆,太叛逆了,这个女人到底是哪里来的这种不了理喻的思想!夫道亦如妇道??这简直太可笑了!

  “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皇甫太一先是低声轻笑,最后竟然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好!好一个夫道亦如妇道!”皇甫太一狠狠的盯着裴麒萱,目光如炬。

  “如果师叔做得到,顾萱乐意做师叔的妻子。”

  皇甫太一沉下脸,美丽的面容十分的难看,做得到?他连第一条都做不到!

  “你就不怕我把你的事情告诉掌门师尊?”

  “师叔若是有意为难,就请便,顾萱虽然只有一个,但是炉鼎,多的是!”

  毫不退缩,毫不避让,少女的视线坚定而又深沉,这让皇甫太一忍不住开始佩服。

  “输在你手里,我不觉得丢人,只可惜,你是个女子!”

  皇甫太一缓缓站起,双手背在身后,道:“那就不打扰了,不过妻室的位置,我会一直给你留着,直到你看清楚现实为止!”

  言罢,人便转身离去。

  待人走了,怀里火云立刻蹦到床头,捂着肚皮在床上滚来滚去,哈哈大笑。

  “小萱萱,你太坏了啊,那三点说完他的脸都绿了啊哈哈哈哈!!!笑死我了,清白之身,夫道亦如妇道,啊哈哈哈,小萱萱,亏你想的出来,痛快,痛快,太痛快了!”

  见状裴麒萱也不禁勾起嘴角,将火云又抱了回来。

  “那不是玩笑,做我的人,就要有这样的觉悟!我要的不是尊卑不是施舍,而是一个能真心呵护,将我放在心里的人。”

  闻言,笑的肚皮都痛的火云一骨碌爬起来,好奇的抬起脑袋,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盯着她。

  “那么少爷不行么?少爷也没有过炉鼎,因为少爷说过,他所需要的,只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一个。”

  闻言裴麒萱脸色一红,眼皮便垂了下来。

  顾大哥,人很不错。

  见她不说话,火云也不在纠结,在她身上刨了刨爪子,便趴在她腿上继续睡大觉,临睡之前它还道:“你说过的,大房子啊,大房子!”

  闻言裴麒萱无奈的笑笑,将火云放进兽袋,自己则取出了混战之前祭炼好的一品飞剑。

  剑身上,一个十分清晰的一品速度符咒,突兀而又明显,她想了想,稍稍运了下灵气,体内令其十分充裕,经脉所受的伤也已经好的七七八八,于是她干脆祭起离精,悄然催动月焚。

  不消多时,一个一品隐藏符由月焚包裹离精缓慢形成,愀然印在一品飞剑之上,而后那原本醒目的速度符瞬间消失,剑身便又恢复以往的干净。

  裴麒萱擦擦额头的汗,经历这次混战,虽然等级上没有提升,但是操纵月焚跟离精,都显得轻松了许多,看来只要突破筑基期这个屏障,以后便能更加的轻松。

  她一脸期待的又拿出一件一品护甲,将一品防御符跟一品速度符都印上,最后印上一品隐藏符,结果一整晚的时间,她都在炼制装备,直到天亮,一套完整的一品符咒装备便呈现在面前了。

  飞剑、帽子、护甲、靴子,都刻了一品速度符,这一身下来,速度已经超越三品装备的速度,接近四品而不到四品,再加上四个防御符跟一个避毒符,一个强生命符,这一身一品装备,几乎可以媲美中等三品套装!

  裴麒萱美滋滋的看着手里的东西,她很想看看,这一套一品装,能卖多少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