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尚未娶妻
似水流云2019-07-26 03:002,802

  “刚才是徒儿败了,败在轻敌之上,被一个娘娘腔的小子打败,徒儿感到十分的震惊。”

  皇甫太一垂下头,一字一句道。

  岱嵩子闻言八字眉微微松展,他看着皇甫太一慈爱的笑笑:“不必太在意,世事虽有定数,但也不乏变数,千年前也曾有个筑基期的弟子留在最后,没想这一次又是。”

  想着岱嵩子看了看顾玉翔,只道:“还好这个人是出在顾家。”

  皇甫太一微微皱起眉头,师尊的话,让他猜不明白。

  顾玉翔垂下眼皮,细长眼看着怀里的人,稍显担忧,他带着人来到贵宾席,朝着岱嵩子微微行礼:“师尊,萱儿受伤颇为严重,玉翔就先带着她去疗伤了。”

  岱嵩子点了点头:“顾家的离精,果然是人间至宝,老夫见识了,顾萱虽是外门,但实力不容小窥,果然顾家还是很以往一样,实力深不可测啊。”

  对此顾玉翔只是淡淡一笑,便带着人悄然离开了。

  半空中宇文昊目光冷凝的看着浑身浴血的宇文征,这个小子终于尝到苦头了了吧!

  而阴阳眼武斗会的混战,就在这让人惊讶又好奇之中,落下了帷幕。

  当裴麒萱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万华锦绣自己的卧室内了,身边暖暖的,伴随着一阵有节奏的咕噜声,她忍不住转过头去,便见火云贴着自己趴在身侧,毛茸茸的脑袋枕在自己散落的头发上,眼睛紧闭,睡的深沉。

  真是可爱的小家伙。

  裴麒萱想要伸手揉揉它的脑袋,却发觉全身刺痛,几乎没法动。

  她的这个动作却将熟睡的火云吵醒,小家伙一个翻身利落的爬起来,竖起耳朵警觉的看了看四周,而后才察觉到她已经醒了。

  “少爷,小萱萱醒了!”

  裴麒萱顺着火云的目光看过去,这才察觉顾玉翔就坐在不远处的窗户旁边。

  水色的长袍,微微散乱的头发,没了以往的淡然,反而多了一分憔悴。

  顾大哥一直在这里照顾自己么?

  顾玉翔慢慢的走过来,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一丝清凉的感觉顺着他的掌心没入眉心,带来全身的舒爽。

  “不过是混战,就如此拼命,看来以后的单人战,不能让你去了。”

  闻言裴麒萱心中一暖,桃花眼弯起来,轻灵如水。

  “可是顾大哥,我赢了!”

  顾玉翔勾起嘴角,细长眼泛起赞许的光芒。

  “对,你赢了,以你筑基期顶层的修为,战胜结丹期顶层的修士,还是土属xing,的确是不易,不过皇甫太一输在轻敌,既然他连元婴期的一指动灵山都会,他的实力绝对不单单只有荼蘼三开那么简单。”

  顾玉翔分析的很透彻,皇甫太一的荼蘼三开若是一气呵成,她们四人根本连招架的力气都没有,便会直接被送出阵外,就像莫入愁那样,但是皇甫太一认为一招便能定胜负,荼蘼花分三次绽放,自然没有以往的气势,也算是给了他们反击的空子。

  “然而你还是输了。”顾玉翔淡淡道。

  “为什么?”

  “你应该在这场战斗中,成功突破,进入结丹期的,单人战限制等级,你无法再遇到比你更强的对手,自然进阶渺茫。”

  “这……”

  的确在跟皇甫太一对战的时候,只感觉体内灵气一直紧绷在一起,那是空前的紧张感刺激下才会形成的,体内灵气的聚集跟应用,也发挥到了最大。

  “顾大哥,我会的,我会进阶的。”

  裴麒萱不由得下意识的说出口,顾玉翔闻言淡淡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先好好休息,我给你调配好了丹药,你按时吃,好在单人战是在七天之后,那时候你的伤应该也没大碍了。”

  见她乖巧的点头,顾玉翔眼底里闪过一丝温柔,他反而坐在床边,替她拢了拢被子,柔声道:“睡吧,我在这里一直陪着你。”

  这句话就好像魔咒,裴麒萱就真的闭上眼,陷入梦乡。

  宇文征脸色惨白的躺在床上,宇文昊坐在床边,后面站着江珩水。

  “宇文前辈,令孙的伤势颇为严重,真的不用服用丹药么?”江珩水一脸担忧。

  宇文昊摆了摆手,脸色严肃:“不用,老夫要先替他修好避云八宝伞,江先生可以先回避么?”

  江珩水点点头:“前辈请!”

  说完便转身而去,关紧大门。

  宇文昊长袖一甩,便布下符阵,将里面的一切悄然隐藏。

  顾家的那个小子的确厉害,不过看征儿跟他关系似乎不错,还总是傻乎乎的替他挡刀子。

  宇文昊有些无可奈何的看着自己的孙子,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于单纯,太过于无知,可是这修界,却比想象的还要复杂的多,纵观天下,凡是能排的上名次的家族跟门宗,哪一门最不缺的,便是狐狸,一个个的老狐狸!

  宇文昊叹了口气,取出一粒丹药给宇文征喂下去,三味真火悄然祭起,替他梳理受伤的经络,还好皇甫太一念在家族关系手下留情,要不然,筑基期的弟子又怎么会是结丹期的对手?

  直到看着宇文征脸色转好,他才将避云八宝伞的碎片取出来,一点点的修补。

  顾玉翔的确是人中翘楚,这顾萱再假以时日也非池中之物,顾家虽不问世事,不在纲常,却依然实力不容小窥,若不是当年裴家的小丫头跑了,顾家的实力应该还应有所提升,也不至于如此!

  宇文昊懊恼的时候,整个汶泗城却是沸腾不已。

  阴阳眼武斗会重现千年前的景象,筑基期战胜结丹期,成为留在混战内的最后一个人,人们更多的记住了顾萱这个名字。

  纷纷扰扰的声音自四面八方而来,皆是对于顾萱的赞叹以及对于顾家的惊异,相比较于十大家族的话题,曾经几乎要消失的顾家,反而成了人们议论的焦点。

  “听说顾萱战胜了皇甫师叔呢!”

  “好厉害,不过最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啊?好想知道啊!”

  从人群之中走过的皇甫太一目不斜视,对于周围弟子的低声议论并不以为意,修士界,经过重要,结果更重要,这是他轻敌的惩罚。

  他站在万华锦绣的大门外,紫色长发随风飘摇,而后他深深的看了眼这高大的建筑。

  四天的时间,裴麒萱的伤势已经在顾玉翔的精心照料下好了很多,那不知名的绿色丹药,更是药效奇佳,自己只吃了一天,体内经脉的刺痛感便消失不见,而第三天,她就基本无碍,已经能下地行走。

  见她笑嘻嘻的来回踱步,俏丽的面容露出少女特有的娇羞,顾玉翔漆黑的眸子慢慢的温和下来,嘴角线条越发的舒缓。

  “咚咚”外面响起一阵敲门声。

  “顾少主,在下皇甫太一,掌门师尊说有事要跟顾少主商量。”

  是皇甫太一!

  裴麒萱脸色微变,她看了眼顾玉翔,顾玉翔的神色依旧淡然从容。

  “莫怕,不会有事。”说着,他慢慢站起来,打开了屋门。

  皇甫太一身穿一身藏青色绣金线的结丹期长袍,紫色的长发高高束起,如玉树一般的身姿挺拔俊美,他的视线穿过顾玉翔,看了眼屋子里的人。

  裴麒萱恢复的不错,只是脸色还稍有些苍白就是了。

  “少主,请。”

  顾玉翔瞥了眼皇甫太一,随手关紧屋门,割断了他的视线。

  皇甫太抬起头,盯着顾玉翔,忽而笑了起来,他压低了声音道:“顾少主,我皇甫太一尚未迎娶妻室。”

  顾玉翔闻言如墨的眸子微微一动,他弹了弹袖子上的灰尘:“可惜,顾家高攀不上。”

  言罢,便慢慢的走了出去。

  皇甫太一一直见人走了,这才转头又看着紧闭的屋门。

  顾玉翔就这么放心让自己留在这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