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宇文征的炉鼎
似水流云2019-07-26 03:002,376

  “顾萱,你不打算要她么?”夜馨兰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裴麒萱微微一笑信心满满:“她自己还会再来。”

  见状夜馨兰也不好再说什么,二人沿着寂静的山路走到万华锦绣,就见到大殿之外站着的人。

  结丹期的长袍依旧干净利落,只是宇文征英挺的脸色还有些苍白,看起来伤势还未好完全。

  见到裴麒萱回来,宇文征晃着还有些羸弱的身子,走到她的身便,拽住她的袖子,稍有些激动的问道:“顾萱,我要加入界门,你要我不要?”

  闻言夜馨兰看了她一眼,便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裴麒萱看了看周围,山峰依旧,景色淡然,周围寂静得很,不见半个人的踪迹,但是顾大哥安排的死士,肯定还隐藏在这附近。

  “进屋再说。”

  裴麒萱将人扶进自己的房间,关紧房门。

  宇文征不知道是怎么了,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她:“我要加入界门,你要是不要?”

  那口气,就好像自己一旦拒绝,这个人就会立刻消失不见一般。

  觉察到他神情里的一样,裴麒萱忍不住问:“发生了什么事?”

  “祖父找来一个炉鼎,让我今天晚上就……”少年咬着牙:“我不想要,顾萱,晚上帮我一起,赶她走!”

  “你祖父来了?”裴麒萱眼神一颤,想起娘死去的那个夜晚,何月嘴里说出来的话。

  她说自己从小就是宇文昊的炉鼎……

  心中慢慢蒸腾起一丝压抑,手指上的铜戒也忍不住散发出阵阵的阴冷。

  娘也不喜欢宇文昊么?

  她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你要我怎么做?”

  “那女子是裴家的人,相信比起我,她会更喜欢你的极致之火。”

  “裴家的人?”裴麒萱只觉得自己的呼吸猛地提了起来。

  裴家的女儿不多,也不少,恰好有三个,自己算其一,还有一个是何月的女儿裴雨萱,另一个则是别的炉鼎的女儿,叫裴云萱,而她只不过在六岁前见过两人,之后便从未见过。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面容,不知道这副样子,会不会被察觉。

  “叫什么?”

  “不知道,只说何月前辈会带着人来。”

  一提到何月,手上的铜戒便猛地收紧,勒的她一阵钻心的痛,几乎要将眼泪都流出来了。

  何月,那个bi死母亲的人来了!要报仇么?可是自己打得过她么?拥有离精跟月焚的自己恐怕有这么点希望,但是这样一来,一路走到现在的一切就前功尽弃了,不但界门,乃至晚晴跟夜馨兰的期望,还有顾大哥一路至今的照顾,恐怕都会付诸东流!

  裴麒萱的心一瞬间沉到谷底,兽袋里火云挣扎着伸出脑袋,道:“小萱萱,有客人来了哦。”

  裴麒萱蹙起眉头,转头看着门口,果然下一刻,便有敲门声传来。

  “顾萱,我是皇甫太一。”

  裴麒萱看了眼门口,这才转身打开门。

  门口的人沐浴在夕阳下,紫色的长发泛起点点橙黄的光泽,柳眉轻盈,俊美异常。

  皇甫太一往卧室里扫了一眼,见宇文征坐在床头,忍不住微微蹙眉,而后他好像想到什么一般,笑道:“你们关系不错,似乎以前还曾经住在一起,倒是般配。”

  裴麒萱冷冷的瞥了眼皇甫太一,随即又砰的一声将门关紧,把人留在屋子外面。

  “刚才不是皇甫师叔?”宇文征忍不住抬头问:“师叔怎么不进来?”

  裴麒萱淡淡一笑:“师叔只是路过。”

  闻言门外的皇甫太一满脸无奈,他哭笑不得的看着紧闭的屋门,随即摇了摇头。

  好有趣的女子,即便做一辈子炉鼎,恐怕也不会无聊。

  “我来只是告诉你,你救的那个人说要谢谢你,掌门师尊让你有空去中岳一趟。”

  说完,皇甫太一便甩甩袖子,离开了。

  宇文征不明所以的看着裴麒萱,裴麒萱只道:“今天你就留在这里吧,何月找不到人,自然会带着炉鼎离开。”

  闻言宇文征脸色一喜,他忙站起来,帮她收拾起床铺。

  “嗯,谢谢,我不能白住,就帮你整理一下吧。”说着,二娘本质瞬间爆发,刚刚明明还是一脸无助的失落少年,现在就进阶成绝品二娘了。

  裴麒萱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他给自己整理床铺,收拾座椅,擦地板扫窗户……

  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兽袋里探出脑袋的火云看着忙个不停的宇文征,自己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小萱萱,我的兽袋也需要人扫扫。”

  裴麒萱一脸无语的低头看着火云,火云冲她呲牙笑笑,一个利落的翻身落在地上,四只爪子落地,竟然是悄无声息。

  火云摇着尾巴,大摇大摆的走到宇文征的身边,抬起毛绒绒的脑袋道:“二娘,我的兽袋也要扫扫。”

  正擦桌子的宇文征垂下头,看向仰头瞧着自己的火云,那红宝石一样的眼睛一眨一眨的,可爱之极。

  “让摸摸脑袋就给你打扫。”

  火云嘿然一笑,纵身跃上桌子,乖乖的将脑袋奉献出来。

  裴麒萱一阵无语,这就是顾大哥给自己的极品火兽……

  然而过了没多久,便又有人寻来了。

  宇文昊站在万华锦绣之外,抬头打量着这个雄伟的殿堂。

  这殿堂,黄岳五尊分别有一个,明明没有太大的用处,却都建设的华丽异常,说是礼堂,但千百年来,也没见举行过什么大的典礼。

  他眯起眼睛细细打量着周围,万华锦绣之外围绕着大小不一的乱石假山,其中交错生长着茂盛的竹林,而在竹林的深处,隐隐露出一丝气息。

  宇文昊摸了摸自己花白的毛寸,心中不禁感慨。

  顾玉翔带出来的死士,修为都至少在元婴期之上,这个少主的能力,恐怕超出所有人的预计,而十大家族内部再怎么争功名,拼法力,或许也永远不及置身室外的顾家。

  想了想,他便没有进入,而是在万华锦绣之外运动灵气,朗声道:“征儿,若是不想祖父杀进去,便自己出来!”

  屋子里二人一怔,宇文征颇为担忧的看了眼裴麒萱,随即站了起来。

  “我出去看看。”

  裴麒萱想了想:“我陪你去吧。”

  宇文征感激一笑,二人便走出了万华锦绣。

  外面的空地上,宇文昊的视线落在一同走出来的裴麒萱身上,这个女气的少年让他颇为欣赏,不管怎么说,四人围攻皇甫太一,她是最冷静,也是坚持到最后的人。

  但是现在的情况,他必须把宇文征带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