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骚动
似水流云2019-07-26 03:002,277

  宇文昊的视线,便又落到自己的孙儿身上,只是这次的眼神,换了一丝长辈的严厉。

  “征儿,跟我回去,修仙之路,是多少人一路走来所留下的经验积累而成,不是你突发奇想怎样就怎样的!”

  闻言宇文征垂下头,英眉紧蹙。

  “宇文前辈。”裴麒萱微微行礼。

  宇文昊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你们顾家有你们自己的修炼之道,我们宇文家自然有我们宇文家的修炼之道,旁人,就不必cha手了。”

  “哦?宇文前辈竟然光临万华锦绣,玉翔怠慢了。”半空之中,传来低沉的男音,而后一道耀眼的光芒自空中一闪而逝,一身白衣的顾玉翔便这样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宇文昊眉头一簇,心中立刻警惕起来。

  “说到修炼之道,你我两家都是属火,至阳之火,顾萱,给前辈看看你的阳火,让前辈指点一二。”

  裴麒萱点了点头,踏出几步。

  离精悄然祭起,瞬间白光大炽,耀眼的光芒甚至超过了西沉的斜阳,纵观南岳顶峰,好似烈日升空,万华奔腾。

  汶泗城内,原本准备收摊的人只觉得周围的昏暗一扫而空,四周猛地亮起来,好似这时间应是艳阳高照的午后,而不是夕阳西沉的黄昏。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糊涂了?”

  有人忍不住疑惑。

  “快看,衡山上升白日了!”

  众人惊讶的抬头看去,巍峨的黄岳五尊,寂静庄严,那南岳之上,悄然升起一轮白日,四周清凉的温度,也瞬间变的温暖起来。

  山脚下,等待宇文昊的何月轻咦了一声,忍不住抬起头来往山顶看去。

  好炙热的阳火,至纯至阳,烈如岩浆,炽如艳阳!

  “娘,这是什么东西?”裴雨萱好奇的抬头,一脸陶醉的看着山顶的烈阳:“好温暖,也好漂亮。”

  何月盯着那炽热的存在,柳眉微挑,听说顾家也来到了黄岳五尊,那莫非就是顾家的离精?

  想着,人便已经祭起鹰钩爪飞到半空,极目望去,耀眼的光芒之下,一个小小的身影,道袍被离精映照的洒落一片斑驳,俏丽的面容上,一双桃花眼凝重认真,小嘴紧紧的抿在一起,看似投入了完全的精力。

  好强的小子,不愧是顾家的人,不过这张脸,为何跟裴麒萱那个小丫头这么像?

  何月脸上阴厉之色一闪而过,她若有所思的落下来,对裴雨萱道:“雨萱,立刻去汶泗城将云萱带来!”

  “为什么啊娘?”裴雨萱问的很单纯。

  “娘让你嫁给刚才操纵这至阳之火的人如何?”

  闻言少女可爱的面容上飘过一丝娇羞:“那不就是宇文征么?”

  “那是顾家的人,传说中离精的持有者。”

  “可是娘,那我们不是来见宇文征的么?要是拒绝,不就等于得罪了他们么?”

  “所以让你赶紧回汶泗城,将云萱带来。”

  说着何月勾起一抹冰冷的笑容,还好将云萱那个死丫头也带出来了,宇文家虽然在十大家族内排第五,但仍旧不是第一,顾家就不一样了,即便是天下至尊的黄岳五尊,不也一样要卖给顾家面子么?

  如果能得到顾家庇佑,裴家也能更加壮大,而且,哼,看裴儒君是不是还敢带别的炉鼎回来!

  闻言裴雨萱便立刻御剑而去,何月便在山脚,独自等待。

  南岳顶峰,耀眼的火光让人不禁望而生畏,其它四岳的人见到,都不免心生赞叹。

  北岳月恒子眉梢一动,漆黑的眸子里泛起潋滟的波光。

  他扬起漂亮的脖颈,抬头看着那绝美的至阳的光芒。

  “柳长泰,你还认为这次会是我们胜出么?”月恒子掩嘴轻笑,表情看不出什么波澜。

  柳长泰勾起兰花指,忍不住道:“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离精,神器不还是要人操纵的么?”

  月恒子收了视线,笑道:“玉衡子真是得了个了不得的人才,筑基期有顾萱,结丹期有皇甫太一,我们要是想取胜,看来要费一番工服了。”

  而中岳,岱嵩子也在看着这违背天常的异样烈日。

  顾家的出世,代表什么?是否也像这冉冉升起的烈阳,终究会极目一时?

  顾惜朝这个老狐狸,到底在算计什么?

  离精之火,光耀黄岳五尊,日之精华散落方圆千余里,极目耀眼,让人赞叹。

  而这耀眼的光华,也让许多人心生诸多想法,人心贪嗔痴,一一彰显无疑。

  魔修亦有sao动,至阳之物,乃是镇邪至宝!

  而唯一淡然处之的,便只有南岳山顶,那一身白袍,决然而立的人。

  顾玉翔面色淡然,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细长眼因为离精卓越的光华而柔和下来。

  看吧,所有人都好好看看,这就是你们一直觊觎的离精,它现在,就在黄岳五尊。

  紫宫弦收回视线,低头继续喝茶,汶泗城茶楼的闲云,真真好喝的紧。

  视线微微一撇,那一直跟着自己的黑衣男子,依旧头戴斗篷坐在角落里。

  紫宫弦笑笑,离精耀世,连一见面便打架的人都震慑住了。

  待裴麒萱收了离精,顾玉翔才看着宇文昊:“前辈,请指点。”

  宇文昊此刻已经脸色铁青,他看了眼宇文征,怒道:“你走还是不走?”

  见宇文征别开视线,宇文昊冷哼一声,怒气冲冲的甩袖而去!

  “好了,都回去吧,宇文征,你今晚在我房间里睡吧。”顾玉翔看了眼裴麒萱:“顾萱,今夜我们继续修炼。”

  闻言裴麒萱点了点头,宇文征闻言却觉得心间似乎针扎一般,竟有些疼痛。

  奇怪,伤还没好么?

  宇文征捂着胸口,若有所思。

  第二天一早,顾玉翔便去了学堂,裴麒萱御剑往中岳而去,昨天皇甫太一捎来的话,既然是掌门师尊的吩咐,她便要去一趟了。

  缓缓落入中岳山顶,才发现这里与南岳的差异。

  南岳乃为火,气候一直温热,植物生长茂盛,多为阔叶木林,山顶竹子居多,山风袭来,便是沙沙的声音,清爽悦耳,而中岳为土,入眼之处,树木皆是苍劲古木,树干竟然都有一人多粗,枝干交错,遮天蔽日,古朴清幽。

  裴麒萱惊讶于而这大相径庭的景色,不知道其它三峰,是否也一峰一洞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