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祸事的开端
似水流云2019-07-26 03:122,219

  “顾师侄,这边请。”背后传来皇甫太一淡淡的声音,似是带着些笑意,应该是看她的表情过于惊讶了。

  裴麒萱恢复了平淡的神情,这才转过身去,跟着皇甫太一一路缓缓往中嶽殿而去。

  中嶽殿雄居中岳嵩山山顶,乃健在一整块巨大平整的岩石之上,大殿占地百余亩,高楼交错,皆由空中长廊互相连接,其中不乏有千年古木从房屋的交错之中攀沿而出,如点缀在金瓦之中的碧绿宝石,庄严而又不失华丽。

  皇甫太一带着她缓缓进入中嶽殿,大殿内悄无一人,两边皆由树根一人多粗的原木支撑,四周墙壁上满是色彩绚烂的壁画,画的好像是黄岳五尊千百万年来的历程。

  进到大殿中央,便能看到上位盘膝而坐的中年人,长发乌黑,身体笔直,巍峨如松,安然自若。

  “拜见掌门师尊。”裴麒萱行礼,岱嵩子气势磅礴,让人不得不低头。

  岱嵩子微微点头,他看了眼旁边的人,正是那天被裴麒萱带来的伤者。

  伤者的伤势看似已经完全好了,脸色也恢复如常,面容俊朗,一身正气,一柄长剑背在后背,只在肩头露出斜cha在外的剑柄,还有金色的穗子。

  一见到她,这个伤者就似乎很高兴的走下来道:“小道友,那日多谢,秦城砂在这里谢过了。”

  说着,秦城砂便已经弯腰行礼,长袍纷飞,十分的真诚。

  裴麒萱忙还礼:“前辈客气,顾萱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将前辈带回来而已。”

  “哈哈,不带我回来,我现在又怎能安然无恙?你姓顾,难道是顾家的人么?”

  “不过是外门的弟子而已。”裴麒萱回答的小心。

  秦城砂细细的打量着裴麒萱,目光在她手上的铜戒之上稍作停留,这才道:“果然不同一般人,本来应去南岳亲自道谢,不过还有要事在身,便只能请小道友来一趟了。”

  “哪里,是前辈太客气,武斗会单人战在即,若是没有其它事,顾萱便告退了。”

  秦城砂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裴麒萱便独自退了出来。

  好奇怪,让自己来只为了说一声谢谢么?

  然而怎么想,也想不透彻,裴麒萱只好御剑回到南岳。

  明天便是正式的单人战了,她的做好准备。

  岱嵩子见人走了,才朗声问道:“如何?”

  秦城砂微微一笑:“天之命,非龙、非祸,如凤翔九霄,遮日之光华。”

  闻言岱嵩子皱起眉头:“凤翔九霄?”

  而一边的皇甫太一却是垂下眼皮,敛去眼中光华。

  秦城砂笑眯眯的点了点头,而后又好像想到什么一般道:“岱嵩子前辈,这段时间,黄岳五尊恐有大事发生,还望做好准备。”

  “什么大事?”

  “天机如此,不可详言。”

  闻言岱嵩子面色不禁有些担忧。

  没想到顾萱救的人会是秦城砂,此人精于相术,乃是无绝剑门中最受瞩目的智者,而请他帮忙算出来的结果,却让他十分的迷惑。

  如凤翔九霄,遮日之光华。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还有黄岳五尊的祸事,难道是指的顾玉翔么?

  “太一,让玉衡子继续观察,务必详尽,不得出纰漏。”

  皇甫太一低头应了声是,便转头离去。

  “秦城砂,你就在这边休息,明日阴阳眼武斗会,也请一同观赏。”

  闻言秦城砂浅浅一笑:“多谢掌门师尊,不过秦城砂更担心魔樾血池的事情。”

  魔樾血池,位于正道跟魔修的交界,而当年正道就是在魔樾血池将魔尊诛杀,魔尊之血染红整个魔樾清池,使之变成血色久久不散,才有了现在的名字,魔樾血池。

  “看来魔樾血池附近已经聚集了不少魔修,要不然你也不会重伤而回。”

  秦城砂垂下头,感慨道:“是秦城砂大意了,没想魔樾血池已经是魔修的活动范围了。”

  “无妨,这次武斗会结束,老夫就会派出优秀的弟子前去探查,魔樾血池为界,切不可让魔修踏出半步!”

  闻言秦城砂微微点了点头,垂眸之间,眼中一丝异样之色一闪而过,即便是岱嵩子,竟然也没有察觉。

  躁动的世界,因为沉落的夕阳而归于平静。

  大家都在为了明天的武斗会做准备,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万华锦绣内,顾玉翔站在长廊尽头,从推开的窗户里,遥遥望向东方。

  夜色下的黄岳五尊,恍若五座安然而息的巨兽,竟然透出一分苍凉之气。

  而窗台下的阴影里,隐隐睁开一双血红的眸子。

  “主人,单人战毫无悬念,难道我们的计划又要推迟么?”

  顾玉翔勾起嘴角,露出一丝从容的笑容。

  “有变数才会平添乐趣,恐怕这一界的武斗会,会变成全天下的武斗会。”

  “所以主人才会让顾萱亮出离精,光耀天下?”

  “那不是世人都想看的东西么?”

  闻言黑云嗤嗤嗤的笑了起来。

  “主人不愧是主人。”

  明月东升西落,夜色由浓转淡,顾玉翔静静的打量着夜色下不断变换着色彩的黄岳五尊,视线慢慢落在那近乎透明的护山大阵之上。

  东方的天空,露出些许的白色,恍若鱼的肚皮,清幽冷寂,清晨新冷的空气倒灌而来,顾玉翔细长的眸子微微一动,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

  终于天亮了!

  而南嶽殿内,玉衡子也是一夜未眠,他一直静静的盯着顾玉翔,窗台后的男子面色静如流水,眉眼张合之间,透出决然的气质,恍若没有将任何事情放在眼底。

  掌门师兄说祸事恐怕跟顾玉翔有关系,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呢?自己从这个人来到南岳,便一直监视,此人只跟顾萱有过单独的相处,再没有跟任何可疑之人有过交流。

  百思不得其解的玉衡子只得收了视线,天色已亮,武斗会单人战即将开始。

  黄岳五尊阴阳眼处,早已聚集了不少的人。

  混战留到最后的人竟然是筑基期的弟子,这让不少人跃跃欲试,特别是同为筑基期的弟子,大家竟然认为,若是能打败顾萱,便能拔得头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品女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