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年一度的失踪事件(1)
庄秦2016-07-16 02:371,371

  那是十一月的一个夜晚,寒流来袭,气温陡降。走过冷风穿梭的街道,我领着一个土里土气的半老秃头,走进烟雾缭绕射灯旋转的黑猫酒廊。酒廊中,热气扑面,荡漾着浓郁的荷尔蒙气息。穿过密密麻麻群魔乱舞乌烟瘴气的舞池,我们来到一张点着红色蜡烛的圆桌前。在摇曳的烛光中,我见到一个体态臃肿并且有着一张面团脸的中年男人。我指着半老秃头对中年男人说:“这位是李老师,手上捏着好几项实用专利技术,就等投资商慧眼识珠了。”然后我又指着中年男人对半老秃头说:“这位是陈总,身家过亿,有着数不清的资源,日夜都盼着能找到好项目投资呢。”这两人相视一笑,如王八绿豆对了眼一般,各自递给我一个红包,便坐在一起窃窃私语了起来。陈总叫来服务生,要了两杯威士忌,这明摆着没有我的份,我也知道不该再做电灯泡了,反正我已经拿到了自己该拿的那两个红包,于是赶紧告辞。对了,我还是应该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蓝若海,三十四岁,从事自由职业,名片上写的是专业商业策划,也确实为一些知名企业做过反响不错的商业营销策划,甚至有人将我称为营销奇才、策划大师。不过,最近这段时间,我做得更多的则是中介行业。我认识很多各行各业的精英,而那些跨行业的精英之间却往往并不认识,所以为他们牵线搭桥就成了我的专长,从中赚取红包也是我应得的报酬。好在我所认识的精英大多出手豪爽,我的收入也算可观,当然这也与我在牵线搭桥时所具有的高屋建瓴般的敏锐眼光大有关系。今天夜里介绍的这笔业务,双方各给我包了五千红包,当然啰,比起日后他们可以预料的收益来说,这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零头而已。而对于我来说,今天收到的这一万块钱起码能让我过上几天好日子。离开李老师与陈总后,我在吧台要了一杯苏打水,朝昏暗的卡座瞄了一眼后,便向一个正半眯眼睛打量着我的女人走了过去。那女人约莫二十八九岁,打扮得还不算太妖艳,不太像那些在灯红酒绿里混生活的特种行业女性,更像一个公司白领。或许,她只是想在酒廊里消磨一下时间,顺便找点刺激。我也清楚自己的优势何在,今天我穿了一件米白色的羊驼毛休闲西装,留着齐肩长发,从发边露出的耳洞上扎着两颗耳钉,看上去温文尔雅却并不木讷,甚至还带有几分艺术家般的优雅。平心而论,对于二十八九岁的剩女来说,我还是拥有一定的杀伤力。但是,就在我走近那女人身前的时候,一件意外的事发生了,我忽然听到身侧传来一声尖利而又歇斯底里抓狂的喊叫。“靠!这个世界上有的女人是小白脸控,有的是富二代控,有的是混血儿控,为什么我偏偏是贱人控?为什么我爱上的每个人都是贱人?为什么每个贱人最终都会不辞而别离我远去?”歇斯底里的喊叫声之后,便是呜咽的哭声。我侧过头去,看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女孩抱着脑袋,一边痛哭,一边将一大杯黑啤倒进自己的喉咙里。那女孩长相清爽,一张俏脸已经因为饮酒过量而变得绯红无比,眼皮有些水肿,盈出眼眶的泪水几乎汇成了两条小河。我立刻停下脚步,转身向痛哭的短发女孩快步走去。当我转身的时候,那个端着酒杯等待着我的剩女,立刻露出了能够杀死我的“果然是个喜欢年轻小姑娘的猥琐男人”的目光。我可顾不上这么多,快步超越了几个也试图走向短发女孩搭讪的猥琐男人,站在短发女孩的面前,放下手中的苏打水,然后一把将她拽了起来,紧紧把她搂在了自己的怀里。那女孩迷茫地瞪大眼睛,望了我一眼,然后我听到她喃喃地叫了一声:“表哥,你怎么在这里?”

继续阅读:第2章 一年一度的失踪事件(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蜕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