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一年一度的失踪事件(3)
庄秦2016-07-16 02:372,343

  下车后,夜风凛冽,令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不过,我依然保持沉默,缩着肩膀一言不发。小倩终于忍不住了,她朝我大喊大叫道:“你为什么不问我为什么要到香山路来?你为什么不问我这次究竟又被什么人甩了吗?”我只好捋了捋肩后的头发,微笑着回答:“我是想问的,但如果你不想说,我问了也没用。而且我也知道,如果你想说,就算我不问,你也会告诉我的。”这以柔克刚的一招,让小倩彻底没了言语。她长长吐出一口气,憔悴万分可怜兮兮地看着我,然后幽幽说道:“好吧,我告诉你,这次我又是在主管的病房里认识了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见钟情。可是,就和上次那个男人一样,薛骏纬也是在没有一点征兆的情况下人间蒸发了。”哦,这次的男人,名叫薛骏纬,名字听上去还不错嘛。小倩之所以会爱上那个男人,据她所说,是因为从心底深处,她觉得这个薛骏纬和她的前任男友太相似了。倒不是说相貌相似,而是指谈吐与气质。上一个男人,除了卷款潜逃不辞而别之外,其他地方都算得上标准情人。有阳光般的笑容、适时的幽默感、体贴慷慨、聪明亲切、偶尔会有顽皮的一面、长时间的眼神接触、与女友在一起的时候热情如火、穿西装很体面……而且,身体很不错。今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当小倩在病房里邂逅薛骏纬的时候,刚随意交谈了几句话,就发现自己找到了与上个男人在一起的那种感觉。仿佛时光倒流一般,她堕入情网,而且常常分不清眼前的男人究竟是薛骏纬,还是上个曾经抛弃过她的男人。或许,她一开始只是把薛骏纬当做上个男人的替身吧,但到了后来,她却无法自拔了。直到一个礼拜前,薛骏纬突然人间蒸发,小倩才终于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确实殊途同归,再次找到了与上个男人一样的贱男人。薛骏纬,就住在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位于香山路旁的二层旧楼里,是他租的,据我所知,按香山路的行情来看,房租肯定不会低。薛骏纬失踪后,小倩曾经问过房东,房东说房租一次性付了一年。得知薛骏纬失踪后,房东不无郁闷地嘀咕着:“天知道薛先生以后还租不租呀!像他那么慷慨,愿意一次性付一年房租的人,可不好找呀!”说到这里的时候,我和小倩已经走到了这幢二层小楼前。这幢楼很旧,从外墙的颜色,还有旧楼的建筑风格来看,应该是建于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虽然小楼修得古香古色,门前还有几株四季常绿的万年青,郁郁葱葱,但一楼大门处的防盗门、各扇窗户外的防盗网,却多多少少显得有些不伦不类。小倩瞄了眼一楼的防盗门后,径直摸出钥匙,开门后进了屋。在玄关开了灯,屋里一片光明。小倩小心翼翼脱下高跟鞋,放进门边的鞋柜里,又监督我换了一双拖鞋,然后领我走进楼内。旧楼里,一楼是厨房、饭厅与客厅。地上铺着深色的强化木地板,饭桌与茶几则是充满复古味道的仿红木家具。茶几对面摆着一台老式背投大彩电,彩电下是一堆摆放整齐的DVD碟片。我随意拣起几张碟片,基本上都是颇有品位的国外艺术片。见我留意薛骏纬收藏的碟片,小倩不由得“哼”了一声,说:“这些碟片,都是他为了装作有品位,故意摆在电视下的。他真正喜欢的碟片,都在电视柜最下层的抽屉里面。”我拉开电视柜最下层的抽屉后,立刻看到密密麻麻上百张封面诡异离奇血腥的恐怖片DVD,摆在最上面的是狮门影业出品的《SAW(电锯惊魂)》系列与著名暴力B级篇《隔山有眼》系列。哈,找到同好了,我立刻叫了一声:“喜欢看恐怖片,这才叫有品位呀!”对于这句话,表妹也深表同意。我知道,她也是个不折不扣的恐怖片狂热粉丝——当医生的,自然不会晕血——她特别钟意欧美的连环谋杀影片,难怪表妹会与这幢旧楼的租客薛骏纬如此投缘。可惜她没有早点介绍我和薛骏纬认识,不然我们也能聊聊共同喜欢的电影话题了。我走进厨房看了看,拉开冰箱门,里面有几根切了一半的烤红肠,一把蔫小葱,几盒过了保质期的牛奶,几颗起了白毛的西红柿。拉开急冻箱,里面堆了很多颜色暗红来历不明的肉类。仔细看了看,大部分都是猪心、牛肝、羊肺、鸡胗之类的内脏食品,上面已经蒙了一层薄冰与白霜。这些东西也是我的大爱,于是我嬉皮笑脸不无调侃地对表妹说:“反正你的前任男友已经人间蒸发了,我把冰箱里的肉全拿走,也没什么问题吧?现在正提倡构建节约型社会,杜绝浪费,绝对是一种美德。”没想到小倩却瞪圆了眼珠,厉声叫道:“不行!我得保持屋里的原状,就像他一直都在这里一样!说不定哪天他还会回来呢!绝对不能让他看到屋里少了什么东西!”“嘁——”我没心没肺地回了一句,“说不定他早就回来过一次,偷偷拿走值钱细软,只在冰箱里留下一堆没人吃的肉,而你还不准我拿走那些肉……”“不可能!”小倩大叫,“他绝对不可能偷偷回来过!”“你怎么知道?”“因为——因为每次我离开的时候,都会在一楼入口防盗门的门轴处,插上一根牙签,只要门开过,牙签就会折断。刚才进门时我看过,牙签没断。”我吃了一惊,男友的失踪,竟然把表妹折磨得开始向FBI靠齐了。也难怪刚才进门的时候,小倩朝防盗门瞄了一眼后,才掏钥匙开了门。另外,小倩还告诉我,除了大门处的钥匙,她还在底层通往上层的楼梯拐角,撒了一层薄薄的白灰,在二楼每间屋的门把手和抽屉把手上,也缠上了几根头发丝。我和小倩一同上楼又检查了一番,白灰上没有脚印,头发丝没断,果然没有旁人闯入的迹象。小倩失望地叹了口气,说:“从屋里的迹象来看,薛骏纬应该是突然失踪的,他最贵的那件价值一万二的西装还挂在衣橱里。如果他早就预谋准备离开我,一定会把这件西装带走。”“那也不一定,万一他是因为认识了一个富婆,而抛弃了你,他就完全不用再在意这么一件一万多的西装。人家富婆会给他买更贵的呢。”我忍不住打击道。表妹以蔑视的眼神瞪着我,正色说:“不可能!他不是那种人!”“那你觉得发生了什么事?他为什么不翼而飞人间蒸发了?”我问道。小倩的眼神悄然黯淡了下去。幽幽地说:“我觉得,他大概已经被某个人杀死了!”

继续阅读:第4章 一年一度的失踪事件(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蜕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