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地狱之旅
雅各布斯 等2021-07-15 11:284,668

  英/哈兰?莱林

  世界上有很多关于梦的离奇传说,我小的时候在苏格兰就曾听到过很多。现在就给大家讲一个,对我来说印象非常深刻的故事。

  传说,在苏格兰的爱丁堡住着一个十分勤劳的人,名字叫作乔治?道森,他以赶出租马车为生,拥有着两匹马和一辆马车。在当时,出租马车并不是很多,所以他的生意还是不错的。

  有一天,一位相熟的绅士来找他,说:“乔治,请你用马车将我和我的儿子送到……”他报了地名,说是离爱丁堡不远的地方。

  乔治说道:“先生,我在爱丁堡生活了这么久并没有听说过那个地方。除非你带路,不然我是肯定找不到那里的。”

  “不可能。”那位绅士说道,“在整个苏格兰没有人能比你更清楚去那儿的路了,你一辈子都在向着那条路赶车呢,你一定能把我们送过去的。”

  “好吧,先生。”乔治无奈地说道,“只要你能给我指路。”

  “走吧。”那位绅士说道,“路上的事情你不必担心。”

  乔治按照那位绅士的指引赶车,可令他奇怪的是,他的那两匹马精力充沛,跑起来既轻快又平稳,整条路好像都是在下坡。乔治想,或许目的地快到了吧。一路上速度平稳,只是一直在走下坡路,他一辈子也没有走过这样宽阔平坦的大路。天越来越黑,一直到后来连路都看不见了。于是,他问坐在车上的绅士怎么办,绅士回答他说,已经到了。绅士告诉他,可以把马车停下,等他们下了车之后,他就可以自己把车赶回去。

  乔治按绅士所说,把车停在黑暗中然后走过去为绅士和他的儿子开车门。

  “非常感谢你把我们顺利地送到了目的地,我是不会忘记你的。”绅士说道,“只是明天十二点整你还得来这里接我们一趟,我会把账一起结给你。”

  “好的,先生。”乔治说道,“但是您知道的,按照规矩,通行费是要先付的。”确实是有这样的规矩。

  “是的,我知道。你回去时没有一张正式的通行证是过不去的。可是真糟糕,我身上没有零钱。”

  “我看到的贵人都是这样的,他们总是为没有零钱而烦恼。”乔治开玩笑地说道。

  “不如这样吧,我给你一件同样有效的东西。”那位绅士说道。然后他就给了乔治一张用红色墨水写的证件。老实的乔治根本不认识字,他也不管上面写了什么,接过来后就将这张证件塞进了袖子里。

  乔治向绅士询问收取通行费的地方,为什么他来的时候没有看到,也没有人向他们收费呢?绅士解释说,来这里的路只有这一条,来的人要么就留下不走,若是要走也只能原路返回。所以在来的时候不收费,等返回时会一并收取。

  “记住,明天中午十二点钟整。”那位绅士说完,带着他的儿子一起走进黑暗之中,不见了。

  乔治回到马车上便一个人往回走。路实在是太黑了,他甚至连马耳朵都看不见,只能任马自己在大路上跑着。而更糟糕的是,他听见四周传来一阵阵轰轰的声音,犹如城市里着火,烈火熊熊燃烧般。这种声音令他头痛欲裂,他根本就不知道马是在站着没动还是在跑。

  就在这时,他发现了一道门,那门前站着的正是以前曾搭乘过他马车的两名律师。他赶紧停下马车叫那两人的名字,问他们在干什么。可他们却没有回答,只是对守门人点点头。那个长相凶恶的守门人把乔治给吓坏了,只见他朝乔治走了过来,伸手抓住马缰不让他过去。为了让不讲理的守门人知道自己是谁,乔治用打趣的口吻说道:“怎么请了两位律师来帮忙守门啊?”

  “那是由于他们来得最晚。”守门人凶恶地说道,“明天就轮到你来这里帮忙了。”

  “我来这里帮忙?那可真是见鬼了。”

  “没错,你确实见鬼了。你要留下来帮忙。”

  “好了,快把我的马车放开,我要赶路了。”

  “不行。”

  “不行?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乔治?道森,我在爱丁堡赶出租马车是很有名的。这马和马车都是我的,我只要付通行费就没有人敢跟我说‘不行’。放开我的马车,告诉我你到底想要什么?”

  “好吧,我可以放了你的马但是你要留下。”看门人如此说道。

  他说着放开了马的缰绳却掐住了乔治的喉咙。乔治大声叫骂着却怎么也挣脱不开。身边的马拉着空车快速地跑掉了。乔治气急败坏,他那漂亮的马车被马这样没命似的拉着跑,那肯定是要被撞坏的,两匹马最后也会跌得粉身碎骨。没有了它们叫他以后怎么养家糊口啊。

  他拼命地叫骂、挣扎,苦苦哀求,可都无济于事,那个冷酷凶恶的守门人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只是死死地拽着他。乔治再次看向那两名律师,希望他们能够想起他,他经常在星期日的时候送他们去罗斯林。可这两名律师只是摇摇头,又朝大门点点头。乔治没有办法,只得再次向那粗暴的守门人问道:“你有什么权力扣留我,我犯了什么错?”

  “先生,你居然问我有什么权力扣留你?你难道不知道你现在身在何处吗?”

  “不知道,我确实不清楚。”乔治回答道,“但我知道你这样做是会后悔的。我已经很明确地告诉你,我叫乔治?道森,在爱丁堡出租马车,我是有营业执照的,你这样做是违法的,我有权利控告你并得到补偿。但是,我现在只想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好吧,既然这样我就告诉你。这里是地狱,地狱!你别想再出这道门了。”守门人做了一个恶毒的鬼脸。

  乔治一听顿时愣了。他央求着那个越来越令他害怕的守门人说道:“先生,我真的不知道这里是地狱。请你让我回家一趟,把马车安顿好。我还没有告诉我的妻子奇斯蒂,说我约好要再回来的。天哪!我想起来了,我约了人,说好明天中午十二点整要回到这里的。对了,你看,他还给了我这里的通行证。”

  守门人接过证件,另一只手却仍然紧紧地抓着乔治。“哦!原来你是与我们最尊贵的R先生一起来的?”守门人说道,“他是我们尊贵的朋友,他的名字已经列入了我们的册子。好吧,我可以让你通过,但是你要将你的名字同样写进册子里,并用你的灵魂起誓,明天正午回到这里。”

  “不!我决不会答应这件事。”乔治坚决地说道。

  “那么你只能留下。”守门人说,“你没有别的选择。我们希望人们能自己进来。你好好想想吧……”说完,他把乔治向后一推,让乔治滚下了山坡,关上了门。

  乔治希望能够再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希望能够再见到妻子,他要把他的遭遇讲给她听。见反抗无用,乔治只好爬上山坡,无奈地签了合约,而后急忙离开。沿着马留下的蹄印,他飞快地走着,希望能够追上它们。一路上,他不时地大声呼喊,希望它们能够听到他的命令,可这一路上他还是没有找到它们的踪影。

  最终,乔治还是绝望了。采石场与擦皮厂之间那是被众人所公认的危险地点,在那里,他看到了他的两匹马,一死一伤,马车也被撞得四分五裂,对于一个赶马车的人来说这是最可怕的,最难以接受的,甚至比让他进地狱还要可怕。他的整个心都碎了,他蹲下来,双手捂住脸庞,悲伤地哭着,哀悼他的马儿。

  乔治正哭得伤心,忽然有人抓着他的肩头用力地摇晃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对着他说道:“乔治!你这是怎么了?乔治!”

  乔治突然一惊,那是他的妻子奇斯蒂的声音。

  “你都看到了,不要再问了。”乔治叹道,“我可怜的马啊,没有你们,我再也不能做自豪的赶车人了。”

  “乔治,起来,你快醒醒。”他的妻子说道,“市长派人找你,叫你马上送他去议会大厦。外面现在风大雨大,可是他一定要在九点以前赶到。你快点起来准备一下,市长在等着你呢。”

  “老婆,你是不是疯了?”乔治低吼道,“我的马车已经撞碎了,我的马也没了,你让我用什么去送市长?而且我跟人约定要在十二点整赶到地狱去。”

  奇斯蒂听了他的梦话大笑起来,尽管她在笑,可乔治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他的头仍旧躺在枕头上,一动不动,一直痛苦地呻吟。外面风雨交加,那声音听上去犹如身处地狱一样。这难道真的是梦吗?那也太真实了。他继续呻吟着,他相信自己刚刚不是在做梦。

  奇斯蒂没有办法只好去找邻居帮忙,她把丈夫的情况告诉了他们,说他不停地在说梦话。说他跟一位R先生约好要在十二点整去见他。她拜托一位朋友照看那两匹马,然后去市长那里通知他,她的丈夫不能去送他了。

  很快,大家知道了这件事,他们与乔治开玩笑,可他却没有那个心情,他的头一直垂着没有抬起来过。奇斯蒂看到他这个样子越加不安起来,让他把梦中的事情从头到尾地讲给她听。乔治把他在地狱的经历详细地告诉了妻子。奇斯蒂担心他患了热病,便去请了伍德医生,并告诉医生,她的丈夫很肯定地说他跟地狱的人约好,要在十二点整回到那里。

  “太太请放心,他一定不会去的。”伍德医生这样说,“你回去不妨将时钟调慢一两个小时,让他错过那个时间。我出诊的路上会顺路去你家。你确定你的先生没有喝酒吗?”

  奇斯蒂向伍德医生保证,她的丈夫真的没有喝过酒。

  “好吧,你也不要太着急了,我现在就去看看他。或许他只是发烧说胡话而已。”

  于是,伍德医生便和奇斯蒂急忙往家走。路上奇斯蒂还告诉伍德,乔治说他在地狱里还看到了他所认识的那两名年轻律师,那个守门人说,他们两个是新来的。

  听到这里,伍德立即放缓了脚步,惊奇地看着奇斯蒂说:“你刚刚说什么,太太?请你再重复一遍。”于是,奇斯蒂将事情又说了一遍。

  伍德惊讶地握紧了双手,低喃道:“这真是太不可思议了,简直太可怕了!”他接着说道,“那两名律师的确死了,多好的年轻人啊,此时却已经在坟墓里了。不过奇怪的是,他们竟然死于同一种病。”

  接下来,伍德的步子迈得很大,好像很赶时间似的,奇斯蒂要小跑着才能跟上。伍德一路上头也不抬,眼睛只顾着看着脚下的路,嘴里喃喃地说道:“太奇怪了……”

  奇斯蒂也不由得十分好奇起来,便问伍德是不是也知道R先生的事情。

  伍德摇摇头回答道:“不知道,他和他的儿子在伦敦。”

  伍德赶到了乔治家,给他量了体温,发现并不是很热,便又用醋和凉水给他洗头,然后敷上药膏。

  经伍德这样一弄,乔治好像真的好些了。伍德试图通过取消他的梦来引起他的兴致,可一提到这件事,乔治却只是摇头。

  “那么,你认为这不是梦?”伍德医生笑问道。

  “伍德医生,这怎么会是一个梦呢?”乔治说道,“这是我的亲身经历啊,不信你看,我脖子上的手指印还是那个守门人留下的呢。”

  伍德低头看去,果然在乔治的喉咙上看到两三个红印,这令他非常震惊。

  “伍德医生,我可以向你发誓。”乔治说道,“我的那番悲惨经历绝非是做梦,他害得我将马车和马都毁了,现在,我已经一无所有了……我亲手签的那份合约,那是一个严肃而又非常可怕的协议……”

  “你不必遵守它。”伍德说道,“你听清楚,你真的不必去遵守它。与魔鬼签订协议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你还去遵守它,那岂不是犯了更大的错误。”

  “哦,不,伍德先生!”可怜的乔治低吟道,“这件事不能这么办!我认为签了协议就应该去遵守。我必须去履行它。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我一定要去!可我的马车没有了,我要向谁去借呢……”乔治说着,将脸转向一边,睡着了。

  伍德告诉奇斯蒂不要去吵醒他,让他安静地睡一会儿,若是能睡到过了那个约定的时间,那样乔治就安全了。

  这段时间,伍德医生一直守在乔治的身边照顾他,一直替他把脉,杂乱的脉搏说明了他睡得不是很安稳。奇斯蒂去找了牧师,想请牧师为他祷告,能和她的丈夫说说话,希望他能恢复理智。

  可是当牧师来时,乔治却再也不说话了。他的嘴里只是拼命地吆喝着他的马,像是在催促着它们快跑,赶着去赴约。令人惊奇的是,时间刚好在十二点整时,乔治忽然挣扎了两下便死了。

  此后传来了更令人惊奇的事情,就在乔治安葬的当天,一艘从伦敦开出的轮船在暴风雨中沉没了。而船上的遇难者中就有那位R先生和他的儿子!而在乔治做梦的期间,那两名年轻的律师也离奇地死于天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界奇异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界奇异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