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少年的噩梦
雅各布斯 等2021-07-15 11:468,337

  日/天树征丸

  一

  夏日,阿一奔跑在大雨滂沱的黄昏中。

  雨不期而至,没带伞的阿一被淋透了,而木屐的带子又偏偏在这个时候断掉,狼狈的他想跑也跑不了。然而更令人着急的是,不知是因为淋了雨还是之前吃太多西瓜的原因,肚子在此刻也闹起了脾气,开始狠命痛起来。

  “怎么今天这么倒霉?”

  阿一被窘境点起了怨恨的火苗。

  搞到如此狼狈是因为阿一受到了处罚。原来,现在正是暑假,阿一和美雪、堂妹一起收到了剑持警部的邀请,请他们来家乡游玩,而剑持太太也带孩子们来了。所以今天,一大伙儿人聚在一起打扑克。

  打扑克自然有输赢,而堂妹提出最终的输家必须帮大家买饮料的建议,就当作是处罚。不巧,阿一手气欠佳输到了底,只能由他来做这跑腿的差事。

  “唉,太倒霉了!我怎么会输给那群小家伙?主要是抓鬼牌这种玩法就是拼运气,但我运气一直不好,如果是玩‘心脏病’或者‘51’这种比拼实力的玩法就好了……”

  阿一手提着一袋子饮料,独自发着牢骚,趿拉着鞋走在人迹稀少的小路上。

  走了一段时间,他实在无法忍受腹痛,只好蜷缩着蹲在地上。“真令人崩溃!反正在这儿不会被人看见,不如就去旁边的草丛里……”

  想着这些,阿一四处张望了一下,发现不远处有一片杂木丛,再往里走貌似是岩石断崖,而崖下可以看到一栋木屋,隐约亮着橘黄色的光。

  “那边好像有一栋别墅?”

  既然亮着灯,一定有人住在其中。

  下雨的时候敲开陌生人的家门借用厕所的确是件令双方都难堪的事,但这总比随意在室外解决要好得多。想到这里,阿一更是下定了决心,沿着小路走向那栋木屋。

  二

  “打扰一下,可以开下门吗?”阿一一边敲门一边喊着。

  门顷刻开了,门缝里是一张长发女子的脸。

  “你是哪位?”

  女子用手梳理着头发,慵懒地问道。

  “很抱歉,但我着急用厕所!”

  话没落音,阿一的一只脚已经踏进了玄关,如同前来推销产品的销售一般心急。

  “哎?等一下,你……”

  顾不得跟女子说太多,阿一已经忍不住了,一边道歉一边冲向屋里。

  “厕所在哪儿?”阿一急得满头大汗。

  女子看他确实很着急,立刻指着走廊尽头,说道:“走到尽头。”

  阿一如同看到救星般急速冲了过去,一边关厕所门一边解裤子,掀起马桶盖便坐了上去。

  过了一阵子,解决完的阿一走出厕所,发现外面竟站着三个女人。

  “你是谁?”其中的一个短发女子双手抱胸问道。她眼角微微朝上,样子倒是好看。

  “你擅闯别人家的别墅,一股脑儿冲进厕所,也太缺乏教养了吧。”女子补充道。

  “对呀,我还以为有人进来抢劫呢!”刚开门的长发女子也跟着附和。

  刚才阿一忍受着剧烈的腹痛,一心想着进厕所,这才发现那位长发女子竟也非常漂亮。

  “实在抱歉!刚才确实太急了……呵呵……”阿一试图通过笑声打破尴尬的氛围。

  “你打乱我们的事了。唉,又要重来。再不快点弄就来不及了,雨要停了。”

  第三个女子也说话了,她烫着米粉发型。

  和其他两个女子比,这个女子脸色显得有些白,但身材非常好。

  也就是说,这三个女孩子都很漂亮,年龄看起来二十四五岁。

  阿一仿佛忘记了自己的到来并不受欢迎,笑着问道:“抱歉啊,你们在干什么?是在做饭吗?不如我来帮忙怎么样?”

  三个女人无奈地面面相觑,又同时叹了气。

  “我们才不是在做饭。我们在施法——降灵术!”短发女子语气不客气地讲道。

  “降灵术?”阿一完全没明白对方的意思。

  “对呀,”长发女子解释道,“就是招魂。那些灵异节目里不是经常播出这样的事吗?”

  这时,短发女子拽住阿一,猛地将他拉进了隔壁房间。

  进入房间,阿一被眼前所见惊呆了。

  这个房间就像没有人居住一样,连一把椅子都没有,然而在正中间,是好几支巨大的蜡烛围成的圆圈,而圆圈之中,是一只死掉的兔子。咒符也被贴在了窗户和窗户之间。

  阿一一下子呆住了,只听烫着米粉发型的女子解释道:“通过蜡烛可以判断出亡灵是否出现,听说如果招魂成功,即使在没有风的情况下,蜡烛上的火苗也会晃动的。死兔子是我们跟不远处的农家要来的,因为死动物散发出的臭味可以招魂。而窗户和门上必须贴上咒符,这是为了防止其他魂魄进来。如果不贴,其他无关的灵魂以及一些恶灵会进来的,那样就会相当麻烦。”

  这时阿一才意识到眼前的三个女子并没有开玩笑。

  想着一定要尽快离开这里,阿一大笑起来:“那实在是太抱歉了!我不打扰各位了。”话还没说完,阿一就转身朝门口走去,然而,却被长发女子挡住了道路。

  “不行!你没看到门上已经贴好咒符了吗?我们准备的咒符一张不多一张不少,如果你现在出门,就得撕下这张咒符,那样会失效的。”

  “哎?百合,这么快你就贴上去啦。小朋友,真抱歉,看来你只好留下来和我们一起招魂了。”短发女子不怀好意地笑着说道。

  “啊……太抱歉了,但我可以离开吗?我真的非常害怕这种东西。”

  “不行呢,谁让你刚才那样冒失地闯进来呢?坐下吧!雨停之前,我们必须把‘那人的灵魂’给找出来。”

  “别这样!”

  “算了,小梅,看他那可怜样子,让他走吧,我们改天再来好了。”米粉发型的女孩子说道。看来,三个人中只有她比较正常。

  不幸的是,小梅并没有答应:“不可以小樱,你对男人总这么心软。为了咱们的友情,今天必须找到真正的凶手。咱们早就商量好了呀!和那个时候一样,今天也下着大雨,所以今天招魂一定会成功。嗯……冒失鬼,坐过来,我们马上开始招魂。”

  阿一不情不愿地坐到了地板上。

  这个小梅真不容小觑,看起来弱弱小小的,没想到如此牙尖嘴利,咄咄逼人,估计她是她们一行人的核心吧。

  留着米粉发型的女子小樱,叹了口气,说道:“那就不好意思了,我们也没有办法。”

  “快到当时事件发生的时间了。”小樱看着手表说道。

  “当时发生了什么?”阿一不解。

  “一年前,这里发生了一件凶杀案。”长发女子名叫百合,她缓缓说道,“那件案子的嫌疑人,就是我们三人。当时的我们,都在事件现场。”

  三

  “什么?你们仨涉嫌杀人?”阿一顿时感觉自己浑身冰冷,忍不住发起抖来。

  “对呀,想不到吧?呵呵……”百合冷笑着答道,用手梳理着自己的长发。

  阿一被三个女人围在了中间。房间内已是阴森一片,不知何时灯被关掉了,只有蜡烛发出的微弱烛光。面对诡异的气氛,阿一忍不住猛吞口水。

  “当时的死者是我们几个人的网球教练。”小梅接着说道。

  “我们三个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关系一直很好,因为都没有兄弟姐妹,所以我们三个一直像亲姐妹一样相处。无论是上学、参加社团还是毕业之后踏入社会工作,都没有分开过。理所当然地,也一起参加了网球俱乐部。不过……”小梅突然不再说下去,面露烦恼之色,甚至有些焦躁,她从牛仔裤的口袋里掏出了香烟。

  小樱接着她的话说了起来:“不巧,我们又同时对教练抱有好感。”

  说罢,她看了看百合与小梅。小梅右手正拿着打火机点香烟,左手叉在腰上。

  于是小樱接着说下去:“我们的教练曾是一名职业网球手,叫作须藤,以前还拍过宣传海报,你听说过他吗?”

  “啊,我知道。那张海报上他是两只手一起握住球拍,打左边飞来的球,对吧?”

  阿一一边说一边做出了动作,百合看起来没精打采地说:“你的意思是双手握拍法吗?”

  “没错,那个广告是乌龙茶广告,对吧?”

  “是咖啡广告。”抽烟的小梅答道。

  “啊抱歉,呵呵,我个人比较喜欢乌龙茶。”阿一解释道。

  三个女子并没有跟着阿一笑,反而都盯着阿一,气氛瞬间凝重起来。

  百合还是那副懒散的样子,她说:“反正我们三个人都喜欢他,所以我们的关系不再像之前那样好了。这个你能明白吧?当时我们来到这里就是这样的尴尬情形,在那之前,我们三个人就像亲姐妹,可之后却很糟糕……再后来,凶杀案就发生了。”

  “对啊,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手。”小梅插话道。

  “你们确定凶手就在你们之中?”阿一疑惑道。

  小樱答:“根据当时的情况应该如此,但并没有人愿意认罪。所以我们今天重回这里,因为今天是他的忌日。我们想试着用降灵术招回他的魂魄,这样就可以真相大白了。而且我们三个小时候就对招灵这样的事情感兴趣,也成功招回过不少人与动物的灵魂。”

  “原来是这样。”阿一说道。

  小樱突然抿嘴笑起来:“快听,须藤的灵魂来了。”她做出屏息凝听的样子。

  阿一不禁紧张起来,僵硬地笑着掩饰自己的情绪,“啊哈哈……怎么可能会有声音……”

  此时,外面突然传来树木劈开般“咔嚓”的声音,阿一吓了一跳,可另外三个女人却显得很期待。

  “他来了。”百合说道。

  “刚才是拉普现象,可以被看作灵魂出现的证据,须藤就在我们附近。”小梅看起来十分开心,“太棒了,今天很顺利!趁雨还没停,我们快开始吧!”

  阿一却对这样的发展不能认同。

  虽然阿一之前被卷入过许多奇奇怪怪的杀人事件中,但每起案件都合乎唯物理论和科学道理,只有眼前发生的一切无法解释,而他也是在场各位之中最害怕的那一个。

  他觉得自己无法再待下去了。

  阿一突然站了起来,说:“稍等!各位可不可以先跟我说一下案发的具体情况?”

  “告诉你?”小樱一脸不信任地问道。

  小梅不爽地回答:“告诉你又如何?你这种小毛头能怎样?如果事情当真那么简单那早就……”

  “别这么说嘛!”阿一抢话道,“我爷爷可是日本第一的名侦探金田一耕助哟!”

  “什么?难道……不会吧!”小樱面露惊喜之色,显然她非常喜欢金田一耕助。

  “我也曾帮警方解决过不少案子呢……”

  “还不错哟,”百合打断想要继续说下去的阿一,“那就把当时的情况告诉你吧,短时间内雨应该还不会停。”

  “不可以!他是陌生人,不能告诉他!”一直未开口说话的小梅持反对态度。

  百合冷言相对:“小梅,真的是你杀了他吗?所以你害怕真相被拆穿?”

  “并没有!凶手难道不是你吗?那天明明是你提议须藤独自留在这里,我们三人分头出去购买食材的。”

  “不要吵了!”小樱看起来很伤心,“我们果然不该再来,其实不管谁是凶手,我都不介意,我是抱着我们三人和好如初的想法才来这里的……”

  “小樱,你不要冠冕堂皇地这么说,你这样的态度更值得被怀疑。”小梅丝毫不留情面。

  百合也站到小梅一边,说:“当初是你租的这栋别墅吧?其实是你处心积虑想要杀害须藤的吧?”

  “你怎么可以这样想?”小樱擦掉眼角的泪,“当时买菜的时候,我按照清单买回了菠菜、西洋香菜,还有莴苣,但百合你呢?你说肉卖光了没买到,小梅你也没买回马铃薯和青葱,带回来的反而是青椒和胡萝卜。这是为什么?”

  “你们不要吵啦!根本吵不出结果!跟我说一下当时的具体情况吧,为了爷爷的名声,我也会查出真凶的!”

  “既然你这么自信,那我就告诉你吧。”小梅将当天的具体情况告诉了阿一。

  四

  去年8月15日,四个人一起来到这栋别墅。大家是以接受网球训练的名义而来的,实际上三个女人却要打响一场爱情争夺战。

  当天傍晚,三人按照约定分头去买食材,而须藤就在这段时间被杀了。因为突降大雨,几个人在路上都有所耽搁,而当她们回到别墅时,才发现须藤已经倒在厨房的血泊之中,一把刀插进了他的胸口。

  “我第一个发现尸体。”小梅说罢浑身颤抖了一下。她跟阿一招了下手,示意随她去厨房看看。

  小梅扔掉烟蒂对阿一说:“尸体就在你站的位置。”

  “啊?”阿一吓得赶忙后退一步。

  小梅继续冰冷地说道:“他倒在血泊之中,眼睛睁得很大,而瞳孔已经混浊,应该是死去一段时间了。不过,他当时的姿势很奇怪。”

  “姿势?”阿一示意小梅说下去。

  “他右手里还有鸡蛋,而左手里是饭瓢。”

  “鸡蛋和饭瓢?”这令人感觉意外,阿一脑海中浮现出当时的情景,觉得很是滑稽。

  但眼前的三个人,依旧非常严肃。

  “当时尸体的姿势是怎样的?”阿一问道。

  “不好说。”小梅朝四下张望了一下,百合看出她想要纸笔,立马递了过来。

  百合开始在纸上画图。这时,阿一注意到她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与小梅、小樱相同,三个女人戴了一模一样的戒指,看来,应该是须藤送的。

  “当时他的姿势大概是这样的。”百合将画递给阿一。

  “对,右手抬得比较高。”小梅补充道。

  小樱也点头肯定。

  画面显示须藤的右手举着鸡蛋,而眼睛看向鸡蛋,左手拿着饭瓢,放在后脑勺之后,饭瓢的圆形部位朝外。

  “鸡蛋放在右手里,左手握住饭瓢,小梅小姐……”

  “什么事?”

  “须藤当时拿鸡蛋和饭瓢的姿态,手握得紧吗?”

  “非常紧!鸡蛋险些碎掉。”

  “我明白了。”

  “你知道真相了?”小梅问道。

  阿一咧嘴笑起来,“对啊,”然后环视了三人之后说,“我知道事件的经过了。”

  “死者想要通过这个姿势给我们留下信息。”阿一解释说。

  “信息?”小梅表示不明白。

  “对,这就是‘临死前的遗言’。从须藤紧握鸡蛋和饭瓢的情况来看,说明这是他个人的意志,那么是为什么呢?应该是想用这种姿势表明真凶是谁,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他的奇怪姿势。”

  “用鸡蛋和饭瓢向我们暗示谁是凶手吗?难道是凶手喜欢做饭的意思?”百合话音未落,就看向小樱。

  小樱连忙否认,“我没有杀他,如果是这样的思路的话,凶手是小梅,因为她除了煎蛋和煮饭什么饭都不会做。”

  “哪有!我还会煮拉面和咖喱!须藤的意思是带鸡蛋来的人才是凶手!那不就是百合吗?”

  “胡说八道,我看你才是凶手!”

  “你们都错了,死者的留言并非这个意思,想一想他的身份。”

  “身份?”小梅思索起来。

  “对,须藤曾经在网坛叱咤风云,所以他才想到这样方式的留言,鸡蛋和饭瓢与什么比较相像?你们想一想。”阿一继续解释道。

  “我明白了!是网球还有球拍!”小梅终于明白了阿一的意思。

  “没错,鸡蛋的意思是网球,而饭瓢,则是球拍。”

  “原来如此,这么说起来确实有道理。”百合肯定道,“不过我们每人都和网球有关系啊,也都带了网球用具过来。”

  “问题不只在这两方面,还在于须藤当时的具体姿势,他用哪只手握的鸡蛋?又用哪只手握的饭瓢?从这张图来看,他是右手握鸡蛋而左手持饭瓢。此外,他的姿势……”

  阿一目不转睛地看着这张图,死者看起来注视着鸡蛋和右手,左手放在后脑勺的位置,并握着饭瓢。

  “我知道了!须藤这是在发球!”百合呼叫道。

  “没错,这是左撇子的发球动作。但我记得从须藤那张海报来看,他并非左撇子。所以,须藤的做法是为了告诉大家,凶手是左撇子。”

  “左撇子……”三人中的两人同时望向另一个人。

  阿一继续分析道:“刚才阿梅点燃香烟用的是右手。”阿一一边说一边回想之前阿梅左手掐腰、右手点烟的动作。

  “百合画图也用的是右手。”百合当时是用左手压住的纸,转而右手拿笔画画。

  那么还剩一个人。

  阿一凝视着她,她正用左手梳理自己的头发,并看了看右手腕上的表。

  “凶手就是你,将手表戴在右手上的人,小樱!”

  小梅和百合不约而同惊讶地叫了出来。

  小樱呆立在原地,双眼噙满泪水。

  阿一并没有等小樱回应,说“凶手正面将刀刺进须藤的胸口,所以须藤知道真凶是谁。但凶手并没有等须藤完全死去就跑了,倒地后的须藤挣扎着想要留下信息,但此时的他已经非常虚弱,最终他想起了凶手的特征。对一个网球教练而言,学员打球的姿势是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小樱,我的猜测对吗?”

  “对,你说得没错。”小樱终于有了回应。

  “小樱,你怎么会杀害他?你难道不是非常喜欢他吗?”小梅无法理解。

  小樱慢慢地摇头,说:“不,我一点都不喜欢他,但小梅你和百合那么喜欢他,为了迎合你们,我才装作喜欢他的样子。”

  “什么?”百合发问。

  小樱擦掉眼泪,说:“我真的一点都不喜欢他。我只是喜欢和你们争风吃醋的感觉而已,因为我最在乎你们啊!但我们的友谊被那个男人破坏了。我恨须藤,所以才杀了他。”

  听到小樱的话,小梅与百合惊讶得说不出话。

  小樱接着说:“那天买菜时,我碰到了菜农,于是直接买好了自己需要买的食材,比你们都回来得早。没想到回到别墅后,那个可恶的男人居然跟我说:‘现在只剩你和我了,我不想看你们三人为我争风吃醋,所以你们每人我都送了一枚戒指,但其实我最想送给你。’他虚假的模样令人感到恶心。他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每个女人都臣服于他。但我不可能忘记正是因为他,我们自小建立起来的深厚情谊没了。一想到这里,我就无比愤怒,心中蹿起无名怒火,而当我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菜刀已经在他的身体里了……”

  小梅突然将手放到小樱的肩膀上,说道:“其实我也是这样。”

  “什么?”小樱与百合齐声惊讶道。

  “我也不是真的喜欢他,不过我并不讨厌他。一开始,我也只是为了迎合你们才加入这场莫名其妙的争夺战,可谁想之后便无法脱身……”

  “原来你们也是这样……”一直没说话的百合开腔了,“我和你们一样,一开始也只是附和,没想到之后和小梅吵了起来,其实那之后我一直很后悔。”

  说到这里,三个女人不约而同蹲在了地上,彼此依靠啜泣着。

  阿一不禁一声叹息,自言自语道:“怎么会是这样的呢?”风流的网球教练就在这弄人的机缘下死于非命。阿一想要悄悄走出房间,突然被叫住了——

  “金田一,对吗?”是小樱叫住了阿一。

  “对。”

  此时的小樱满脸都是泪水,“真的非常感谢你,帮了我们的大忙。我不可能回报你了,但请允许我真诚地对你表示感谢。”

  “没事,你能这么想已经足够了。”阿一连忙回应,他提起满是饮料的塑料袋,“不过一定要去自首。”

  小樱并没有答话,淡淡的笑容在脸上绽放,而她的脸色看起来更加苍白了。

  五

  天气已经放晴,阿一走在乡间小路上。但奇怪的是,虽然方才暴雨瓢泼,但现在的地面却很干燥,吹在脸上的风也感觉不到雨后的气息。方才的雨,就像是梦一场。

  “女人的想法实在太奇怪啦。”

  阿一还在回味方才的所见所闻,在想着要不要告知警方,但说的话,应该从何谈起呢?正想着,阿一听到有人呼喊自己的名字。

  “金田一!”

  “阿一!”

  顺着声音,阿一发现是剑持与美雪朝他走了过来,两人都身着和服,索性也不再想方才的事。

  阿一突然想到今天是盂兰盆节,过一会儿不远处的小学里会举行盂兰盆舞大会,大家之前约定了晚上要过去狂欢的。

  “大叔、美雪,你们来这儿干什么?”阿一朝他们跑过去。

  美雪一副上气不接下气的模样,说:“当然是来找你啊!不是说好去买饮料的吗?怎么买了这么久!我们都非常担心你。”

  “抱歉抱歉!我应该给你们打电话的。刚才不是下雨了嘛,我去躲雨了,就那边的别墅里。刚才的雨好大呀!”

  “刚才下雨了吗?”

  “哦……可能就这一片下雨了吧。”

  “地上明明很干啊。”

  “嗯……确实……不过刚才真的雨好大的!也许是地本身太干,将水都吸收掉了吧。”

  “怎么会?明明一朵云都没有,丝毫没有下过雨的迹象。而且,你身上也是干的呀。”

  听到美雪这样说,阿一才意识到自己确实没有被淋湿。又想了想,觉得即使在异常炎热的夏天,下过雨的地也不可能干得这么快。

  阿一突然联想到什么,吓得浑身冰冷。

  “可是我说的都是实话呀!如果不是因为下雨,我也不会跑到那边的别墅去躲雨,而且还在那里麻烦人家借用了一下厕所……”

  “你说什么?别墅?”剑持警部突然意识到什么,“难道是指崖下的木屋?”

  “没错没错,你们可以去问那里的人嘛,她们也能帮我证明刚才是下了雨的。”

  “等下,阿一,那边一直都没有人的呀。”

  “什么?”

  “差不多就在去年这个时候,下了一场很大的雨,不幸造成泥石流,结果那栋别墅就被掩埋了,去那里游玩的四名游客也不幸丧命。但警方调查却显示其中的那名男性在泥石流之前已经被人杀掉了。”

  “那个时候我正在休假,警局找我来帮忙。根据当时勘查的情况,凶手应该就是其余三名女性之一,但因为她们也都不幸丧命了,所以这起案件也不了了之。这么说的话,那栋别墅现在应该已经是废弃的危房了。哎?阿一,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其实,刚才剑持还没说完,阿一已经傻掉了,他没法相信今天的所见所闻。

  忽然,阿一发现自己本已断掉的木屐带居然已经完好如初了。

  而离开那栋别墅时,小樱真诚的话语如同钟声一般在他的脑海中再次回响:“我不可能回报你了,但请允许我真诚地对你表示感谢。”

  大概是因为天气太过炎热的原因吧,阿一才做了这令人恐惧的白日噩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界奇异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界奇异故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