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钱是个问题
何乐逸2017-12-14 10:559,822

  红嫣接到一个令她欣喜的电话,她的高中同学柳心心从国外回来了,让她晚上去餐馆聚聚,她一口应予。末了,柳心心说了一句,“听慧慧说你交男朋友了,一起带过来吧,大家认识认识。”红嫣笑了笑,这女人还是这么直爽,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高中的时候,她、慧慧、以及柳心心她们三个好的不得了,天天都黏在一起,就差没住一个房子了。她们曾有一个誓言,一起上大学,一起奋斗,一起做女强人。真正到了那个时候,就没人守得住以前的话,随着慧慧结婚,柳心心嫁人出国,她为了事业而奋斗。

  过去的事情就跟镜中花,水中月似的,就是一个梦而已,深深地藏在每个人的心中。你只能去怀念,不能去实现。回忆过去的时候,觉得特别美,生活在过去的时候,没人觉得美。也许,人就是这样的。

  虽然跟柳心心分别甚久,不过她们却未断了联系,她记得心心是在中国嫁给一个华侨,一起出国奋斗了,当时大家别提多羡慕了,都认为她捡到宝,这几年从她的只言片语中,感觉到她过得很辛苦,虽然赚了很多钱。心心某次在电话跟红嫣说,“我的生活就是累得比牛苦,吃得比猪还差,有时候我都想,我一个大学本科毕业的学生,所学的知识压根用不上,日复一日地生活,什么都不要想,想多了,我会疯掉的,概括起来两横一竖就一个字,干,拼命地干活,做工。”

  红嫣下班的时候,打了一个电话给郑思安,问他来不来吃饭,他想了一下,就答应了,如果红嫣没回家吃饭的话,他一个人在家吃饭也无聊。

  郑思安先开车接红嫣下班,然后两人一起去餐馆,路上红嫣简略地跟郑思安说了一下柳心心的事情,让他有个了解。她转头望着一言不发的郑思安,觉得他变得异常沉默,虽然平时他也不大爱说话,但气氛也没这么恐怖吧。她不放心地推了推郑思安的肩膀。这时候,他回神了,温柔地笑了笑,他说他没事,就是在想一些事情。红嫣正想问什么事情,却见到他紧蹙的眉头,一股疑问还是被压进肚子里去,看得出来,他暂时不想说。

  两人还没走进门口,慧慧就笑眯眯地过来,拽着红嫣的手臂。红嫣笑了笑,“你来的真早啊。”慧慧点了点头,“你不也差不多。”

  “心心还没来?”红嫣记得那女人是迟到大王,什么吃饭的场合,不到最后一刻,绝对不会出现,连在学校读书的时候也一样,她是踩着上课铃到教室的。

  就在这时候,从餐馆里面走出一个女人,笑盈盈看着她们,红嫣和慧慧讶然地打量眼前的女人,异口同声地说:“你是心心。”

  柳心心笑着点点头,“哇”地一声,红嫣和慧慧热络地上前去对她问东问西,最让红嫣疑问的一点就是她不是迟到大王嘛,“怎么着,这个性格改了啊?”心心笑了笑说,“改了不好吗?早就应该改了,”她们两人一愣一愣的,心心是那种不到最后关头不会改的人,怎么一出国全都变样了,威力有这么大?

  心心没有说什么,反倒热情地拉着她们两人进去,说是边吃边聊比较舒服。她们走到一个包厢里,一个男人已经坐在位置上了,见她们的来到,笑眯眯地站了起来,心心跟她们介绍,“这是我的老公吕安。”她们问了一声好,随即介绍自己的另一半。六个人就这样坐了下来,开始吃吃聊聊,红嫣看了吕安一眼,这个人看上去很沧桑,早就没有当初的光鲜亮丽,她不是首次看见他。早在心心出国前,他们结婚的喜宴上,就已经见过一次。是时光的磨砺吗?还是国外的辛苦?心心亦如是,浓厚的粉底掩盖不住她的憔悴,眼袋清晰可见,色斑也长了很多。人生啊,你的名字叫做变幻莫测。似好非好,似差非差,要看到最后才知道。

  大家吃得都差不多了,就开始瞎侃。他们男的会聊到车子、房子之类的话题,红嫣她们几个就开始聊聊家常,红嫣问心心,“在国外辛苦不?这次回来待多久?”

  心心说:“应该会待一段时间,因为有点事情。至于辛苦不辛苦,不都这样过来了嘛,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她似感叹地笑了笑。

  慧慧就专门找点八卦的事情说说:“怎么样,你家那口子对你好不好?听话不听话?有没有去找小老婆?”说到这个,心心倒是把一肚子的话都倒出来了,她说,“我老公即使有那个心思也没胆,即使有那个胆也没机会,我们在国外是开工厂的,平时很少出去,工厂里面都是工人,我跟我老公一天24个小时都在一起,一举一动都掌握在手中,他连看都不敢看美女一眼,不过工厂里也没美女给他看,再者,他的钱都在我的手上,这年头泡美女都是要钱的,没钱,他拿什么去玩。况且我也不大相信他老公那个样子能养小老婆。总结来总结去,我就掌握一点,钱要抓住,死死地抓住,即使有个万一,他去找别人了,他也是穷光蛋一只,我才不怕呢,尽管去找吧。”

  红嫣被她的一席话听愣了,就像是用钱去控制对方,有必要吗?又不是敌人,为什么要建立自己的碉堡,预防对方一个大炮炸过来。红嫣看了一下慧慧,慧慧笑着摇了摇头,她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办法吧,不过我不会这样,我和我老公是大钱存在银行,小钱AA。两人每个月的薪水一半放到银行,一半自己花,等到有什么事情的时候,就可以拿出来。”

  这时候,她们又开始询问红嫣,慧慧把红嫣的模拟婚姻告诉心心,心心听完,就一个字,牛。红嫣不自然地笑了笑,三个人的婚姻感情生活里面,就属她的最古怪,恋爱不算恋爱,婚姻不算婚姻。心心对红嫣说,“你的感情生活最不稳定了,我觉得你应该要牢牢地抓住你们的钱,这样他才不会乱跑,你想一想啊,我们结婚的都这么谨慎,你这个才踏入婚姻坟墓的一半的人,应该要更狠一点的。”

  红嫣笑了笑,也许是,也许不是,她的生活相对于她们来说,的确不怎么样稳定,不过她觉得很安心。她对未来也很迷茫,她们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办法,她不是个复杂的人,该怎么做,至今为之,心中还是没底。

  望着另外一边正在聊天的他,从她这边从到那边的距离只有这么几步,但是心中的距离却是很远很远,因为她不知道怎么走,怎么走才是最正确的姿态,郑思安感觉有人在看他,转头一看,是红嫣,她回眸,继续跟她们聊天,嘴角不禁往上勾,一个人走好像很远,两人人走就很近了,也许,她有点明白了。她做不到慧慧的样子,也学不会有心心的办法,她应该找相对于自己比较近的路。

  心心又继续说了,“红嫣你听我的,准没错,男人是一定要管的,不管就真的无法无天了,你看我家的平时这么乖,哪天我不在了,他一定没这么简单,我们一定要多个心眼,给自己打个预防针,万一他哪天弄出什么事情,也好有个心里准备,你看现在世风日下,小三横行,这不管绝对不行。”

  “也不是这么严重,有些人不给你管啊,越管逃的越快,还是得看两人的性格,以及多方面的事情,我觉得我表弟在这方面应该挺乖的,没听过他脚踩几只船,好像都是结了一个才交另外一个。”慧慧喝了一口红酒,脸上染出了兴许的红晕,显得很妩媚。这种事,她也不好乱说,她不是反对心心的意见,只不过觉得这个办法不适用红嫣,红嫣就是一单根线的人,事情做绝了就无法挽回。

  红嫣不理会她们两人的PK,其实她们说的都对,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反正遇见感婚姻的事情,就是无解,对的也有可能变成错的,错的也有可能是对的。一个锅子一个盖,如果配错了,那个锅子即使再好,也没用,那个盖子即使再大,也盖不住不合适的锅子,自己家的事情,还得要自己慢慢探索,不过她们的说法是个借鉴。

  红嫣回到家之后,想了一个星期,他们都在一起差不多4个月了,钱的分配是不是要决定了,心心的话也有道理,别小看钱,这个东西就是可以让自己安心的办法,不抓紧一点,心里没有安全感,他们应该要朝着正轨前进,但是她不好意思跟他开口啊,难道要她说,我们应该朝着婚姻模式发展,所以钱的问题要解决一下,是AA还是共用,还是怎么样,她说不出口啊。

  郑思安不是没有感觉到红嫣又犯迷糊了,估计是又掉进什么问题中,他不急着去询问,倒是悠悠地等着她来跟他讲。他认为她应该要说出来,不能憋在心里。可是,过了几天,丝毫没有见红嫣有准备说的意向,他对着自己说,不急不急,她一定会说的,又过了一个星期,红嫣还是没说,他先憋不住了,朝着正在看电视的红嫣走去。

  他坐了下来,搂着正在看电视的红嫣,她顺势靠在他的肩膀上,就这样过了一会儿,郑思安摸了摸她的脑袋,“你最近在想什么呢?好像魂不守舍的?难道又在哪里拐上比我还好的人了?”

  “啊……”红嫣诧异地听着他的话,他说什么鬼话呢,不过转念一想,他是在关心她,于是便笑了笑,“没想什么,是有点小事情吧,你愿意听不?”他不禁翻白眼,不就是为了等着听她的小事情,于是熬了一个星期又几天。

  “你不愿意?”她看见他无奈的表情,以为是不想听,郑思安叹了一口气,“说吧说吧,我听听看你想说什么。”这个时候跟她争论是没有意思的,女人啊,有时候,的确是不可理喻了一点。

  “就是这个……你觉得呢……”红嫣的大拇指和食指摩挲了一下,郑思安睁大眼睛看了一下她的动作,一头雾水地说:“你什么手势?这是什么意思?手指运动?”

  红嫣嗔了他一眼,“你仔细看。”说着大拇指和食指摩挲得更快了,郑思安抓了抓头,不禁失笑,“我还是不明白,你说清楚啊。”

  “我的意思就是说,我们是不是要讨论一下钱的问题,究竟是AA还是一起用,或者是别的什么方法,毕竟我们是要朝着正轨走的。”红嫣好不容易说出心里的话,以为郑思安会说她胡思乱想之类的,毕竟他们还未结婚,一下子要这样,也的确是有点心里接受不了,不过不说,又觉得少了什么,本来没人提起来还好,可是被慧慧和心心这么一说,心中的不安感又冒出来了。她们没有结婚,将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钱的事情也没规定好,若断很容易,一扯就可以了。没想到,他竟然说,“那我们就好好商量一下。”

  红嫣眯着眼睛问着:“你说什么?”她是不是幻听了?郑思安缓缓地靠近她,朝着她的耳朵大声地说,“我说我们商量一下。”红嫣被震了一下,挖了挖耳朵,嘀咕着,“有必要叫得这么大声嘛,我都成聋子。”他每次的决定都让她摸不着头绪,恍若在做梦。

  郑思安略带笑意地看着她,说轻了她又反应不回来,说重了还要被她唠叨,“你说怎么做?”郑思安一副你解决的样子,这模样让她想起当初分工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的,弄得她很紧张,就怕一个不小心,占了他的便宜,被他发现。一下子他这么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我是问你,我们不是要商量啊。”

  她还没想出一个周全的办法,AA吧,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好是好,就是她的心中缺少一种安全感,如果要用这个办法,她应该要适应适应。共用的话,又该怎么做呢?钱该谁管?怎么个共用法呢?其实慧慧的办法也不错,慧慧是半AA半共用。用哪个呢?红嫣拿出一张纸在纸上写写算算,却发现郑思安已经睡着了,她囧然,好像这事跟他没关系一样,这什么人啊,她轻轻地推了推他,他似梦喃地说:“弄好了叫我,现在休息一下。”红嫣再推他,他就没感觉一般,看来是睡着了。

  他是故意的吧,就是吃定了她不敢占他便宜,所以遇见这事都让她干。不过她真没经验,是钱的事情,不是家务事。想了一会儿,她就打电话给她老妈了,说不准能问出什么。当李母接到红嫣的电话,对于这个问题,她也想了半天,然后气愤地说,“想当年,我还傻傻的把什么房子、车子的名字都写你爸的,后来什么都没弄到,虽然钱是我保管的,但是有什么用,最后还不是给了那个狐狸精了,他会想办法往你这边挖的,防不胜防。这个问题,我也不能说什么,反正自己小心点就是了,对了,你问这个干什么,是不是准备跟郑先生结婚了?”李母说到最后,语气又兴奋起来,红嫣觉得她也变得太快了吧,推说是朋友问的,就挂了,老妈越说越乱,结论就是每个人有自己的准则,那她的准则在哪里呢?无语地看着电视,然后又看了看正在酣睡的郑思安,算了算了,再说了,明天继续研究。

  夜晚,星星在无声地眨巴着,将夜空衬托得特别美。没有星星的夜空不会引人注意,没有夜空的星星不能绽放自己的色彩,也许……

  郑思安对红嫣的胡思乱想感到特别奇怪,难道女的都想这么多的,也许是吧。他和以前的那些女朋友都没到这一步,所以她们不会想这么多?说起这件事情,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要是他决定的话,红嫣就会说他什么大男子主义,不会在意她想什么,红嫣决定的话,她又说什么事情都给她做,两人一起决定的话,就跟PK似的。

  这件事情已经弄了一个星期了,两人还没找出什么实际可行的办法。红嫣不像上次分配家务一样,最后让他就是看一下结果,过程都是她做的。这次,她一定要他参与过程,说什么两个人一起商量,事情才能做的圆满,不会有怨言。

  郑思安坐在办公室里,一边批改作业,一边跟另外一个老师聊天,“对了,王老师,你家财务是你管还是你老婆管?”

  王老师是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数学老师,一看就是那种老实忠厚的人,其实不用问就知道,他的钱是谁管的,“我老婆,她对这种管钱的事情比较精,我只要每个月上缴就好了。”

  郑思安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就知道王老师是这样的人。王老师推了推眼镜,抬头看了他一眼,好笑地说:“怎么?你要结婚了?”郑思安神秘地笑了笑,并没有回答他,这种事情,不好说的太明,也不用否认。

  王老师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其实我觉得钱谁管倒不是关键吧。”郑思安心里嘀咕着,“那你还把钱给你老婆管,他是学校有名的妻管严。”王老师笑了笑,“你还不懂,我跟你说,把钱给她管,是让她能够安心。”这句话好像让他突然想起什么东西,不过因为太模糊了,所以暂时还难以明白到底是什么。

  “你们年轻人,我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不过我和我老婆是这样的。我问你,一旦两人的经济都在一根线上,万一将来出了什么事情是不是难分一点?其实我觉得没什么,真出什么事情,这个已经不是关键了,但是我老婆就会把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当成是大事一般,整天都放在心上,如果我不给她的话,她就开始担心,以为我想干什么了,所以把钱给她,算是给她一种安心吧,即使我觉得这种事情是没有必要的,但是她觉得很重要,那就让让她吧,毕竟你娶了她,就要学着去谅解她,女人是吃软不吃硬的,有时候一个忍让,大家都有好日子过,为什么不为之呢?”

  郑思安似乎明白了,红嫣没有安全感,也说是没有归属感,她认为一切事情都不牢靠,必须要紧紧抓住,她越抓,就越迷茫,可能她也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是不是对的,她只是选择一种让自己安心的方法。他看了一眼王老师,他依旧带着老旧眼镜喝着茶的。大智若愚,也不过如此,每个人都懂,但是会的人,就十分之六,能做到的人,大概只有十分之三。

  当红嫣回到家已经很迟了。最近搞什么加班,又没加班费,唉……这日子,哀怨地去厨房弄点剩饭剩菜吃,因为郑思安每次都会为她留下一些吃的,不用她动手烧。她将一碗炒饭放进微波炉里加热,端出来,一转身,一个人影就出现在她眼前,“啊……”

  待看清楚那个是郑思安之后,她抚了抚胸口,“你吓死我了。”这个人怎么每次都这样冒出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好险她经得住吓,手中的食物没有给土地公公抢去,郑思安一句话都没说,大步走过去将厨房的灯打开。两人无语地相望,很久都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红嫣开口了,“怎么了?我还以为你睡着了呢。”

  郑思安将她拉到客厅,她一口一口地吃饭,偶尔看他一眼,心中暗忖,他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这么闷?等到她吃完饭,咕噜咕噜地喝了一大杯水,他仍旧是一句话都没说,脸上的表情让人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红嫣尴尬地笑了笑,清了清喉咙,“那个,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想去睡觉了,今天加了一天的班,唉……”

  这时候,他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拉住她的手,一把拽入怀中,红嫣对于他这种一惊一乍的动作早已熟悉了,反正他就是这样,不过,就是不知道他什么意思,诧异地望着他的眸子,他默默地从口袋中摸出一个小本子,递给红嫣。红嫣一脸不明所以地接过,打开,这是……存款本……他……她的眼眶有些温温热热的,不知道是感动还是惊讶……

  郑思安的头抵着红嫣的脑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发丝,“我本来不懂的,后来是学校一个老师跟我说的,他说她老婆并不是因为要用到钱,所以才要他月月上缴,而是安全感,她是一个很没有安全感的人。我就想到你了,你在生活当中,也是那种人。不过,你也不用想多,交给你是因为我觉得你不会占我的便宜。”这时候,他的嘴角勾起一抹特无赖的笑容,他是吃定她不敢,所以才如此放心。

  “你……”红嫣第一个字刚刚说出口,一颗眼珠就滑下了脸颊,他温柔地抹去她的泪珠,蹙眉地说:“叫你不要想这么多,你还想这么多,以后有事情跟我说就好了,我又不是不通情达理的人,你啊,再这样下去,会得幻想症。”

  “谢谢,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哽咽地说着,她没想到,他懂了,他懂她的担心。不是她爱胡思乱想,她觉得有一些东西都把握不住,犹如飘渺的风,握不住的沙。她万万没有想到,他会明白她想法。

  他懂你,他明白你,就够了。

  她轻轻地靠在他的胸前,他玩弄着她的发丝。

  慧慧一大早就跑到红嫣的家,红嫣对慧慧的到来感到非常的意外,她也属于那种不喜欢往别人家里窜的人,怎么今天竟然一反常态?而且还选在星期天,想到这里,她就不禁打了一个哈欠,她和郑思安两人都喜欢在周末睡懒觉,一想到某人把她扔出来,一个人睡大头觉,她就气得牙痒痒,好歹慧慧也是她表姐,怎么就不让她睡睡懒觉,他出来招呼,囧……

  慧慧的眉头紧皱,红嫣拍了拍她的肩膀,笑眯眯地说:“怎么了,一脸心事,来喝杯水,慢慢说。”慧慧接过水,咕噜咕噜地喝完水,呼了一口气,凝视着红嫣,“有件事情,我意外发现的,藏在心里很不舒服,你算是我最好的朋友了,我跟你说完,你不要跟别人说。”

  见慧慧说得如此紧张兮兮,红嫣谨慎地点点头,究竟是什么事情,让她如此不安呢?“那个,心心不孕了。”慧慧说话这话之后,红嫣傻了小半会,才大叫,“什么!等等,你怎么知道的?”

  慧慧缓缓地那日在医院的事情说了出来,“我不是正琢磨着要生个孩子,所以去医院查查身体状况,看看是否一些都良好,反正医生是我的朋友。在检查好出来的时候,我见到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特别像心心,我叫了,但是心心就跑走了。我觉得我没看错啊,应该是心心,可是心心为什么要跑呢?正当我疑惑的时候,走出一个医生,跟我的医生朋友在说话,我上前询问,那个跑走的人是不是要柳心心,那个医生说是的,她刚好是柳心心的看病的医生,他让我等一下,走进办公室拿了一张单子给我,反正我是心心的朋友,让我转给心心。我打开单子一看,里面竟然写着柳心心不孕的消息,我被吓倒了,将单子拿还给医生,说是跟心心家很远,不顺路,慌慌张张地就跑走了。”

  回到家之后,她就很郁闷,心心竟然不孕?她记得心心一个小孩子都没有,那么现在她该这么办呢?后来,她又打电话给她的医生朋友,问问不孕不育该这么办,那人说看情况是否严重,如果严重的话,就不大可能生育了。她了解心心的性格,若非心心想生小孩,压根就不可能去医院检查这个……心心这次回国也神神秘秘的,这其中似乎有一些关联,但是她一时又连不起来,积压在心中。

  红嫣听完慧慧的事情,手冰凉冰凉的,“这么说,心心是不孕了?”也许,慧慧想得没错,这其中应当是有一些联系的,“这话,你我知道就好了,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那个……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心心这么爱面子,反正以后我们就装做不知道吧,如果她想让我们知道,就会告诉我们,静观其变吧,也许她的不严重呢,唉……”

  慧慧点点头,“也只有这样了,希望是不严重吧,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你说在中国人根深蒂固的观念里,会不会允许自己的老婆不能生小孩呢?”

  红嫣和慧慧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了,她们都明白,答案是不会……

  人这一辈子,什么是最可悲的?是无能为力吗?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定义,望着人来人往的街道,一大群人一大群人在为了某个目的地而去行走,那么她呢……

  红嫣不知道为什么还会遇见他,究竟是世界太小了,还是人与人之间太有缘分呢?下午的时候,她去打包快餐吃,一个转身撞见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她爸爸的哥哥,也就是她的叔叔,彼此之间都感到十分惊讶,于是便聊了一会儿。

  红嫣这一辈子大概最恨的就是他的叔叔了吧,毕竟她爸的小三就是她叔叔妻子的妹妹。这件事情被誉为当初最不可思议事件,她妈死都想不到她爸的出轨对象是她,那个女人要什么没什么,没钱没房没车没脸没皮,剩下的只有肆意挥霍的青春,以及略显年轻的身体,从那之后,她妈开玩笑似开玩笑地说,“青春是有本钱,可是任意践踏值个屁钱。”

  她看着她母亲,什么话都没说,这话半真半假地说,她也听进去一半,出来一半,不可否认,她母亲在嫉妒,女人就这点可悲,即使自己什么都有,可是没有另外一半,仍会被他人看不起,闲言碎语的攻击,会将你的自尊心踩在脚底。

  自那次事件之后,她们家就跟叔叔一家断绝了联系,她们从A市搬到一个小城镇,她们不想忍受别人异样的眼光,她妈的自尊心很强,内心脆弱,强行面对这一切,她会崩溃的。在她的记忆中,他叔叔罪状应该是知情不报,将一切事情都隐藏起来,最后导致父亲明目张胆地要娶小三。也许这也并非主要的,最重要的是小三是他妻子的妹妹,关凭这点血缘关系,他家就是罪加一等。可能,这就是人性。

  随着岁月渐渐地过去,她发现当她面对叔叔的时候,心中已经没有任何的起伏,不生气,不开心,不难过,不喜悦,比陌生人近一点,比熟人远一点。有时候她会觉得人的关系网真可笑,永远都不知道下一秒会出现什么情况,如同原本一潭静谧的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砸下一块石头,打乱这些平静,过了很久之后,事情依旧存在,可是已没有当初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心静。

  “红嫣,好久不见。”两人坐下半晌,什么话都没说,也许是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吧,虽然事情已经沉淀了好几年。红嫣轻轻地点点头,不免有些胆怯,因为她的叔叔长得很像她父亲,她坐在这里的几分钟内,脑袋中跳过无数次父亲死亡的时候的样子,除了鲜血还是鲜血,红通通的一片,染满了所有的思绪。

  咖啡厅内人来人往,外面的人依旧忙忙碌碌,红嫣将卡布奇诺喝完之后,笑了笑,“我公司还有事情,先走了。”既然无话可说,就什么也不要说了,过去的都过去了,将来也不可能再会有什么热络的交集。没必要了。

  “等等……我一直想解释,那时候的事情……”

  红嫣回眸,不急不徐地将一个看似老旧的手机拿了出来,然后交给他。这个手机,她放了很久很久。她的叔叔李志许颤抖地伸手接过那个看似平凡的手机,满脸愧疚,顿时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她和她妈已经知道了,只有他还傻傻以为瞒得过其他人,他不是故意,他真的有他的难言之隐。

  “我不想再说什么无意义的话,就这样吧,对两家,不!三个家庭都好。”没错,三个家!她家,叔叔家,那个女人的家。一个手机究竟能代表什么呢?一个过去吧。小三的事情本来大家都不清楚,抑或许父亲也没有那个想法去娶那个女人。坏就坏在一个手机上,那日李志许将父亲的手机拿到家里来,说是父亲在他那里落下的。母亲收下手机,突然之间手机响了,她接了起来,那边什么声音都没有,心中有丝疑虑,于是好奇地打开手机里面的短信,恍然醒悟。一场战争拉开了序幕,在不断的争吵中,父亲的心渐渐走向那个女人。叔叔李志许表面上千方百计地帮父亲隐瞒,却在重要关头,出现这样的误差,着实让人起疑,她本来也就是一种怀疑的态度,现今看来,似乎她的猜测的确没错,证实了她的疑虑。至于为什么,原因在哪里,也只有眼前这个人才能够解答了,她不想主动问,等待他给一个答案,因为她知道,这是他欠她们家的。

  他在一阵恍惚之后,终究还是吐出了几句话,“也许都是因为钱,过去了,过去了,真的过去了,冤孽……”

  红嫣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并没有多做挽留,将桌子上的手机放进包包里,走进茫茫人海中,人潮拥挤中,她觉得很累很累,腿越来越重……

  突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刚一按接听键,郑思安就劈头问,“我刚刚打了这么多电话,你怎么都没接啊?”红嫣查了查未接电话,一共有13通,应该是刚刚在餐馆内,没听见吧,与郑思安说了一句:“晚上回家吃饭。”便挂断了,她觉得很温暖,从小到大,她都不是一个安心的人,总是胡思乱想,担心这,担心那,觉得自己的很没用,经常抓不住很多东西,就跟几个星期前,跟郑思安讨论钱的时候,她也是不安心,其实现在回过头来想,老妈说的对,如果两个人好,钱在谁那里又有什么关系呢?两人若不好,你抓的再紧有什么用。叔叔的话给她一个现实的感悟,也许是因为钱的情,而不是因为情的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只为命中与你相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只为命中与你相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