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零九 金蝉脱壳,我欲重生
宣大总督2019-07-26 03:102,480

  但就在此时,他忽然听到一声低低的叹息。

  裴长卿从随身携带的行囊中取出腰刀,哐当一声,拔刀出鞘,然后狠狠的向着老三砍去。老三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他一刀把脖子给砍断了半截,鲜血喷薄而出,倒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然后裴长卿一个跨步向前,利刃从车夫的后心刺入。变故突生,那妇人给吓得傻了,她只瞧见车夫的胸前透出半截带血的刀刃,惊骇之下,顿时大声尖叫起来。

  “闭嘴!”

  裴长卿冷冷的呵斥了一句,那妇人现在怕他怕的要死,赶紧便住了口,只是眼泪还止不住,簌簌的落了下来。而后裴长卿便是持刀向着另外几人杀了过去,直到此时,这几个人才反应过来,有的跪在地上求饶,有的则是逃跑。

  裴长卿先把逃跑的那几个追上一一杀了,而后慢悠悠的走了回来,雪亮的刀锋上沾染着鲜血,此时他在这几人的心目中,和索命恶鬼没什么区别。

  “别杀俺,别杀俺……好汉饶命”

  几个人跪在地上一阵磕头,裴长卿却是叹了口中,手中刀重重挥下!

  裴长卿的行为,已经堪称是十恶不赦,但他没办法,为了生存,他只能这样!要么杀人,要么死!没有别的选择!

  鲜血迸射,那妇人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眼前一黑,差点儿就晕过去。

  她瞧见裴长卿提着刀走过来,心中畏惧到了极点,但怕到极点,似乎也就不怕了,她忽然开口道:“你是要杀我吗?”

  裴长卿默然。

  “哪怕你杀我,我也要谢你,至少你让我死前,没有被那些畜生羞辱。”妇人忽然摘下面纱,露出一张秀美的脸庞,她闭上眼睛,道:“你杀了我吧,这些年,我活着比死了还难受,也活够了。”

  她不过二十二三岁的年纪,正是一个女人最好的时节,长相不算绝美,但至少也是中上,很秀气,很耐看。

  她这般,裴长卿反而是有些不好下手了,便决定先去看看她丈夫情况怎么样。

  没想到,他过去的时候,那人已经断了气。裴长卿把尸体翻过来,准备拉到一边去,跟那些尸体一起烧掉,但当看清楚他的面貌时候,裴长卿身子一震,不由得惊呆了。

  然后他大步走回来,来到那妇人跟前,一把把她拉起来,盯着她的眼睛道:“从今日起,我就是你的夫君!你的官人!”

  “啊?”妇人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着裴长卿。

  不远处有一条小溪,裴长卿带着妇人走到溪边,然后洗干净了脸上的草木灰,又用刀把胡子刮掉,然后转过身来。

  这女子一看,顿时跟见了鬼也似,不由得后退了两步,满脸的惊骇。原来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跟她已经死去的丈夫极为相似,不说长得一摸一样,但至少也有九分相肖,若不是极熟悉的人,肯定会把他们两个当作一人。

  ————

  林中空地。

  裴长卿几具尸体身上的财物都收拢起来,扔到一边,然后把这些人的尸体的都扔进大车里头,然后四处寻了许多枯枝败叶,堆放在大车下头,点燃了火。

  火势熊熊,很快便吞噬了大车,也吞噬了里头的尸体,一股难闻的味道弥散开来。裴长卿皱了皱眉头,往后退了两步,那女子却是痴痴的看着大车,似乎在追忆什么,还是裴长卿拉着她退到了一边。

  “在想你家相公?”裴长卿问道。

  女子目光没有焦距,似乎在回答自己的话,又似乎在喃喃自语:“我今年二十,十六岁上嫁给他,成亲四年,我照顾了他整整四年!自我们成亲开始,他就病了,这四年来,我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没过上一天好日子,每日除了伺候他就是熬药,一想起以后的日子,就暗中垂泪,生怕他撒手走了,我这辈子,就再没指望了。但他活着,我就有指望么?”

  裴长卿看着她,这是一个柔顺、怯懦,被生活折磨的已经麻木的女子。

  火中发出荜拨荜拨的生意,这里很安静,女子似乎从未碰到过一个可以听她诉说心事的人,此时跟打开了话匣子一般,滔滔不绝,裴长卿只是很安静的听她倾诉。

  她是伏羌人,姓谢,名韶韵,也算是小家碧玉出身,父亲是秀才,屡试不第之后,在商铺当账房,家境算是很殷实的。自小便被许给了门当户对的闻家少爷,这闻家少爷名安臣,有个很雅致的字:折柳。

  闻安臣是当地有名的神童,十二岁就中了秀才,要知道,当今张相爷,也是十二岁中的秀才!一时间,闻安臣被目之为未来不可限量之人物。结果,刚中进士没多久就一病不起,中间好几次差点儿就死了!为了冲喜,便匆匆迎娶了谢韶韵,结果病情没有任何好转。

  谢韶韵这几年又当娘又当媳妇儿又当老妈子,伺候着自家这个丈夫。因着自己儿子的事情,闻家两位老人郁郁而终,就连家产也都被他的病给折腾光了。家里实在揭不开锅了,谢韶韵只得去娘家求助,结果爹娘都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还把她说了一顿,话说的很难听,最后只拿出三五两银子来打发她走。

  这点儿钱哪里够填闻少爷的无底洞,很快就花完了,谢韶韵没法子,眼看开春了,自家相公身体也好些了,她便带着他,准备去秦州投奔一家文家的远房亲戚。

  结果,就碰到了这么一档子事儿。

  于裴长卿而言,这是天降奇缘,他最最需要的就是一个清白身份,有了这个身份,才能走上自己想要的道路!

  庆幸的是,从谢韶韵口中他得知,闻安臣和谢韶韵两人是在城外上的车,算是临时搭车,除了这些死了的人之外,没人知道他们两人曾经坐过那辆大车。

  “从今日起,我就是闻安臣,就是你的相公!记清楚了!”裴长卿盯着她,一字一句,缓缓说道。

  “不瞒你,我不算是个好人,也杀了不少人,但我是有苦衷的!你这些年,日子过得不好,跟了我之后,我会好好照顾你,绝不会再让你受苦!我不知道你现在恨不恨我,但你可以试着去接受我,我们两个,至少从今日起,是名义上的夫妻了!”

  谢韶韵怔怔的看着他,终于,眼中逐渐出现了神采,良久之后,她才轻轻点头。

  不知道为何,裴长卿说出那番话来的时候,她感觉很安心,似乎什么都不用自己操心了。这是在过去那些年中,从未有过的感觉,一时间,心很放松,舒服的只想睡过去。

  把尸体和大车都焚烧成灰烬,确保不会留下什么蛛丝马迹之后,裴长卿带着她去了一处山洞,这里是裴长卿的临时据点。

  他把里头埋藏的银两都取出来,又换上了最后一套干净衣服,这是一套士子的阑衫。洗了脸,洗了头发,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和靴子的裴长卿,长身玉立,丰神俊朗,宛然世间佳公子。

继续阅读:零一零 古怪的未亡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侦大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