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一零 古怪的未亡人
宣大总督2019-07-26 03:092,481

  谢韶韵看了他一眼,又赶紧低头,不敢再看。

  而后,裴长卿——现在应该叫闻安臣了——尽量消除了痕迹,带着谢韶韵,往秦州城方向走去。

  官道平直,虽然只是夯土道路,但由于保养的好,再加上西北地区雨水较少,是以官道保存的状况是很不错的。两人走了约莫一个时辰,走在前头的闻安臣便听到身后传来一声痛苦的呻吟。他回头看去,便瞧见谢韶韵捂着左脚蹲在地上,秀美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一脸的痛苦。

  “怎么了?”闻安臣走过去问道。

  “脚崴了……”谢韶韵抬头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有些畏惧,强撑着站起来,道:“我能撑住的。”

  她生怕闻安臣嫌弃她是累赘,把她扔在这里或是直接杀了她。她是那种很柔弱怯懦的性子,虽然只是短短的相处,但已经很依赖眼前这个男人。

  让她没想到的是,闻安臣有些歉意的说道:“是我的不是,想的不够周到。你终归是个纤纤女子,走了这么长时间的路,就算不崴脚,也很累了。”

  他四下看了看,指着路边一处道:“咱们过那边歇歇吧!”

  “嗯。”谢韶韵很感激他的体谅,轻轻点头,心里却是很为难。以她现在的情况,很难走到那里去。

  闻安臣走到她身前,身子微微蹲下来,回头笑道:“来吧,我背着你。”

  “啊?”小手轻轻捂住嘴,谢韶韵脸色有些发红,要趴到这个刚认识没多久的陌生男子背上,她心里还是有些羞怯。

  闻安臣却没有给她犹豫的机会,他直接后退了一步,然后一揽谢韶韵的膝盖,便让她趴伏在了自己的背上。谢韶韵啊的一声惊叫,然后她又赶紧捂上了嘴,脸上一片通红。

  后背能够明显感受到一阵阵温软,但闻安臣却没多想,他背着谢韶韵稳稳的走过官道两侧的排水道,走进那片林中空地。

  “来,我给你揉揉。”闻安臣把谢韶韵小心的放在地上,坐在她身边,伸出手来。

  谢韶韵一听,赶紧把腿往后一缩,低着头扭捏不语。闻安臣恍然,对这个时代的女子来说,脚是绝对的隐私,便是同床共枕的丈夫,也是极少给看,更别说自己了。两人现在的关系,显然还没近到那一步。

  于是他洒然一笑,道:“没事儿,大不了我明日背着你走。”

  谢韶韵低低的说了两句,闻安臣也没听出说的什么来。这个女孩儿,实在太小心,太羞怯。

  因着谢韶韵脚受伤了,他们便没再走,到了晚间,闻安臣升起篝火来。西北的春日晚间,还是颇有些凉意的。谢韶韵烤着火,依然感觉冷,他瑟缩着身子一直在发抖,而这时候,忽然感觉身上被披上了一件衣服。

  她怔住了,抬头呆呆的看着闻安臣。

  “没事儿,我扛得住。”闻安臣笑笑,弯腰从行李中拿出刀来,哐当一声,把刀出鞘。

  谢韶韵不由得往后挪了挪,闻安臣瞧着他,叹了口气:“放心,杀谁都不会杀你的。”

  闻安臣现在绝对是个心狠手辣的人,但他绝不会滥杀无辜,尤其是谢韶韵,这个女孩儿不但于他而言极为有用,更在某种程度上,可说是赋予了他一次新生的机会。

  远远的,有凄厉的狼叫传来,这人迹罕至的旷野中,出现狼一点儿都不意外。谢韶韵这才知道闻安臣为何拔刀,知道自己误会了他,她心里有些愧疚,低声道:“对不住。”

  闻安臣回头,洒然一笑:“无碍的。”

  一夜无话,第二日,闻安臣背着她继续上路。

  他的身材俊朗而挺拔,他的笑容温暖而干净,靠在他坚实的后背上,似乎能感受到他强劲的呼吸和心跳。这样的情景,往日只有在最美最奢侈的梦境中才会出现,谢韶韵瞧着他的侧脸,一时间竟是痴了。

  “这,就是我以后的良人了吗?”

  强壮,高大,英俊,对敌人勇武而对你自己则儒雅守礼,这样的相公,要几辈子的福分才能修到?而他,就这么突然的出现在自己眼前,让自己如此的猝不及防!

  闻安臣身高腿长,体力也好,谢韶韵也不重,是以速度不慢。等到傍晚时分,就已经能够瞧见秦州城的城墙了。

  而此时,谢韶韵已经面色通红。闻安臣每走一步,她的胸前就和闻安臣的后背摩擦,让她感觉身体有些异样,似乎酥酥麻麻的。她的眼中也洋溢着一种莫名的情愫。当然不是爱情,毕竟不可能这么快,只是那种混杂着信任和依赖的感情。

  临近秦州城,路上已经能够瞧见许多行人车马,熙熙攘攘,来往进出。谢韶韵感觉到似乎很多人在瞧着自己,她害羞的紧,低声道:“把我放下来吧!”

  闻安臣这一次却不好说话,他瞪了谢韶韵一样:“你脚还没好,怎么能下地?”

  “哦……”他一说话,谢韶韵气势立刻就弱了许多,好一会儿之后,方才又鼓足勇气,声若蚊蚋:“有人瞧着咱们呢!”

  “瞧就瞧吧!我是你相公,背着又怎么了?”闻安臣理直气壮道。

  一听到这句话,谢韶韵只觉得浑身酥软,心里软绵绵的,再说不出一个字来。

  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城门大约有五六十丈的距离上,闻安臣忽然听到路边传来一阵哭号之声。他循声看去,只见官道旁边约莫四五丈之外,是一片耕地,此时这片田地中,起了一座新坟,坟前有一个穿着丧服的妇人跪在那里哭喊,声泪俱下,很是悲切。

  看样子,她应该是刚死了相公。

  “又一个可怜人啊!”

  谢韶韵心中低低道,看到这个妇人,她心中也是有了些悲切。只不过甚至就连她自己也分不清楚,所悲切的,到底是那个真正闻安臣的死,还是她过去那几年的日子。

  闻安臣也驻足向那边观看。

  “有点儿不对。”闻安臣忽然道。

  “怎么了?”谢韶韵惊诧道。

  “你听她的哭声。”闻安臣道:“你能从里头听出什么来?”

  谢韶韵终究是阅历浅些,听了好一会儿也没听出什么来,只是摇头。

  闻安臣瞧着那妇人所在的位置,目光冷峻,道:“我在他的哭声里,只听到了恐惧,而没听到悲伤。”

  旁边忽然传来一阵啪啪的鼓掌声,一声声音接着响起:“这位公子,当真是一针见血,看的透彻,听的明白。”

  闻安臣侧过头看去,只见说话的是一个中年文士,约莫四十岁上下,身材削瘦,长相清庾,是个不折不扣的老帅哥,可见年轻时候定然也是极俊朗的一个人物。他也是读书人打扮,穿着一袭月白色长衫,戴着四方平定巾。在中年文士旁边,还停着一辆马车,马车旁边站着两个青衣小帽的小厮,车辕上坐着一个身强体壮的车夫,身后还跟着两个牵着马的彪悍壮汉。

  看这派头,显然不是一般人,非官即富。

继续阅读:零一一 不哀而惧,是以知其有奸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侦大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