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一一 不哀而惧,是以知其有奸也
宣大总督2019-07-26 03:092,499

  此时,中年文士正瞧着闻安臣微笑点头。

  闻安臣在谢韶韵耳边嘱咐了一句,轻轻把她放下来,而后对着中年文士深深一揖,道:“后学末进闻氏安臣,见过前辈。”

  都是读书人,叫一声前辈总是不会错的。

  “有字吗?”文士问道。

  “字折柳。”

  “此夜曲中闻折柳,何人不起故园情?闻折柳,哈哈,当真是好字!”中年文士朗声一笑:“你可以叫我黎先生。”

  “是,黎先生。”闻安臣恭恭敬敬应了一声。

  他看出此人肯定颇有来头,是以有心结交。毕竟前路渺渺,多一个朋友总是好的。

  黎先生对身边一个小厮道:“你先去打探打探,这妇人什么来路?那坟中埋葬的,是她何人。”

  “是,老爷。”小厮很机灵,领命而去,而后很快便回来了。

  他禀告道:“这妇人是城中刘张氏,前几日,她家男人死了,说是得的急病。”

  黎先生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指了指那兀自在啼哭的妇人,向闻安臣道:“你怎么看?”

  闻安臣道:“这女子哭声中,我听不到哀伤,只有恐惧。可见她的哭,不是因为死了丈夫而悲伤,而是因为对某些后果有畏惧。”

  “夫人之于所亲也,有病则忧,临死则惧,既死则哀。今其夫已死,不哀而惧,是以知其有奸也。”黎先生曼声吟道。

  “这是《折狱龟鉴》卷五察奸中的话。”闻安臣笑着接口道。

  “你看过?”黎先生眉头一挑问道。

  闻安臣微微点头,谦道:“略有涉猎。”

  “好!好后生,是个博览群书的。你们这些年轻人,现在看这种书的很少了。”黎先生眼中满是不加掩饰的赞赏。

  闻安臣笑道:“先生过奖,学生自小不务正业,专好看这些闲书。”

  “他人说是闲书,我说这是最管用的好书!读书若是不用到实处,还读的哪门子圣贤书?”黎先生淡淡道。

  这话,闻安臣就不大好接了,这黎先生不知道是什么路数的人,说不定大有来头,人家说这种话可以,但他要是敢说,那就是情况不知天高地厚了。

  闻安臣岔开话头道:“当然,学生方才所说,都是臆测,实在是太过主观。说不定,这妇人和他相公本就没什么感情,而她又是担心相公死后她的生活,所以不哀而惧。如此,倒也是说得通的。”

  听闻安臣这么说,黎先生眼中更是增加了几分欣赏。读书却又不尽信书,能够质疑,提出自己的想法,这后生,书读得活,人也知道变通,日后定非等闲!

  不过他并不赞同他的观点,他指了指那妇人,语气非常肯定道:“这妇人,肯定有鬼!”

  两人又聊了两句,闻安臣便即告辞。

  他又把谢韶韵背在背上,往城门走去,不过闻安臣忽然变得很沉默,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耳边忽然响起谢韶韵怯怯的声音:“你,方才是不是故意跟我说的那话?”

  闻安臣心里一震,面色却是如常,他侧脸看看谢韶韵,低声道:“怎么讲?”

  “你问我妇人是不是有鬼的时候,虽然是跟我说话,但眼角的余光,是看着那位黎先生的。而且……”她顿了顿,道:“一路上过来,我知道你是一个很稳重的人,如果不是另有所图,断然不会当着陌生人的面故意大声说这种话。”、

  闻安臣默然。他才发现,原来这个女孩儿,如此心细缜密。

  “是。”闻安臣点点头,低声道:“当时我一眼就看出,此人非富即贵,肯定不凡。你我的情况,你是清楚的,以我现在的情况,肯定不可能投奔那劳什子的远房亲戚。能在这里多结识几个朋友,总是好的。”

  谢韶韵看着他,嘴角忽然露出一丝笑意,道:“你能和我说这些,我很欢喜。”

  从闻安臣的话中,她能感受到闻安臣对她的重视。

  秦州城墙高大厚重,巍峨耸立,不过比起西宁卫来要差的太多,毕竟西宁卫乃是军城。城门口有人守卫,不过不是兵丁,而是壮班的民壮,属于衙门里三班之一。查过了两人的路引,又收了入城的钱,钱不多,一人三文大钱。而后两人便是顺利的进了城。

  进入城中,看着呈现在眼前的繁华街面,熙熙攘攘的人群,鳞次栉比的店铺,闻安臣忽然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

  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在心中告诉自己:“记住,我是闻安臣,从此之后,世间再无裴长卿其人!”

  一刻钟之后,闻安臣站在了一家客栈门口。客栈不大,只有三间店面,不在临街,而在一处巷子里头,是以就比较安静。闻安臣需要的就是安静,他要在这里好好规划一番前路。

  进了客栈,早有跑堂的小二一脸笑意的迎了上来,闻安臣一袭士子的阑衫,一看就知道是个读书人,而且气度不凡,让人不敢小觑。倒是谢韶韵,穿着一身陈旧的粗布衣服,一路过来又有些脏污了,看着让人皱眉。

  这等市井间厮混的人,眼神最毒,目光从闻安臣长长的包裹上一扫,便是笑嘻嘻的拉长了声音道:“哟,老客来喽,快请进来,咱们店店不大,人实诚,数得着的干净,老客您不是第一次来,肯定心里明白!”

  闻安臣笑着摆摆手,冲掌柜道:“掌柜的,要一间上房。”

  掌柜的赶紧应了一声,眼神中透着一丝暧昧。

  在他看来,只怕这女人是士子不知道从哪儿拐来的,瞧这样子,似乎是庄户人家的婆娘。嘿,这身段长相,真够勾人的。心里正转着邪念,忽然一转头就对上了闻安臣那凌厉冷冽的眼神,掌柜的顿时心里一哆嗦,在也不敢看了,暗暗嘀咕:这书生眼神好生吓人!

  谢韶韵早在闻安臣说一间上房的时候,就已经面红耳赤了,只是她低着头没说话,算是默认了。毕竟他们现在是夫妻,若是要两间房,反而引人怀疑。

  房间在二楼,面积不小,一里一外两间,以屏风隔开,木床桌椅都有,虽然不名贵,但打扫的很干净。一瘸一拐的走到内间一看,谢韶韵更是脸一直红到了耳朵根——只有一张床。

  闻安臣却没有注意到这个,他先让小二送了热水上来,好生洗了把脸。洗干净脸,似乎也洗去了这一身的风尘疲惫,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他把毛巾放在一边的木头架子上,回头一瞧,却见谢韶韵欲言又止。

  “怎么了?”闻安臣问道。

  “我,我想洗洗身子。”谢韶韵期期艾艾道,说完脸又红了。

  “我吩咐小二送水上来。”闻安臣很干脆道。

  谢韶韵这一路过来,风尘仆仆又是出汗不少,身上自然不舒坦。

  这家客栈态度确实是很不错,没多一会儿,几个跑堂打杂的便是端了一个木头浴盆上来,又往里面倒了热水。内间和外间有屏风隔着,浴盆放在屏风后面,闻安臣站在外面是瞧不见里面情况的。

继续阅读:零一二 州官办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侦大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