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一二 州官办案
宣大总督2019-07-26 03:082,489

  但谢韶韵还站在那儿不动。闻安臣一琢磨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他笑道:“正巧,我要出去买些东西。”

  “别!”着急之下,谢韶韵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可怜兮兮道:“我一个人,害怕。”

  “那你就洗吧!”闻安臣好笑道:“我若想用强,还用得着等到现在?”

  谢韶韵想想也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吐了吐舌头。

  闻安臣坐在外间,隔着屏风,内间悉悉索索脱衣服的声音听的分外清楚,不过他心中没有一丝邪念。于他而言,现在最重要的,是挣扎出一条往上攀爬的道路来!仅仅生存下去是不够的,还要往上攀爬,还要做官,还要掌权!

  他始终没有忘记当日发下的那大宏愿:誓杀侯东莱!

  要杀堂堂巡抚,谈何容易?一个没有背景的小小书生,想要往上爬,又是谈何容易?

  不知道想了多久,闻安臣心中已经有了点儿思路,而这时候,轻轻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却是谢韶韵已经洗完了。

  闻安臣回头一看,立刻眼睛便是一亮。

  芙蓉出水,美人出浴,最是动人!刚刚沐浴完的谢韶韵,肤色白皙滑腻,分外诱人,头发湿漉漉的,似乎眼中也湿漉漉的,带着几分媚态。她长相是那种很传统端庄的秀美,但身材却是极为的热辣火爆,让闻安臣都是不由得心中怦然。

  似乎感受到闻安臣的目光,谢韶韵不好意思的低头笑了笑,但心中却又有些窃喜。

  有人欣赏自己,终究是一件让人身心愉悦的事情,尤其是这个男人又不讨厌,而且很优秀。要知道,她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闻安臣瞧瞧咽了口唾沫,感觉自己声音有些沙哑:“你既然洗完了,我出去买些物事回来。”

  说罢便开门,正要迈步出去,忽然转头道:“对了,水先别倒了,等我回来再嘱咐小二倒掉。”

  知道他是关心自己,谢韶韵嗯了一声,心里甜甜的。

  闻安臣出了客栈,先去成衣店买了几套衣服,有谢韶韵的,也有给自己的。而后又去书店转悠了一圈儿,买了一些科举用的书以及笔墨纸砚。

  他已经想清楚了,继承自闻安臣的秀才身份,是自己最大的资本!

  科举之路,乃是正途!

  回到客栈,天色已黑,闻安臣招呼小二把浴盆搬出去,又叫了饭菜在,直接送进房中。

  吃过饭,闻安臣便点起蜡烛,舒舒服服的靠在椅子背儿上,拿起本书细细的读者。有脚步声传来,谢韶韵倒了杯茶给他端来,两人对视一眼,闻安臣轻笑。

  红袖添香夜读书,这种感觉真是不赖。

  两人相处时间虽然短,但却有了点儿心有灵犀的感觉。闻安臣道:“这两日你也疲惫了,早些睡下吧!”

  “啊?”谢韶韵惊叫一声,心头鹿撞,心中一片慌乱。

  “要睡下了吗?那今夜,他会不会要求做那等事……”想到此处,谢韶韵只觉得脸上跟火烧一般。

  她却没有反驳,只是低低的哦了一声,便老老实实的上床,只是整个人都缩在了最里头,身上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连脑袋都裹起来半个。她只把外衣脱了,双手用力的抓着被角,心里一阵阵忐忑。

  “他要上来怎么办呢?万一他要……”

  但让她略安心的是,外间的烛光依旧亮着,闻安臣没有任何要睡觉的意思。

  她本来还想等等,但白日实在是太疲惫了,倦意如潮涌来,眼皮子一阵打架,最后终于没能忍住,昏昏睡去。

  这一觉睡得极沉,也很安稳,直到被一阵喧哗吵闹声给吵醒。

  “真真是爽利舒坦啊!”

  谢韶韵迷迷糊糊的做起来,伸了个懒腰,口中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

  印象中,自从嫁到闻家,她就再也没睡过一个安稳觉。睡梦中也要时时注意着身边的动静儿,只要是闻安臣一咳嗽她就要起来伺候。而昨夜,感受到闻安臣就在自己身边不远处,她就觉得很安心。

  “啊,对了……”想起闻安臣,谢韶韵立刻醒过神来,她赶紧睁开眼四处慌乱的瞧着,然后手在自己身上胡乱的摸着。

  看到自己身上衣服完整,身体也没什么一样,谢韶韵方才安心。许是因为睡姿的问题,她现在衣服往一边偏着,露出了大片的雪白滑腻,羞得她赶紧把衣服扯上。

  床上另外半边儿空空如也,而那一床被褥此时正铺在地上。闻安臣已经起来了,他正站在窗前,把窗子支开一条缝,往下看着。听到身后的动静儿,他回头温和一笑:“起来了?”

  “啊!起来了。”

  谢韶韵慌乱的应了一声,赶紧转移话题道:“外头怎么了?”

  “出了点儿事情。”闻安臣嘴角露出一抹微笑:“很有趣的事情。”

  他的也是被外面的声音给吵醒的。

  事实上,昨天谢韶韵睡着没多久他也睡下了,这几个月以来,他也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昨夜彻底放松下来,终于酣睡一场。

  然后一大早,便被声音给吵醒了。

  透过窗子的缝隙能看到,下面一大群人挤在一起,朝着北城门的方向走去。北城门,就是昨日闻安臣进入秦州的城门。

  隐约的,能听到‘起坟’、‘知州老爷’之类的字眼儿。闻安臣敏锐的察觉到,这件事自己肯定不能错过。

  他回头说了一句:“你现在这儿等我,我下去打探打探。”

  闻安臣整理整理衣冠,出门下楼,此时客栈一楼空空如也,掌柜的和跑堂的都挤在门外看热闹,瞧见闻安臣过来,那掌柜的赶紧笑道:“闻公子。”

  昨日闻安臣那一眼给他留下了极深刻的印象,他可不敢怠慢了这位年轻书生。

  闻安臣笑问道:“外头怎生这般热闹?”

  “嗨,公子有所不知!”一说起这个事儿来,掌柜的顿时眉飞色舞,一边比划一边道:“昨日刚上任的咱们秦州知州老爷,今日第一次坐堂,便下了牌票把城西菜园巷子刘家娘子给拘了去,说是她家男人死的蹊跷,要她从实招来!”

  “那刘家娘子哭天抢地,只说他相公是得急病死的,哪里说得出什么来?嘿,没想到知州老爷也不含糊,立刻就带着人出城开棺验尸!”

  掌柜的兴奋的满脸通红,哈哈笑道:“这下有热闹瞧了!”

  “我瞧着,这知州老爷定是个昏官儿!”旁边一个矮壮汉子冷哼道:“俺就住菜园巷子,也见过那刘家娘子,最是良善怯懦不过的老实妇道人家,跟人说话都不敢!怎么会做出那等事来?”

  满脸都是愤愤不平,显然对那位新任知州的行为很是愤慨。

  “是啊!俺爷爷就是郎中,当初她汉子得了急病,请的就是俺爷爷去看!去的时候已经断气儿了,但瞧样子,确实是得的急病!俺爷爷当了几十年郎中,能分不清外伤内疾?”

  一个十七八岁的跳脱少年也跟着插口道。

继续阅读:零一三 验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侦大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