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一三 验尸
宣大总督2019-07-26 03:092,744

  “闭嘴。”他旁边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拽着这少年便走。显然,这老者便是少年的爷爷,也是当日给刘张氏的丈夫看病的郎中。

  远远的,闻安臣能瞧见人群都往北城门方向挤。

  “新任知州老爷吗?”闻安臣低低一笑,脑海中闪过了昨日那个黎先生的影子。

  闻安臣转身快步上楼,推开房门,便瞧见谢韶韵已经穿戴整齐了。不过她穿的还是那件粗布衣衫,并没动他昨日买的那个。

  “怎么不穿新衣?”闻安臣问道。

  “啊,啊……我这就换上。”谢韶韵本来想说不需要,让他把钱省着来着,但接触到闻安臣的目光,她就乖乖的点了点头。

  “有一件大事,我也跟着过去瞧瞧。”闻安臣道:“这说不定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他叮嘱道:“你脚上伤还没好,就先在这儿歇息。门拴好,除了我。别人喊别开门,知道吗?”

  谢韶韵柔顺点头。

  又下去要了造反,亲自给谢韶韵端上来,闻安臣方才离开。

  坐在桌前,看着上面的粥和菜,谢韶韵忽然甜甜一笑,心里都是满足。

  ————

  闻安臣随着人群出了北城门,便瞧见人群都聚集在官道旁边,正是昨日刘张氏哭坟的位置。

  那里已经挤了不知道多少人,黑压压的都是人头,一眼看去,怕是上千人总是有的。人头攒动,都往中间位置张望。

  闻安臣赶紧往前挤,他虽然做读书人打扮,但也是身高体壮,死命的往里头挤,别人还真是挤不过他。但饶是如此,等他挤到前面的时候,也是衣衫不整,帽子都歪了。

  人群围成了一个大圈儿,中间一片空地,约莫有三四丈方圆。穿着青衫(其实是蓝色),戴着黑色方帽,手持水火棍的皂班衙役面朝外,眼睛盯着围观的众人,时不时的冷喝一声或是示威似的挥舞着手中的水火棍,逼退众人,维持秩序。

  空地正中间,正是昨日刘张氏哭的那坟头,只不过,此时坟头已经被挖开了一般,七八个手持铁锨的衙役正在奋力的挖土。而在旁边,一个身穿青色官袍的中年人正自站着,他官服的补子上绣着白鹇——显示了他五品文官的身份。那么,他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整个秦州,只有一个五品文官,那就是秦州知州!

  闻安臣看的清楚,此人,赫然正是昨日和自己说话的那黎先生。

  看清此人长相之后,闻安臣并没什么诧异的,他只是嘴角微微一勾,心道:“昨日,果然是赌对了。一番应对,已经和这位黎知州结下了善缘,说不定能攀上他这一层关系。只是,怎么进一步发展,也得有所讲究,不能贸贸然贴上去,那样反而会引人反感。”

  今日说不定是个好机会,但闻安臣还是静观其变。

  在黎知州身前,跪着一个女子,一身素服,正自低头垂泪,正是刘张氏。只不过昨日闻安臣没看清她长什么样儿,今日却是看清了。

  毫无疑问,刘张氏是个很出色的美女。她大约三十岁上下,杏脸桃腮,身段丰腴,是很成熟的一个妇人。俗话说女要俏一身孝,此时她一身素服,未施脂粉,楚楚娇弱,当真是我见犹怜。

  黎知州却是根本不看他,只是拧着眉头盯着坟头。

  闻安臣很快就打听清楚了事情的经过,跟他猜的一般无二,他暗道:这黎知州还真是个急性子,今日就这么急匆匆的过来了。不过他还打探出了点儿别的,眼前这位黎知州,单名一个澄字,乃是嘉靖二十六年二甲进士。

  又等了约莫半个时辰,有衙役兴奋的声音传来:“大老爷,挖到棺材了。”

  黎澄淡淡道:“抬出来!”

  “是!”

  领头的是皂班班头洪大熙,他应了一声,喝道:“儿郎们,开干啊!加把劲儿!”

  衙役们用绳子把棺材绑牢靠了,几个衙役喊着号子,奋力往上拖拽,挣得满脸通红,好一会儿之后,方才把那棺材给抬了上来。

  闻安臣没看别的,一直盯着刘张氏在看,当棺材抬上来的那一瞬间,他分明瞧见刘张氏眼中一闪而过的惊慌。

  不过稍纵即逝。

  黎澄上前,围着那棺材走了两圈儿,沉声道:“开棺验尸!”

  “是!”衙役们正要动手,忽然人群中传来来一个声音:“慢,且慢!”

  人群被分开,七八个壮后生簇拥着一个胖子走了过来,那胖子年纪不小了,头发都已经花白,长的圆滚滚的,细皮嫩肉,一身锦衣,一看就知道是个养尊处优的。他显然是匆匆赶来,额头上冒了一层油汗,来到黎澄面前,带领身后几人一起跪下,道:“叩见大老爷!”

  “你是何人!”

  黎澄拧着眉头道。

  “草民张六兴。”锦衣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指着刘张氏道:“这是草民本家侄女儿,他爹娘死得早,是我瞧着她长大的。”

  然后他就叫起了抱天屈:“大老爷明察啊,我这侄女,最是胆小柔弱不过,连还嘴都不敢跟人还,还在娘家的时候竟被家中恶奴给欺负。她这样的人,怎么敢做出那等事?还请大老爷明察啊!”

  “是啊!”他身边一个浓眉大眼,五官端正的少年也着急道:“姑姑咋可能坐这等事!”

  看来,这少年是张六兴的孙辈。

  “是不是冤枉,开棺一看便知。”黎澄淡淡道:“你们且退下,莫要妨碍本官公事。”

  张六兴苦苦哀求,黎澄却是软硬不吃,就是不答应。

  “可是只要一开棺,我张家的清誉就毁了!”张六兴也是给逼急了,豁然站起身来,大叫道:“大老爷,俺张家也不是人人拿捏的,张家也有人是进士出身,现就在巩昌府做推官,你今日人也抓了,棺也开了,若是什么都查不出来,俺们可要去巩昌府告状!”

  他并不是虚言恐吓,在大明,之前是有过这等案例的——由于办错案子而被革职查办。而且如果张家没说假话的话,以他们的能量,再加上黎澄办错了暗自,只怕黎澄也不好过这一关。

  黎澄却似乎是毫不在意,他淡淡道:“若查不出什么来,本官自去请罪,用不着你们告。”

  “现在,莫要影响本官公事!”黎澄忽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再来,本官可就要打板子了!”

  他这一瞪眼,自然是有凛凛官威,让张六兴等人都是不由得心中一个哆嗦,这才恍然意识到,眼前这位大人,是能决定他们生死的!至少目前是这样。

  张六兴等人乖乖的退到一边去,再不敢多说。他们纵然现在有千般不甘,也不敢再表露出来了。

  继续开棺!

  钉子被起了下来,棺材盖被扔在地上,发出砰的一声。

  然后一股浓烈的尸臭便传了出来,闻安臣离着远闻不见,但他瞧见离得近的几个衙役赶紧捂住鼻子。虽说下葬了没几天,而且现在天不算热,但尸臭也相当之浓郁。

  黎澄也拿袖子遮住口鼻。而后吩咐其他人退开,待尸臭消散的差不多了之后,他摆摆手,一个老仵作带着两个学徒走过去,把尸体给抬了出来,放在一块儿白布上。

  验尸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需要观察的地方极多,但由于这具尸体已经死了有些日子,而且黎澄要求验明的是他杀还是病死,所以许多东西就都不用验了。尽管如此,那仵作还是检查的极为仔细,身体的各个部位就不用说了,从头发丝到脚趾头,每一寸皮肤都仔细看过了。甚至他还让学徒把尸体的衣服扒光,眼皮儿都被扒开,肚脐眼也翻看,甚至下体都检查的很仔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侦大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侦大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