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一五 腹中死蛇!
宣大总督2019-07-26 03:082,357

  不得不说,刘张氏的演技非常好,此时还能保持镇定,但正是这样的表现,让她露出了破绽。她只顾得镇定了,但问题是,一个妻子听说丈夫的尸体要被剖腹了,怎么可能还这么镇定?

  肯定有鬼!

  他指了指刘张氏,黎澄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也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他眼中厉色一闪,毫不犹豫道:“剖腹!”

  反正已经这样了,虱子多了不咬,债多了不愁!

  “你来动手。”

  他指了指仵作道。

  而此时,张家的人疯狂的叫喊起来,有的胆气壮的后生还朝着这边冲过来。

  “洪大熙,你是干什么吃的?”黎澄大叫道:“把他们都给打回去!”

  洪大熙犹豫了一下,黎澄立刻厉声喝道:“怎么,本官的话你也不听了么?本官现在可还是知州呢!还想不想当差了?”

  洪大熙立刻警醒过来,且不说眼前这位大人结果如何,但至少现在是能很容易把自己给收拾了的。何必触这个霉头?先顺着他就是了!

  他立刻大叫道:“动手!把他们给打回去!”

  “是!”皂班的衙役们挥舞着水火棍,朝着那些捣乱的人便是一通乱打,不过都是本乡本土的,他们看似下手极重,却是自有分寸,足够把这些人给吓唬到,又不会真的伤到人。

  好不容易把局面给稳定下来,黎澄冷冷的扫了一眼周围的人,又对那仵作道:“别愣着,快剖腹检查!”

  “是!”仵作不敢犹豫,答应一声,取出一把锋锐的小刀来,朝着死尸比划了一下,然后在死尸的肚皮上轻轻一划,锋锐的刀锋破开皮肉,而后仵作的学徒把尸体的肚皮往两边拨开。顿时,一股更加浓郁的臭味儿传了出来,不少人都捂住鼻子闭上眼睛,不敢去看那么凄惨的一幕。

  闻安臣却是毫不避讳,前世的时候身为刑侦学的博士,他也解刨过许多尸体,比这更恶心的场面也见的多了。

  “接着来!”闻安臣淡淡道:“肠子和胃都要抛开!”

  仵作没答话,但却按照闻安臣说的办了,尸体的肠胃都被从肚子里抽了出来,这些内脏已经近乎于半腐烂了,倒是也不难弄开。老仵作亲自动手,一点儿一点儿的拨拉开,免得破坏了里头的东西。当他把肠子给剥开的时候,一边瞧着的学徒忽然惊叫一声,大叫道:“长虫!长虫!”

  “什么?”老仵作定了定神,往那里看去,也是目瞪口呆。

  黎澄只觉得心里一震,也顾不得沾染尸气了,大步走过去。

  周围的人群更是一阵骚动,大伙儿都在问:“啥?他刚才说啥了?”

  “肚子里找到啥了,莫不是毒药?”

  所有人的好奇心都没调动了起来,没人想到竟然会发生这么峰回路转的一幕,大伙儿都拥挤着往前,抻长了脖子想要看看到底是发现了什么。皂班的衙役们奋力的维持着秩序,但还是给推的步步后退,其实就连这些衙役们都很好奇这是怎么回事儿,频频回头看。

  此时,老仵作亲自动手,从尸体的肠子中取出了一条完整的死蛇!

  蛇身已经开始腐烂了,但还是能看得出来一些东西的,那三角形的脑袋,显示了它的毒蛇身份。

  老仵作激动的浑身哆嗦起来,他当了这么多年的仵作,也处理过许多不同死法的尸体,但还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么离奇的一件事——死尸的肚子里竟然发现了死蛇!

  他把那死蛇高高的举了起来,冲着闻安臣大声赞誉道:“公子真乃神人也!”

  围观的众人也都看清楚了那死蛇,顿时惊呼声此起彼伏的响起,看向闻安臣的目光也变了,里面再也没了不屑,剩下的只是惊奇和钦佩。

  他是怎么知道的?

  黎澄上来看了一眼,而后朝着刘张氏厉声喝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说,是不是你弑杀亲夫!”

  “民妇也不知道。”刘张氏叹了口气,神情却依旧平静:“民妇也不知道这蛇是怎么钻到附近肚子里的,兴许是死后从口中钻进去的。”

  “还敢抵赖?”闻安臣上前,盯着她冷笑道:“若是我猜得不错的话,这蛇定然是你塞进你丈夫的肛门中的,蛇入体内,肆意乱咬,你丈夫立刻毒发身亡!而由于蛇毒由内而外,是以一般验毒的法子是查不出来的,体表也没什么特征!”

  “你这妇人,为了杀自己丈夫,竟想出这么恶毒的法子,真真是一毒妇!”

  “哗!”人群中又是发出一声惊叹,他们这才知道,原来刘张氏用的是这个法子。也真是够绝的!

  不少人,尤其是围观的男人想到那一幕,顿时都感觉后门一紧,浑身发凉。有人已经朝着刘张氏破口大骂,无非就是毒妇贱人之类恶毒的话。

  张六兴更是满脸不敢置信,只不过证据凿凿,现在他都不得不信了。他呆呆的看了刘张氏一眼,忽然带着哭腔吼了一声,转身便走。本家侄女儿做出这等事情,亏得自己还为她辩护,这真是瞎了自己的眼睛!以后肯定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张家要沦为秦州城的笑柄,更别说,黎澄肯定不会放过自己。

  刘张氏幽幽一叹,站起身来,瞧着闻安臣,忽然凝眸一笑:“公子,当真是厉害!奴本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却没想到,还是被你给瞧出来了!”

  她这一笑,百媚横生,整个人仿佛也变得灵动起来,跟方才呆滞如木偶完全是两个人。

  只是不知道为何,从她的笑容中,闻安臣能瞧出来浓浓的悲伤。

  闻安臣叹了口气:“何苦走到这一步。”

  黎澄盯着刘张氏,寒声道:“就凭你一个弱女子,也能杀的了他?定然还有奸夫!说!你跟谁合伙儿杀夫?”

  “就是我一个人!跟别人有什么关系?”刘张氏挺直了胸膛,更显得身材前凸后翘,只是她脸上却是冷冰冰的:“趁他睡梦中捉了蛇送到那处去,怎么杀不了?大人也未免太小看奴了。”

  她这话说的看似颇有几分道理,但在闻安臣眼中,却四处漏风,都是破绽。

  “第一,人在睡梦中也不是可以毫无知觉的,要把蛇塞进去并不容易,肯定得一人摁住,一人塞蛇!第二,你出身富贵人家,那里会捉蛇,哪里敢捉蛇?再说了,你捉了蛇如何带回家中?如何隐藏?”

  闻安臣盯着她的眼睛,语速极快的问道。

  他的问题极其锐利,直指破绽,令刘张氏张口结舌,无言以对。

  原来她还有奸夫!和奸夫合伙儿杀夫?

  围观的群众们愤怒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侦大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侦大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