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一六 名动秦州
宣大总督2019-07-26 03:092,557

  “打杀了她!”人群中不知道事儿高喊了一声儿,接着便是许多人叫喊:“杀了这毒妇!”

  更有不少人从地上捡起什么土坷垃之类的,朝着刘张氏便是砸了过去。而刘张氏就呆呆的站在那里,不闪不避,闻安臣一步跨过去,替她挡了。土坷垃砸在身上,还真是挺疼的。

  黎澄皱眉喝道:“都住手!此案尚未审清楚,如何能轻易了结?”

  他对着几个皂班衙役道:“把罪妇带回去,过了晌午,老夫要接着审!”

  “是!”

  洪大熙恭敬道。

  方才这一番变故,黎澄彻底扭转局面,不但没有了被罢官免职的危险,更是极大的树立了声望,让许多人很是敬佩。这位知州老爷虽然只上任一天,但可以想见的是,随着这件案子,他的名声会广为流传。

  几个衙役给刘张氏带上镣铐,准备押回去。黎澄看向闻安臣,笑道:“闻安臣,本官当真没看错你!”

  闻安臣谦道:“大人谬赞了。”

  “不是谬赞,本官从来不虚言夸人!”黎澄摆摆手,他忽然看着闻安臣,目光炯炯道:“你可有功名?”

  “有秀才功名。”

  “本官衙中刑房,尚缺一个书吏,不知你可愿意来?”黎澄盯着闻安臣问道。

  围观众人又是发出一声惊叹!不少人脸上都是露出艳羡嫉妒的神色。

  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书吏,既不是司房,也没有品级,更是没有朝廷编制,但在寻常百姓眼中,他们能够出入衙门,能够和大老爷们搭上话,手上更有一些不容小觑的权力——这已然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了!

  一处地方官府中,有正式编制品级的极少,如秦州城中,只有知州、同知、判官等寥寥几人是朝廷编制上的官员。

  其它那些三班六房粮科马科等等职能部门的衙役书吏等等,包括三班班头,六房司吏,足足数百人,都是没有品级的。他们都不是官,而是吏。但他们虽然品级很低,能量确实很大,捞钱的地方非常多,几年下来,一个个身家就很丰厚!

  而且大明朝地方官府乃至朝廷中枢办事衙门的吏员,几乎都是世袭的!子承父业,代代相袭,大明已经立国数百年,早就形成了一个个吏员世家。地方衙门,几乎被他们给垄断!

  大把的好处流进他们的手里。

  等闲百姓,想要进入,那是极为困难的,有钱有关系都没用!

  闻安臣自然也很清楚这个吏员的身份有多么的珍贵。他前世读过不少典籍文献,为这些底层吏员衙役们捞钱的手段震惊之余,也感叹他们的财富积累之迅速和稳定。

  黎澄的这句话,让他心中惊喜不已。他本来打算是跟黎澄攀上关系,但却没想到,黎澄直接给了他这般大的好处!当然,于黎澄本心而言,肯定是希望闻安臣去帮他做事,处理案件的。

  但闻安臣,却是把这个小小的吏员位置当成了往上攀爬的基础!

  他心中喜悦,却没有表露出来,只是沉静的一躬身:“学生遵老父母命!”

  见他答应,黎澄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那你明日便去吏房报道吧!对了,今日申时,本官会在大堂审理此案。你可以来瞧瞧。”

  “是,学生一定去。”闻安臣赶紧应下。人家说话这么客气,那是给你面子,但你不能给脸不要脸。

  周围的那些衙役和书吏们看向闻安臣的目光中,也是带着几分异样。虽然知州老爷是昨日才上任的,但大伙儿都对他的脾性有些了解了,知道这人冷峻少言,却没想到今日和闻安臣谈笑不忌,显然是对这个年轻秀才另眼相看。

  大人物的看重,有时候就是指向标。

  衙役们开始把棺材放回墓穴中,把坟包复原,但尸体要抬回去,说不得还要仔细检查一番。围观的百姓也纷纷散去,着急火燎的去给别人讲今日的所见所闻。对于娱乐项目极少的这个时代百姓来说,今日这一奇案,已经可以成为他们一辈子的谈资。

  他们听说今日申时还要审案,都是憋足了劲儿,打算下午再去衙门外头围观。

  闻安臣也辞别了黎澄,往城内走去,他出来了这么久,也生怕谢韶韵担心。

  这种关乎民间奇案的消息,总是流传的最快的。

  散去的围观百姓向身边的人炫耀着自己的所见所闻,而炫耀的过程中,免不了又会对事情做出加工处理,进行夸张的渲染。一传十十传百,当闻安臣走进秦州城的时候,大半个秦州城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甚至有些心眼儿活,下手快的说书人,已经把这事儿改成话本儿段子,在酒楼茶馆里说这个了!

  “黎知州火眼金睛,闻秀才智破奇案!”

  喝,听的大伙儿是痴痴迷迷,拍案叫绝!对这故事中的二位是敬佩到了极处!

  而路上不少人,也是方才在城外围观的,他们可都是认得闻安臣的。

  见闻安臣走来,许多人都朝着他看,有的人还笑笑行礼,道一声:闻官人。闻安臣有秀才的功名,现在又在衙门里头做事,称呼一声官人,也是可以的。

  闻安臣一点儿架子都没有,碰上这种情况,也笑着还礼。那行礼的人得了面子,就更是对外宣传闻安臣的好。

  一路回了客栈,那掌柜的一见闻安臣,立刻两眼放光,赶紧走过来,笑嘻嘻道:“闻官人回来了?”

  而后便是朝着大堂里头吃饭的众人叫道:“瞧见没有,智破奇案的闻官人,就在咱们客栈住着!我方才可没夸嘴!”

  这一声喊,让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闻安臣身上,有人高声喊道:“闻官人,真真是神人也!这等案子都能让你看出破绽!”

  大伙儿七嘴八舌的说着,大多是表达敬佩之情,还有要请闻安臣吃饭的。

  闻安臣只能报以苦笑,赶紧做了罗圈揖,笑道:“众位众位,众位盛情,闻安臣心领了!只是今日实在是有要事缠身,脱不开身,改日吧,改日在下请大伙儿!如何?”

  “闻官人是个爽快人!”

  众人纷纷道。

  闻安臣好不容易脱身,上了楼,敲了敲房门。门先被开了一条缝儿,看清楚是闻安臣之后,方才打开。

  谢韶韵脸红红的,有些兴奋,瞧着闻安臣,笑道:“你真厉害!”

  “你怎么知道的?”闻安臣诧异道。

  谢韶韵指了指窗子,闻安臣听到有声音传来,走到窗边往下一看,原来几个闲汉蹲在墙根底下正自说话,其中一个闲汉眉飞色舞的说的正起劲儿,其它几个人都是听的如痴如醉。

  闻安臣不由得一怔,原来下面那闲汉讲的,竟然是自己方才在城外的事迹。他没料到,消息传播的速度竟然这么快。

  “你能跟我讲讲到底是咋回事吗?”谢韶韵很是好奇的问道。

  “只怕你听了要受不了。”闻安臣苦笑道。

  而后他便把事情的过程讲了一遍,果然不出他预料,谢韶韵听了一会儿便受不了了,闻安臣便大略的把结尾说了一说。

  “知州老爷让你去衙门当差?”谢韶韵惊喜道。

  闻安臣含笑点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侦大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侦大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