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二零 必将飞黄腾达
宣大总督2019-07-26 03:092,400

  纪司明盯着他,心中一阵憋屈。他本来憋足了劲儿,等闻安臣来了要寻他个不是,好生收拾他一顿。只要是理由充足,就算是知州大人也说不出什么来,只能忍下这口气。他当然知道这样做会得罪了知州大人,但他不得不这样做。他背后的那位大人物在秦州城的权势并不逊色于知州,得罪了知州,挨收拾那是以后的事儿了,但如果他不对闻安臣动手,只怕第二天就要倒霉!还有一点则是,闻安臣的到来让他察觉到了危机,他害怕失去现在的地位和权势。

  在他想来,闻安臣年少得志,自然是轻狂跳脱,却没想到,这厮如此恭敬,竟有些滑不留手的意思,让自己使不上劲。

  他冷冷的瞧了闻安臣一眼,道:“既然来了,那就寻个位子坐下吧!”

  闻安臣恭敬的应了一声,却又道:“司吏大人,方才过来的时候,知州大老爷吩咐了,让小的今日是在吏房报备,而后来刑房走动走动,熟悉一下,明日再来办差,您看?”

  闻安臣并不是一味的谦虚忍让,也会在适当的时候展示肌肉,展示能量!

  当然,前提是要站住理,只要是的站住道理了,纪司明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就那现在来说,如果他犯了错误,那么纪司明当然可以发落他,但现在他提出要回去,而且直接说这是知州大人的命令,那么纪司明就对他无可奈何。因为这个要求合情合理,而且纪司明如果敢怎么样的话,那就是直接打黎澄的脸,他没这个胆子。暗地里使绊子可以,直接对抗,那就是不知死活了。别说是他了,就算他背后的那位大人物,也不敢这么做。

  所以他只能阴沉着脸点点头,算是默认了。

  闻安臣离开刑房,出了衙门。当他回到客栈的时候,瞧见闻安臣手里捧着的白衫皂帽,掌柜的不由得眼皮子一跳,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儿。昨日这秀才来的时候还是一个寻常人,今日就已经是衙门里的书吏了,闻安臣之名,现在秦州城不知道的人可不多。谁说起他来,不得翘起大拇指夸赞一声?而且现在秦州城上上下下谁不知道,知州大老爷对这位闻官人极是看重?只怕日后飞黄腾达,不在话下!

  这等人,趁早结交,才是正理。而且他在衙门中,此时结下善缘,日后若是有个什么事情请托,不也是方便?

  掌柜的态度极为殷勤,一时间还让闻安臣很不习惯,而后他便自嘲一笑,轻轻吁了口气。

  这就是权力带给人的不同啊!

  这会儿天色已经暗下来了,待闻安臣上去之后,掌柜的抻了一会儿,然后吩咐小二送了一桌上好的酒菜上去。

  门被敲响,闻安臣打开门往外一瞧,却见小二手里提着一个大大的食盒,脸上都是谄媚的笑:“闻官人,这是我家掌柜的一点儿心意。”

  闻安臣也没推辞,便让他进来。小二把酒菜在桌子上摆好,告退离去。

  小二走了之后,谢韶韵才从屏风后面绕了出来,看着满满一桌子的菜,诧异道:“这是掌柜送的?”

  闻安臣点头。

  “是因为你做了书吏?”谢韶韵并不笨,实则是很内秀的一个人,只不过之前那些年的日子实在是过的太苦,以至于整个人都麻木了。

  “不单单是因为做了书吏。”闻安臣轻轻指了指自己:“是因为我以后有可能做更大的官。”

  他淡淡笑道:“说白了,是因为我得黎知州看重。”

  两人吃饭,谢韶韵还是在一边伺候,然后等他吃完了才吃。闻安臣说了几次她只是低头笑,也不说话,闻安臣只好作罢。吃完饭,闻安臣便坐在桌前,一边看书一边思量,想着去了女监之后该怎么和刘张氏说才能让她招供。说实话,他心里也没底儿,但在黎澄问他的时候,他却是表现的信心满满。因为他知道,黎澄现在虽然对他颇为看重,但这看重其实是很薄弱的,一旦自己表现得不好,只怕在黎澄心中地位就要下降。而闻安臣现在,最依仗的就是黎澄!

  所以他不敢冒险,他必须要强化这种信任,而现阶段,想要让黎澄对自己信任加深乃至于最后产生依赖,那需要做的,就是把他交代的事情做的完美!

  想了好一会儿,心里才有了主意,闻安臣心下一松,站起身来活动活动筋骨,却是瞧着谢韶韵坐在那里对着满桌子的饭菜,愁眉不展。

  “怎么了这是?”闻安臣有些好笑道。

  “这些菜可怎么办?”谢韶韵愁得小脸都皱起来了。她苦日子过惯了,瞧着剩了这么多饭菜,看着就心疼。

  “你呀,以后肯定是个会持家的好娘子。”闻安臣瞧着她的样子,忍不住调笑道。

  谢韶韵脸一红,走回内室去了。

  到了晚间,该睡觉了。瞧着闻安臣从床上抱下铺盖来放在地板上,谢韶韵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儿。他真是个正人君子呢!她心中暗暗想着。但她忽然又有些担心:“我这般对他,是不是有些冷淡了。他这么年轻,长的也好看,人也有才华,还在衙门里做事,现在更是名噪秦州城,不知道多少人喜欢,只怕等不了几日,来做媒说小星儿的就要上门了!到了那时,他若是厌烦我了,可如何是好?”

  谢韶韵张张嘴,想让闻安臣上榻来睡,但她是那种脸皮极薄的女子,终归还是没能说出来。

  一夜无话,闻安臣睡得很香,而谢韶韵却是辗转难眠。不过她却还是起得很早,在闻安臣起来之前就给他准备好了热水,伺候他洗漱穿衣。虽然和闻安臣认识没多久,两人的关系也没有正式确认,甚至她还从未管闻安臣叫过一声相公或夫君,但她还是恪守着一个妻子的本分。

  闻安臣换上白衫,带上皂帽,谢韶韵给他整理好,仔细瞧了一眼,方才满意的拍拍手,笑嘻嘻道:“真俊俏!”

  闻安臣哈哈一笑,心情很是愉悦。他心情好是因为,他敏锐的察觉到了,谢韶韵和几天前不同了,初见她的时候,他是怯懦的,麻木的,而现在,她柔顺依旧,但明显要开朗许多了。

  吃过早饭,闻安臣便去了衙门。

  按照明初的规矩,衙门里的胥吏,都是要住在衙门内的吏舍中的,轻易离开衙门。之所以制定这条规矩,初衷是为了防止胥吏和外面的人勾结,以权谋私。但这条规定很不人性化,失去了人身自由,每日活动的地界儿只有这么巴掌大的一片地界儿,跟罪犯有什么区别?再说了,大伙儿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跟家人明明同在一城之中,却是十天半个月才能见一次面,也太惨了些。

  这样的胥吏,谁愿意当?

  最后也就没人遵从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侦大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侦大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