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一九 刑房书吏
宣大总督2019-07-26 03:092,418

  无论民间官府,都知道女犯被下了大狱之后的命运,所以对他们也有所保护,轻易是不会下狱的。大明律就有规定,除非是犯了死罪或者奸罪,否则一般是交给亲属或者丈夫看管,而不是下大牢。至于那些犯了死罪和奸罪的,对不住,在这个时代的人眼中,你们已经不是人了,怎么折腾羞辱都是理所应当的了。

  大牢黑暗而阴冷,地上潮乎乎的,铺着的稻草和麦秸不知道多少年没换了,摸一把似乎能捏出水来。老鼠跳蚤之类东西四处乱窜,牢中弥漫着一股血液和屎尿粪便以及馊水馊饭混合的味道,难闻之极。窗户开在极高的位置,而且很小,只有些微的天光透进来。

  此时,牢头孙阿七和几个狱卒便嘿嘿淫笑着围着刘张氏,已经开始动手动脚了。

  女人犯罪的本就少,而像是刘张氏这等姿色的女子,更是一年也未必能碰到一个,瞧见刘张氏的时候,孙阿七几个人都是兴奋的浑身发热了。又得知了这刘张氏犯的是死罪,他们就再没有了顾忌。都注定要死的了,死之前当然要好好玩玩儿!

  刘张氏奋力的扭动挣扎着,脸上露出羞愤欲绝的神色,眼中满是悲哀和绝望,有眼泪簌簌落下。她一个弱女子,又带着木枷脚镣,手还被夹的血肉模糊,如何能反抗。

  “哭,哭你娘的哭!现在知道哭了,早知道你别犯事儿啊!进了咱们这阎王殿,活地狱,你还想清白?做你娘的春秋大梦!老实着点儿让爷们儿们好好享受享受,不然让你尝尝咱们手段!”孙阿七一脸不屑,阴测测道:“用夹棍知道疼了?告诉你,那算个屁!你再不老实,老子把你的手指头,一个指节一个指节的往下剁!”

  刘张氏眼中死寂,她已经认命了。

  孙阿七满意的笑了笑,吩咐手下人:“来,把这娘们儿翻个身,老子从后头来!”

  几个狱卒应了一声,把刘张氏身子翻过来,让她跪趴在地上。孙阿七开始脱裤子,往手心儿里啐了两口唾沫。

  而正在此时,牢门被推开了,光亮透了进来,大伙儿都往门口看去。

  “他娘的,谁啊!”孙阿七被打扰了好事,没好气的骂道。

  “是我。”一个衙役走了进来,他扫了一眼,便知道这儿要发生什么事了,他嘿嘿笑道:“孙头儿,玩完了还是还没开始?”

  “正要弄,被你小子给搅了。”孙阿七认得,这是跟自己相熟的一个衙役。

  “得亏还没开始。”那衙役笑道:“不然你那子孙根,可就保不住了!”

  孙阿七吓了一跳:“怎么讲?”

  “方才知州大老爷派人来传话了,罪妇刘张氏,干系重大,谁也不能轻易动她,更要好生照料着。”衙役道:“那人的原话是:谁敢奸淫刘张氏,剁了谁的子孙根。若是刘张氏瘐死狱中,你们都要倒霉!”

  “他娘的!”孙阿七眼见到手的鸭子就这么飞了,气的七窍生烟,他瞧着娇媚可人的刘张氏,眼中几乎要冒出火来,破口大骂道:“管的也太宽了,多少年了传下来的规矩,他说破就破了?再说了,天底下的衙门不都是这样?”

  “嘿,这话,你跟我说不着,找知州老爷说去啊!”衙役幸灾乐祸道。

  “他娘的!”孙阿七气的直骂,却终究不敢冒险,只好悻悻的提起裤子来,冲着那衙役道:“你也别高兴,我们要能吃着,你也能吃着,现在倒好,谁也别吃了!”

  那衙役笑容一滞,狠狠骂道:“这事儿,准是坏在那姓闻的身上,他跟着大老爷去了二堂没一会儿,就传出这么一道命令来。”

  一群人都是破口大骂闻安臣。

  “闻安臣吗?”刘张氏眼中闪过一丝感激。

  ————

  闻安臣怀中抱着衙门给吏员配发的白衫和皂帽,行走在大堂前面这片面积不算小的广场上。

  大堂两侧,各自有一排平房,六房便设在其中。左侧为吏房、户房、礼房,右侧为兵房、刑房、工房。闻安臣先去了吏房,他要报备自己的信息等等。吏房会给他登记造册,以后他在秦州州衙这个官僚系统内升迁或是调任,吏房内他的档案上都会有记录。

  吏户礼兵刑工,六房对应朝廷六部,功能也差不多。

  闻安臣进了吏房,很快又出来,没什么迟滞,事情办得很快。

  吏房上下对他的态度,一个词可以概括:公事公办。绝不热情,非常疏远,但也没有刁难。闻安臣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他们的态度,大致也能猜到他们所想的是什么。

  闻安臣没想到,自己不知不觉之间似乎就被卷进了某些斗争之中。

  他是个小人物,被塞到刑房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个小小书吏而已,但问题是,黎澄明显对他非常信任。而他,俨然是黎澄的亲信。黎澄刚上任,这个举动会被他的对手们理解为是要发展势力,拉拢人心,然后要对付这州衙中盘踞的原本的那些势力。

  可能黎澄没这么想,但他在州衙中的对手,绝不会漏过这个细节。黎澄刚刚上任,他们对黎澄的每一个小动作都非常的敏感。

  至于会不会跟州衙中原有的势力发生冲突——这都不用猜,是肯定会发生的事情。甭管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只要是有人的地方,这种争权夺利就不会少。黎澄上任了,为了做事顺手,肯定要任用他自己的人,那么原有势力就要有人丢官,有人的蛋糕就会被夺走。

  想要不发生冲突,除非黎澄是个不作为的昏官,整日价在后衙躲着不出来。但明显黎澄不是,这一点,别说州衙上下,整个秦州城都知道——上任第二日就冒着莫大的风险审理这个案子的官员,怎么可能是个不作为的?

  此时的闻安臣,还摸不清楚州衙的情况,但这不妨碍他做出正确的判断。

  刑房面积很不笑,里头每个书吏都是一张桌子,面前堆满了各种卷宗,闻安臣走进去的时候,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他们的目光中,多半都是痛恨和嫉妒。其实刘张氏这案子,让他们破他们是绝对破不了的,但闻安臣破了,抢了他们的风头,他们便是恨得不得了,就好像自己的囊中物被人硬生生抢走了一般。

  刑房格局是一内一外两间,外间是书吏们办公的所在,内奸是刑房司吏纪司明的办公所在。吱呀一声,内间的门被推开了,纪司明推门出来,瞧见闻安臣,淡淡道:“你是闻安臣?”

  “是,小的闻安臣,的前来刑房。”

  闻安臣的态度很恭敬,完全挑不出什么刺儿来。他不得不忍,要知道,司吏是可以直接下令打下面书吏板子的,只要是被他寻到个由头儿,一顿板子是肯定跑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侦大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侦大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