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一八 疑窦重重
宣大总督2019-07-26 03:102,444

  看到这高瘦汉子站出来回话,闻安臣恍然,立刻就知道为何方才那几人对自己恶意十足了。

  黎澄不问别人,只问纪司明,说明这纪司明肯定是经手此案的,什么人才会经手这些人命案子?自然是刑房中人!方才那几人,可都是和这个纪司明站一块儿的,说明他们也是刑房的书吏。这些刑房的书吏之所以对自己这般敌视,很好解释——今日上午自己出尽了风头,自然而然的就把他们给比了下去,遭人嫉恨再正常不过。

  还没进刑房就得罪了同僚,闻安臣也唯有苦笑而已。

  “嗯。”黎澄点点头,又问刘张氏:“那你是何时起的杀心,又是如何预备?毒蛇从何而来?”

  “月余之前,他差点儿把奴给打死,奴再也忍不下去,便暗暗寻找机会,那日在院中偶尔抓到这条蛇,当日晚上趁他睡着,便动手了。”

  黎澄眯着眼睛问道:“你的意思是,这蛇是从院子里抓到的?”

  “是。”

  “一派胡言!”黎澄忽然狠狠的一拍惊堂木,高声斥道:“这种毒蛇,最喜阴湿,只产于秦州西南山中,你家院子本官去过,里头假山也无,水塘也无,怎可能有这等毒蛇?”

  “奴也不知。”被拆穿了谎言,刘张氏却是一点儿也不惊慌,还是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

  这是摆明要抵赖了。

  “好,不招认是吧?”黎澄冷笑道:“来人,上刑!”

  “是!”几个如狼似虎的衙役扑了上去,手里提着夹棍,木头制成的刑具表面呈现出一种黑褐色,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

  看到这玩意儿,闻安臣立刻眼角一跳。逃出西宁城之后,他的手养了好些时日才痊愈。

  手指被放进木头中去,黎澄又问了刘张氏一句,得到的只是木然。

  “用刑!”黎澄咬牙切齿的吐出两个字。

  几个衙役狠狠一拽,木头使劲儿挤压,白嫩纤细的手指瞬间变形,鲜血从被磨破的皮肉之中涌了出来,刘张氏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黎澄厉声喝道:“招不招?”

  刘张氏只是惨叫,至于别的,一个字儿都不往外吐。

  接着用刑。

  一盏茶之后,夹棍松开,刘张氏十指血肉模糊,已经看不出本来的样子,她趴在地上脸色苍白,冷汗淋漓,嗓子都喊哑了,但还是没招。堂下人群议论纷纷,惊叹不已。

  黎澄拧着眉头,有些无可奈何,这刘张氏身子孱弱,若是用刑太重,说不得就会给直接打死了。而且他也有些惊叹于的刘张氏的意志,十指连心,这种疼痛何其剧烈,刘张氏却是硬抗了下来。

  闻安臣瞧着刘张氏,神色间也颇有些佩服。

  有的东西,真的未必是后天锻炼才能而来。比如说现在这种情况,一个人对某件事或是另外一人特别看重,她可以做的非常好,可以咬着牙,哪怕是忍受剧痛,也绝不供出!

  要知道,她之前可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妇人,根本没有受过类似的培训。

  而这样的痛苦,便是一个成年汉子也未必能够忍耐。

  到了这一步,再审是不成了,黎澄狠狠的拍了拍惊堂木,宣布退堂。他正要离开,忽然瞧见了人群中的闻安臣,立刻便冲着他招招手:“闻安臣,你随我来。”

  “是!”闻安臣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随在黎澄后面走进二堂。

  堂上堂下,几乎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有若有所思,有不屑一顾,也有不加掩饰的嫉妒!

  刑房司吏纪司明阴冷的目光如一条毒蛇一般,盯着闻安臣的后背好一会儿,方才冷吭一声,脸色阴沉的离开。

  二堂就在大堂后面,有一条甬道相连,进了二堂,闻安臣便瞧见正对着门的墙上挂了一块牌匾,上书两个大字:退思。瞧着是有些年头了,显然不是黎澄上任之后弄的。二堂不大,大约只有两丈方圆,也放置有桌椅。这二堂也是可以用来审案的,而且用的次数比大堂还要多,一些比较小的案子,都会在此审理。

  黎澄在上首坐下,有伺候的小厮递上茶水,闻安臣瞧了一眼,这小厮是昨日见过的,两人看了个对眼儿,他主动点头笑了笑。

  “你也坐!”黎澄指了指下首一张椅子。

  闻安臣赶紧推辞,黎澄倒也不勉强,他喝了口茶,喘了口气儿,瞧着闻安臣道:“依你看,此事该如何断?”

  “肯定有奸夫。”闻安臣断然道:“刘张氏一个弱女子,自己绝对办不了这事情。只不过她坚决不肯说,依学生看,就要细细分清楚其中缘由。只要能找出刘张氏这般为那奸夫隐瞒的原因,就离揭开真相不远了。”

  “哦,说来听听。”黎澄道。

  “最大的可能,就是这刘张氏跟奸夫的感情极好,看重他胜过看重性命。另外一种可能,则是她在畏惧!”闻安臣道:“那奸夫势力很大,并且曾经威胁于她,她生怕自己吐露实情之后,会殃及家人!”

  黎澄点点头:“说的有理。”

  “其实还有一个,就是严查她家往来密切之人。”闻安臣道。

  “本官查过了。”黎澄叹了口气:“刘张氏是个很规矩的女人,除了回娘家,素来不怎么出门的,她丈夫善妒,盯得也严,左邻右舍都言道,她家是没什么外人出入的。”

  闻安臣拧着眉头道:“那就有些困难了。”

  他忽然看向黎澄,道:“老父母,学生明日欲往监中看看刘张氏,跟她说几句话,不知可否?”

  “这个没问题。”黎澄点点头:“这样吧,为了你行事方便,你待会儿直接把吏员的衣帽腰牌领了,然后去吏房备案报道。这样去监中,也是方便。”

  闻安臣躬身道:“多谢老父母。”

  “还有一事。”闻安臣道:“那刘张氏被押入牢中,她一个芊芊弱女子,又生的颇有姿色,只怕……”

  闻安臣没说完,但黎澄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冷哼一声,脸上露出厌恶之色,他对这种事情是深恶痛绝的。

  他吩咐了一声,那小厮便点点头离去,自然是吩咐人去牢中通知一声儿了。

  又说了几句,闻安臣便是告辞。

  ————

  此时,刘张氏已经被押入了女监。

  按照惯例,监牢都在衙门的西南角,此地为污秽之地,通常宅院里西南角是厕所,而衙门里就是牢狱。女监和男监是分开,这对女犯人来说是一种保护,但别以为她们这就安全了——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儿!因为,无论男监女监,狱卒都是男的。

  一旦被押入了大牢,女犯们的命运就注定极其悲惨。

  牢头和狱卒奸**犯那是家常便饭,每日功课,甚至衙中不少衙役和书吏,一旦瞧着某个女犯颇有姿色,也会前去奸淫。进了大牢还要要贞洁?那是做梦!

继续阅读:零一九 刑房书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刑侦大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