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带着轩辕剑去穿越
北夜2016-07-15 13:182,146

  七月如火,轻柔的涨风吹着燕荡山,草地上那背靠在榕树荫的男女手牵手,眉目传情,交颈而欢。

  凤凌月眉中饱含款款深情,凝视着眼前的俊美男人,心中充满了幸福感。

  “麟泽,做完了这一票,我们就退出组织好不好?从此我们牧业山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上神仙般的美好生活,好吗?”

  阮麟泽星目中泛起向往的光点,凝视着凤凌月那诱人的红唇,然后一口咬了下去,两人唇齿缠绵,连天上的太阳都为之羞赫了。

  “阿月,老尊主待我们不薄,就这样离开,会不会太无情了一点?”

  凤凌月的目光透过那斑驳杂落的树林,远视到了燕荡山外那飞翔的飞鸟身上,神情微显落寞:“麟泽,我自小在老尊主的膝下长大,这些年来为他做的事已经足免弥补他对我的抚养之恩了,这种生活,我已经厌倦了,况且,他已经答应了我,只要我这次任务完成,那么我就可以带着我的梦想与我最爱的东西离开,我的梦想就是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过上平静的生活,而我最爱的东西,那,就是你咯,咯咯。”

  凤凌月笑起来的声音很好听,任谁也想不到,有着这样好听的声音的她,居然会是世界杀手榜上排名NO1的血凤!

  阮麟泽仰起头看着天上的朵朵白云,金色的阳光倾斜下来照在他的脸上,这让凤凌月有些看不真切这张爱极了的俊脸。

  “可是这一次的任务,可是连老尊主亲自出手都没有把握啊,你,能成功吗?”

  一只古仆的卷成圆筒的图鉴出现在了阮麟泽的眼前,图鉴上那股纯净神圣的气息令他眼中精芒一闪。

  “轩辕剑鉴,你居然拿到了轩辕剑鉴,阿凤,你不愧是咱们华夏天字第一号杀手血凤啊!”阮麟泽喜极,拿过图鉴无比珍爱的撰在手里,好像生怕它会飞了似的。

  “咯咯,麟泽,我说过,只要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我拿不到的。”凤凌月一把拥住这个她心爱的男人,脑海中已经勾画出了两人牧野仙踪的神仙画面了。

  突然,一股锐劲破胸而来,零距离的攻击,哪怕是号称杀手界NO1的血凤也无法闪避,一击正中心胸。

  凤凌月一式凤扫横天打出,那个偷袭她的男人被一击正中,然后吐着血飞回去撞断了那颗十人方能合抱的大榕树。

  巨大的榕树冠缓缓倒下,就如凤凌月飞速流失的生命。

  “为什么?”凤凌月眼里尽是绝望,她一千个,一万个想不通,为什么这个口口声声说要爱她一万年的男人,居然会出手杀她。

  阮麟泽吐着血从树渣里站了起来,撰紧手里的轩辕剑鉴:“凤凌月,你以为老尊主会放过你吗?哼,放着组织组长,华夏暗黑界二号人物的位置不坐,你脑残得居然想隐居,哈,你以为我跟你一样脑残吗?只要有了这轩辕剑鉴,只要能掌握这里面的轩辕剑,这整个世界,都将是我的了,哈哈哈……”

  凤凌月笑了,她笑自己白痴,居然会看上了这种男人。

  摇了摇头,凤凌月用自己最后的力气站稳了,她是一个哪怕是死,也绝不跪着的人!

  “阮麟泽,算我瞎了狗眼,看上了你这种杂碎!不过,你是想要轩辕剑吗?咯咯……”一抹金色的光芒自高空中出现,带着千万均的压力破山捣海而来。

  那是凤凌月最后的力量,千百丈的金色剑芒如同一道划过的流星,轰然斩在燕荡山上,阮麟泽眼色从得意到恐慌,最后变成绝望。

  “你,你居然掌握了轩辕剑,啊……”

  “轰隆隆……”剑碎天地,耸天而立的燕荡山,彻底的深沉入了海底,与它同沉的,还有那对曾经爱得很浓,很深的男女。

  ……

  凤凌月只觉得天旋地转了许久,原本已经麻木了的身子再次有了知觉。只是依旧是毫无止境剧痛。

  痛,痛彻心扉。

  凤凌月咬牙睁开眼,入目的竟然不是为蔚蓝的海底,而是倒着的黑压压一片人,只是每个人的表情都有一丝诡异。

  这个场地到处都是披红挂彩,耳边不断传来靡靡之音,空气中也有一股浓重得令人反胃的脂粉气。

  场地的中央,从老到少,都是穿着古装的男人。每个都盯着自己,暧昧的目光,肆无忌惮地迅游在自己的身上。

  凤凌月不露声色,黑眸转动,看见周边还有一些雅座,那里坐着的男人就要显得文雅许多。尽管如此,在凤凌月的眼中,还是一样的恶心。

  隐约还有啼哭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凤凌月扭头,就看见在身旁十尺开外,有七八个五花大绑的古装女子,正用同情的眼神窃窃地瞅着自己。

  在那些女子的周围,还有二十来个黑汉子,手拿粗棍一字排开。看起来不过是最普通的打手模样。

  其中离着自己最近的一个,手中还多拿了一条滴血的长鞭。正一脸不屑地斜睨着自己。

  一瞬间,凤凌月便明白了,自己是穿越了!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倒霉的是,台下的那些男人,横竖看都不是正经的人。而自己正都被三指粗的麻绳捆着,倒悬在一个高台之上。加之浑身数不胜数的鞭伤,情况不容乐观……

  “诶哟,没死……傻子果然都是不怕疼的,凤凌月,你最好是老实一点,不然,不要怪妈妈我对你手下不留情!”仙倾楼的老鸨子恶狠狠的开口威胁。

  说话之间,老鸨子对着自己的腰际狠狠掐了一把,又是火辣辣的疼。

  该死,这些人知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嘿嘿……好了,现在人也醒了,拍卖就继续吧!”

  老鸨子话毕,眉开眼笑地指着凤凌月道:“这可是帝都十大美人之一的凤凌月!为了凑钱救母,自愿卖身到我仙倾楼,她的初夜,起价十万两!”老鸨子高喊着,牛气哄哄的样子。

  台下的男人们也像打了鸡血似得,眼中精光大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的第一狂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皇的第一狂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