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乡下祖坟
秋风寒2019-07-26 02:282,218

  因为我们懒散惯了,早上七点还在梦乡中,却被林羽夕敲门叫了起来,她告诉我俩好消息。第一个是陆先生儿子昨晚安稳睡了一夜,让他对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八点半会亲自开车来接我去乡下看祖坟坟地。第二个是得到了陈大洪的下落,在西岭市东南三十里外的“下店村”。

  我穿上衣服啥也不说就往外走,林羽夕拉住我问去干吗?我说当然去找陈大洪啊,这人身上不但有我们俩人的身世之谜,还可能有破解鬼舌毒咒的秘方,就是有天大的事都要搁一边去,先去找到他。

  林羽夕拉着我死不放手说,反正知道了陈大洪的下落,他又不会突然跑了,何必急在一时?先帮陆先生搞定了坟地,想怎么做都行。

  我想想也是,去乡下估计一个上午就完事了,下午还有大把时间。生意讲究诚信,还是先搞定工作室重新开张后的第一桩买卖吧。不过看到小胖揉着眼睛从卧室里走出来,心头一动,跟林羽夕说:“陈大洪比任何事都重要,你如果非要逼我去看坟地,那也成,除非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还债的事免谈。”这丫头心眼转的够快,加上嘴也快,立马把这条路给封死了。

  我转转眼珠说:“我不谈还债,就谈待遇。不发工资没意见,可是总得有奖金吧?我吧没几年奔头了,啥也不想了。可小胖还要谈对象,一年没收入,让他找谁谈?”

  “自己跟自己谈!”这丫头眨巴眨巴眼,嘴巴挺快的。

  小胖本来还没完全睡醒,被这句搞清醒了,急道:“小夕……不……林经理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自己跟自己过一辈子啊?我左右手能够答应,我还不答应呢。”

  开始我们俩都没听明白他这左右手啥意思,不过随即就想到了,林羽夕俏脸上微微一红,呸了声骂道:“两个流氓,以后离我远一点!”说着掉头就跑。

  早饭是林羽夕做的,就在她屋子里吃。吃饭的时候,我又旧话重提,那意思摆明了,如果不发奖金,今天我就不去看坟地。气的这丫头我看牙齿都快咬碎了,最后无奈之下,答应给小胖每月发三千块奖金,我的一个子都没有。

  我问她凭什么啊?这丫头理直气壮的说:“你不是说过要赚钱养活我吗?男子汉说话要算数,奖金没收。还有,你别误会我有什么其他意思,该找对象找对象,别在我身上打主意。”

  不给拉倒,反正我是逗她玩的,也让小胖看到哥们我,是怎么把场子找回来的。

  八点半陆先生如约开车来到楼下,林羽夕让小胖在家值班,我和她一道出门。上车之后,陆先生先对我来了个滔滔不绝的敬仰赞美,这可跟昨晚摆出的官架子判若两人。我微笑着照单全收,跟着他又说,他老家是市东南“东阜乡”下店村,十五公里左右,很快便到。

  我和林羽夕不由对望一眼,心里顿时一阵砰砰乱跳,这不是正好吗?看完坟地直接去村里,把陈大洪揪住,杀人的事我不追究了,就问我们俩的身世和毒咒的破解秘方。这一路上,心不在焉,陆先生往往问我几句,我都答不上一句。心里在不住的想着,怎么才能抓住了这只老狐狸。

  要知道陈大洪能把老瞎子和雷雪婷这俩老人精给弄死,可见他有多狡猾。林羽夕没我这么紧张,不住的扯我衣服和咳嗽来提醒我,这么冷淡敷衍陆先生太不礼貌。我也为了能使心里静下来,于是给陆先生滔滔不绝的来了一次有关坟地风水的见解。

  那一套说词都是鬼符经补充篇里的,其实大多来源于道家堪舆术和葬书。很多的专业名词,他们俩压根听不懂,被我抡的晕头转向,对我赞不绝口。

  十五公里的路程很快便到了,我也把坟地风水讲的告一段落,心情比先前放松了不少。陆先生祖坟在村子北侧五百米开外,农村以前下葬,只讲风水不讲是不是荒地,只要风水后就会把地皮买下来。不过葬往后,原来地主还会在坟地周围种庄稼,其实也影响不了多少收成。

  这一大片玉米地内,夹杂着几座错落有致的坟头,陆先生爷爷的坟在中间,两侧是长子和次子,再往下一排是陆先生早年夭折的兄弟辈。这种格局是有讲究的,叫做“携子抱孙”局。

  现在玉米还没收割,长的一人多高,这种环境里看坟地是很困难的。好在坟头一侧有棵大树,我爬树上去,坟头四周的地势尽收眼底。坟前方向不远处,有条沟渠,坟后便是群山环抱,这坟地格局非常好,与养尸地和阴盛极煞压根不沾边。并且砂环水抱,藏风纳气,是难得到一个风水宝地,后人绝对是大富大贵。

  《葬书》曾言:“地有四势,气从八方,故砂以左为青龙,右为白虎,前为朱雀,后为玄武。”所谓地有四势,就是周易中所讲的四象,四面的方位。从坟地来讲,左边砂(稍高者称为砂,也就是山的意思。如果没有山,砂即为山)称为青龙,右边的砂称为白虎,前面的砂水称为朱雀,后面的来龙称为玄武。

  “气从八方”是指外气,即堂气。八方,是指乾、坎、艮、震、巽、离、坤、兑的八方。即是从八方涌向坟地的生气。这块地四面八方生气旺盛,又配合四个非常严谨的地势,没半点差错,也瞧不出有什么地方遭到破坏,诸如坟头被动或是四周地脉挖断等,损坏风水格局,变成藏凶局。

  我在树上趴着,心里不由暗自嘀咕,问题出在哪儿了呢?琢磨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于是便从树上滑下来。陆先生和林羽夕过来问我看出什么了,我摇摇头说暂时没看出来哪有破绽,不过坟地肯定发生了变化,不然这么好的风水局,怎么可能让老太爷在地下不得安生呢?

  陆先生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带来了香果供品,在坟前摆上,烧了点纸钱,撒了些酒水。我和林羽夕先走出玉米地,边走边想,这么好的坟地,老太爷死的这四十年里怎么会尸身不腐呢?按照这种情况,坟地的风水不是后来发生变化的,是从一开始就不对。想到这儿,我急忙回头望向坟后山峰,果然看出了毛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