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尸液
秋风寒2019-07-26 02:282,389

  孩子毛病源于祖坟的话,让陆先生呆住,随即摇摇头说,请来很多人,从没人提起过祖坟的事。大部分都说是因为这座楼房地基下,可能不太干净。虽然屋子里布置了严密的风水局,但还是经不住鬼阴之气慢慢的侵蚀透入,这是多年日积月累造成的。

  我见他不信,笑了笑说:“那么他们既然看出了问题,又有谁治好了孩子?”

  陆先生当即哑口无言,如果治好孩子,还叫我们过来干吗?

  林羽夕瞅着我不住转眼珠,探我的口气问:“祖坟的事有……把握吗?”

  我点点头,问陆先生不介意借一个盘子用吧?陆先生点头说没问题,这会儿态度比之前好多了。我于是拉开橱柜,取出一只盘子,用手指刮了十几次,全都抹在盘子上,形成一个黄豆大的水珠。

  然后回到客厅内,将胖子放在茶几上,拿起一个打火机打着火,在盘子水珠上一点,竟然烧着了!

  这下不但陆先生愣住,连林羽夕和小胖都瞪大了眼珠,水怎么可能燃烧呢?除非是掺有化学成分的水。

  女主人刘太太这时抬头看到这种诡异的光景,突然脸上变色,指着火苗说:“我在梦里就梦到过水能燃烧,水还是来自一个人身上……”

  我转头问她:“这个人你认识吧?”

  刘太太顿时全身一抖说:“认识,他是孩子的老爷爷!”她所谓的老爷爷,是当地的俗称,也就是太爷爷,或是太祖父,那是陆先生的爷爷。

  陆先生听了这话,脸色唰地白了,问太太:“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说着话盘子上的火苗,散发出呛鼻的腥臭味,急忙用手掩住鼻子。

  刘太太苦恼的说:“因为孩子的事,我心不在焉,早把这事忘记了。要不是今天看见水会燃烧,我还想不起来。”

  说话之间,腥臭味越来越浓,除了我之外,他们几个都捂住了鼻子。一颗豆大的水珠,燃烧了这么久,居然还没燃尽,并且随着燃烧在四周渗出一层黄橙橙的液体,看着有些恶心。

  我跟他们说:“水其实是从祖坟里渗出的,因为祖坟一旦出事,便会祸及后人,家里便会冒出了尸液!”

  “师爷?”小胖眨巴眨巴眼,连林羽夕也没听明白这俩字是啥。

  我没好气说:“还太爷呢。尸液就是尸体渗出的液体,原因是死者死后尸身不腐,又日日夜夜遭受折磨,于是便冒出了含有怨念的尸液,来提醒后人,帮它早日化解灾难。”

  陆先生终于忍不住了,生气的说:“简直是一派……我爷爷死了四十多年,怎么可能尸身不腐?”他那句是要骂“一派胡言”,可能顾及到我是客人,多少还是给了点面子,把胡言咽下去了。

  林羽夕皱眉跟我说:“你得把事弄清楚了再讲,别以为死人都像龙家村老粽子。”

  我也不着恼,神色严肃的说:“但凡死者死后误葬养尸地或是阴盛煞极之地,都会出现这种情况。想必民间流传很多几百年尸体不腐的事情,你们都听说过,这不是空穴来风,很多都是真的。陆先生如果不信,那就另请高明吧。”说着擦了擦手,摆出一副告辞的架势。

  陆先生既然能当上高官,必定有他的过人之处。这家伙瞅着腥臭难闻的火苗,最后点点头说:“我不是不信,只是这一切有些玄乎。这样吧,你看怎么先能让孩子今晚不哭,然后咱们再去看祖坟。”

  “法子很简单,到外面找个经常晒到阳光的地方,取回些土来,装满一只瓷碗,再扣在厨台渗水部位上,今晚孩子肯定一觉睡到天亮。不过,这只是个治标不治本的办法,如果不在祖坟上下手,长久之后,怕是全家人都会出毛病。”我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拿出一张符,在火苗上点燃了,丢在盘子里。马上把豆大的火苗吞噬,随即一起熄灭,渗出的黄色尸液消失不见,腥臭的气味也闻不到了。

  陆先生见我又露了这么一手,终于被折服了,不住点头说,只要孩子今晚能睡好,明天去接我们到乡下看祖坟。

  从这儿出来都快十点了,林羽夕追着问,我说的是不是真的,别是拿出算命骗钱那套把戏蒙人的吧?我有点生气的说,蒙人骗钱那是小胖干的事,我从来都是真刀真枪,如果总是拿着骗人的侥幸心理,我怎么能对付得了厉鬼凶灵?

  林羽夕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于是不再怀疑了。但小胖不干了,说什么就他蒙人了,你不是也总帮着当托儿的吗?我赶紧咳嗽两声,问他要不要吃火锅,这小子多聪明啊,立马闭上嘴,啥也不提了。

  吃火锅当然还是回工作室,下面二楼就有火锅店,我和小胖还从来没在那吃过。坐在火锅店儿一边吃着,我一边又提起了陈大洪的事。林羽夕还想卖关子,说自己现在心情不太好,待会再说吧。我嗯了一声,和她说那我明天心情也不好,哪也不去了。

  “还没到明天呢,你怎么知道你明天心情会不好?”林羽夕气的鼓起双腮。

  “因为你不说陈大洪的事,我一辈子都会心情不好,明天心情当然会不好。”我说着端起一杯酒喝了。

  林羽夕立刻败下阵来,跟我说昨天她因为要重新开张工作室,联络了不少关于此道的朋友聚会。席间听一个人说起,这段时间乡下出现了一位很出名的风水师,他碰巧一次机会与此人见面,听此人说叫陈大洪,曾经在龙家村住过很多年。

  她当时就震惊了,想到这个陈大洪会不会就是杀死老瞎子和婷姨的凶手。但昨天她并没表露出什么,而是拜托这个朋友安排个时间,去跟陈大洪见个面,以后工作室有大家在风水上解决不了的问题,就请他过来帮忙。

  我说这还用想吗,住在龙家村很多年的陈大洪,只有这么一个之外还能有谁?也没心情吃饭了,要她赶紧联系昨天那位朋友,问问陈大洪住在什么地方,今晚就去抄了他的家。

  小胖到现在还不知道我们当年的故事,这小子见我们说的神神秘秘,也不多问,只顾甩开腮帮子吃涮羊肉了。这会儿听说我要去抄家,吓得吐出嘴里的一块肉说:“抄家的事咱可不能干,顶多捅死一两口子就算了。”

  林羽夕差点没气疯,狠狠瞪了我们俩一眼:“这是公众场合,别一个抄家,一个捅死两口子行不行?今晚肯定不能去,一来没车,二来我们都还不能确定对方是不是要找的人,等明天再说。我是经理,什么都要听我的,不然我罚你们两个今晚谁都别睡觉!”

  “不睡觉干嘛,斗地主吗?”小胖插嘴问。

  “斗你个大头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