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第一次生意
秋风寒2019-07-26 02:282,415

  曾经画室主人的住房,也被重新装修,我和小胖进去看看,虽然之前没看过是啥样,但现在装修的简约时尚,又显得很温馨,比我们俩的狗窝不知强了多少倍。这里的格局跟左边林羽夕住处完全一样,两个卧室一个客厅,我们俩住进去倒是挺舒服。

  小胖推开卧室门瞅瞅里边,啧啧说道:“就冲这种居住环境,一年不给工资我也没怨言了,就当付了房租。”

  林羽夕尽管说包吃包住,可没说谁来做饭,虽然两边都有厨房,但中午她订下规矩吃饭时间只有十分钟,那我们绝对是没做饭时间的。况且还有买菜的问题,谁去买谁来付账?不过今天是第一天,万事需要个过程,得慢慢捋。

  中午林羽夕叫了外卖,小胖吃的那个快啊,五分钟结束战斗。五十块倒不是怕被扣工资,问题我们没薪水,要扣的话还要自己掏腰包。晚上八点下班后,林羽夕早穿好了一件黄色风衣,下面只穿了薄薄的黑丝和高跟鞋,这性感迷人的打扮,立马让我们俩都看直了眼。

  这丫头看到我们俩这德行,还显得挺得意,不住的又是扭腰又是转身的,让小胖差点没流出哈喇子。但突然沉下脸瞪了一眼,我们俩赶紧把目光移开,装的一本正经。

  “小胖,我办公室有泡面,你先对付一顿。我跟那个谁加班去做个生意。”林羽夕说完跟我甩下头,“走啊!”

  八点这个点小胖早饿了,一听我们要出去,便不干了:“我说你们不能这样,让我自己吃泡面,你们出去下馆子……”

  “我们是去做生意。”林羽夕没好气打断他。

  “做完生意呢?”这小子鬼心眼满多的。

  “下馆子啊。”林羽夕顺口就说了出来。

  “那你们太不仁义了。我吃了十几年的泡面,实在吃的反胃……”

  我也觉得这么做太不够意思,于是截断他的话头说:“你跟着来吧。”说着走下楼梯。

  林羽夕几步跟上,瞪眼道:“我是经理,凭什么你说了算?”

  “因为今晚我请客!”

  在去往客户家路上,我便按捺不住问她陈大洪的下落。而这丫头还在为刚才的事生气,说现在心情不好,待会儿吃饭的时候看心情再决定,说还是不说。我只有忍住了,反正都等了三年,也不在乎多等几个小时。

  这个客户只知道姓陆,叫啥名字,是干什么的,林羽夕没有多说。反正进了一个花园式小区,进了房门后,看到将近二百平的大房子和豪华的装修,就明白这人身份肯定不小,以我们山村里的话讲,那是非富即贵啊。

  男女主人年约四十,刚刚生下一个儿子还没满月,却整夜啼哭不停。常常因为啼哭出现窒息,憋的满脸紫黑,额头上凝聚出一个奇怪的肉疙瘩。那肉疙瘩形同一张小型人脸,特别诡异瘆人。这还不算是吓人的,最吓人的是没满月的婴儿,经常半夜爬出摇篮床,一直爬到厨房去。

  有一次两口子跑到厨房,发现孩子竟然奇异的爬上橱柜,手里攥住了菜刀柄。那时倒是不哭了,而是一对小眼珠内闪烁着狰狞的目光。这可把他们吓坏了,送进医院又检查不出任何问题,找了不少神汉巫婆,没少烧香拜佛,最后一点作用都没有。

  他们通过这次婴灵凶杀案,才知道了福灵工作室,于是打听了林羽夕的电话号码,请她找人过来帮忙治好孩子的“怪病”。

  我们来后小家伙在母亲的怀抱里,非常安静,转动着一对灵动的小眼珠,也看不出毛病来。男主人陆先生跟我们说,小孩啼哭是分时间段的,一进夜里十一点钟,那便开始不消停了,有时候哭到凌晨一点,有时候会哭到天亮,早上到晚上十一点这段时间,他基本上很安稳。

  小胖笑道:“这个我有经验。邻居张大妈孙子小时候,就是这毛病,这叫夜哭郎。写个方子贴在大街上,不出两天,孩子就消静了。”

  陆先生愁眉不展的说:“这个法子很多人都提过,我们也做过了,不管用。哭我倒不是很担心,问题是他眉头上凝聚出吓人的肉疙瘩,还有半夜经常爬到橱柜上拿刀,让我心里不安。”

  林羽夕忙说:“这是我们工作室接待员,他懂得不多,这位是我们工作室的灵异大师,丁鱼!”说着冲我伸手指了指。

  陆先生抬眼瞧我一下,可能见我这身行头确实寒酸,有点瞧不起眼的样子,也没跟我握手,只是摆摆手示意落座。林羽夕和小胖坐下了,我却背着手在客厅里来回转圈,最后走进了厨房。

  要说屋子里的风水布局,看得出是经过高人指点过的,每一处摆设和装饰,都恰到好处,并不冲突。并且水木相旺,木火通明,在风水中来说,这是一个五子登科宅,住在这儿的人,有很旺的官运。加之五行属水之位,摆了风水鱼,所谓如鱼得水,平步青云,从此能看出,陆先生官位还小不了。

  陆先生大喇喇的坐在沙发上说:“风水是当时黄荣峰黄大师看的,后来又请了几个高人,都称赞布置绝佳,没有任何问题。”言外之意是说,你别浪费时间了,风水上是没事的。

  我心说原来是死鬼黄荣峰看的风水,不过这老混蛋的确有两手,风水确实没问题。我点点头后,才要从厨房出来,忽然看到厨台刀具架下,有一溜未干的水渍。我不由心头一动,这不是问题吗?

  我走前两步,伸手指把这溜毛线那么细的水渍刮走,谁知马上水渍又重新涌现。我回头问陆先生:“橱柜里有出水的地方吗?”

  陆先生不耐烦的点点头:“橱柜下面有水管道,不知为何厨台上经常渗水,叫修理工修了几次还是这个样子。”

  林羽夕是个懂得见风使舵的人,看陆先生脸色不悦,急忙跟我招手:“你还是过来瞧瞧孩子吧。”

  我心说孩子这会儿不哭,瞧个毛线?当下没理会她,又问陆先生:“我能打开橱柜看看吗?”

  “可以,你看吧。”陆先生脸色更难看。

  我拉开柜子门,借着客厅灯光看到这里面没摆放东西,只有一条横穿而过的水管道。伸手在上面摸了一把,没渗水的地方。我又拿出手机打开灯光,往台面底部照看,干巴巴的别说水珠了,连个潮气儿都没有。

  于是印证了心里的想法,把柜门关好,直起腰撩开窗帘,往窗子外望去。对面楼房挡住了视线,那么没有形成通风之道,不会有煞气入侵。即便对面楼上有鬼气,但这屋子里布置的风水局,足够消解了。除非是随风而来不可阻挡的煞气,那就不容易化解。

  我又把手指上刮起的水渍,在鼻子下闻了闻说:“孩子的毛病,源于祖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