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畏罪潜逃
秋风寒2019-07-26 02:282,222

  我忽然不去警局投案自首,让小胖愣住,好像不去顶缸,又不对了。我让他帮忙找找跟警局有关系的熟人,打听一下林羽夕近况。他说小学有个同学在警局上班,只不过很多年不见面了。我叫他找找看,自己打车赶往林羽夕的工作室。

  下车后看到楼下店铺照常开业,显得挺平静,也没瞧出什么不对。正好楼下有个卖手机的门市,我进去选了一款山寨机重新买了个号,问老板昨晚听说这里闹鬼,是真的假的。

  老板笑了,说什么闹鬼啊,那都是传闻,听说是仇杀,凶手就是福灵工作室老板娘,昨晚就抓进警局了。我哦了两声,交钱后拿着手机出来,又在隔壁烟酒门市买了瓶矿泉水,再打听是一样的结果。

  仇杀估计是他们瞎猜的,但林羽夕被当做杀人犯是不争事实。我忽然间回过味,她昨晚肯定跟苏承达决定好了一切,不跟我见面,是怕我问的太多,她会露馅,以我的脾气,不会让她一个人去顶罪。想到这儿,我心里叹口气,这丫头心眼好,而她的男朋友人品也不错,换做心地阴险的人,若是翻脸指认我是凶手,还真是百口莫辩。

  我沿着街边,心情沉重的往前走了会儿,想起时间差不多了,于是跟小胖打个电话,看他有没联系到小学同学。这小子接到电话后说,那同学现在因为昨晚这件案子,正忙的焦头烂额,顾不上跟他说话,接起电话就讲了两句便挂了。他还在街上看到到处有警车在巡逻,觉得情况不太妙,叫我别在街上溜达了,赶紧回家猫着去。

  他这意思我明白,我们也是有“案底”的人,万一看着可疑被抓进局子,让警犬闻闻气味,那便糟了。

  于是不敢在大街上溜达,转进了一条小街,走路也是沿着墙根走,跟做贼似的。街两侧全是铁栅栏墙,应该属于疗养院一类,里面花草繁茂,占地面积非常大,整条街几乎没什么门面,所以显得特别僻静。偶尔有个骑电车的过去,根本看不到出租车的影子。

  正焦急的往前走着,忽然左侧一扇黑铁门打开,从里面伸出一只手快速把我扯进去。我刚要反抗,忽然看清这人竟然是林羽夕,抬起的手放了下来。这丫头麻利的锁好大铁门,拉着我进了屋子。

  这是一个有三四间平房的小院,院里种满了花草,显得优雅静谧。屋子里装修简洁,尽管空间不是很宽敞,但经过精心设计,每一件家具都摆的非常合理,给人一种温馨而又舒服的感觉。

  “你要去哪儿,为什么要从这儿经过?”林羽夕一边问着,一边把屋门关好,然后一头歪倒在沙发上,整个人显得十分疲惫。从她一对黑眼圈上看得出,昨晚一夜没睡好。

  “你为什么会在这儿,不是在局子里吗?”我不答反问。

  林羽夕听到这话,忽然坐起来,双手捂着脸哭了。边哭边说:“完了,什么都完了。我辛辛苦苦打拼了三年,一夜之间全都失去了。呜呜……”

  我坐在她身边,拍拍她肩膀说:“先别难过,你又不是凶手,这件案子迟早会真相大白的。”

  “可是警察不会相信这一切是鬼干的,我就算暂时躲几天,迟早还是会被他们抓到的。”这丫头越哭越伤心,于是借了我这肩头趴上去,哭的鼻子一把泪一把的。

  我正为此纳闷,她楼下店铺都说她被抓走了,为啥会在这里躲着?当下问她:“昨晚你没去警局吗?”

  这丫头哭着摇头,然后把昨晚的事抽抽噎噎的说了一遍。苏承达上楼后发现死了人,她虽然极力掩饰,但苏承达头脑多精明啊,一番追问下,让她的回答漏洞百出,最终见纸包不住火,便实话实说了。苏承达听完后说,你的命是小学同学救的,不能连累了人家。俩人一商量,决定让我和小胖赶紧离开此地,让她也躲起来。

  苏承达是这么想的,在警局没搞清真凶是谁之前,决不能入狱。因为鬼杀人这事,太过玄乎,司法上不可能采纳这个说法。一旦裁定她就是杀人凶手,那么连逃的机会都没了。如果躲起来什么都好说,反正自己不是凶手,即便是逃那也逃的心安理得。到时候苏承达会通过路子,让她偷渡出境,保住一条性命。

  要说苏承达考虑的是挺周到,可是我总觉得这么做不妥。人民警察又不是纸糊的,他们也有明辨是非的能力,就算不信鬼杀人,但也不见得一口咬定她是杀人凶手。如果证据不足的话,还是会无罪释放的。

  如今躲起来变成了畏罪潜逃,可躲得了一时,躲得了一世么?至于偷渡出境,我感觉属于痴人说梦,现在社会网络这么发达,一个通缉令把所有地方都封锁了,插翅难飞啊。不过我估计当时苏承达也懵了头,唯恐女朋友被判死刑,所以才想到了这么一个昏招。

  我又拍拍她的肩膀说:“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不必难过和担心,我会想办法帮你洗脱杀人嫌疑的。”

  林羽夕一愣,抬起头泪眼模糊的问:“你不会是要去代我的顶罪的吧?”

  “我有那么傻吗?”我笑着伸手在她头顶上摸了摸,却被她一把打开了。“我觉得这是个阴谋,不是自然发生的闹鬼杀人案。我有办法把幕后真凶抓住,还我们一个清白。”

  “阴谋?”这丫头满脸迷惑,看起来还不信。

  我于是把想到的诸多疑点一一道出,最后跟她说:“凶手利用小静跟你们的关系,精心设计了一个陷阱,他的真正图谋,应该是想你和苏承达死。你没被抓进警局倒是个好事,让凶手会感到不安,我们使点手段,总会让他露出尾巴的。”

  林羽夕听的不住点头,跟我说:“好,我现在什么都听你的。只要能帮我度过这个难关,除了以身相许外,随便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我低头看着她的胸脯说:“我什么都不要,就想你揭开扣子,让我看看胸……”

  话说到一半,啪的被打了一记耳光。林羽夕腾地站起身,咬牙切齿的骂道:“小流氓你还想占我便宜,你都不知道,你在古墓里占我的那些便宜,比我男朋友多多了。你还想得寸进尺不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