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一鸣惊人
东一方2016-11-10 13:063,021

  望月楼门口。

  裴元庆还在等着。

  等了好一会儿,却不见龟公出来。

  这时候,裴元庆欢喜起来。

  裴元庆脸上洋溢着笑容,啧啧打量着洪山虎,询问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洪山虎淡淡道:“在下洪山虎。”

  “洪山虎么?”

  裴元庆想了想,道:“没听过!”

  洪山虎道:“在下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裴公子没听过我的名字,实属正常。”

  裴元庆说道:“你倒是有自知之明,哈哈,到这个时候了,望月楼的人还没出来,恐怕你和麦二郎要输了。想一想,你们一起在望月楼门口大喊‘我是猪’,真是有趣。期待,令人期待啊。”

  麦仲才哼声道:“谁胜谁负,尚未可知。”

  裴元庆道:“情况都这么明显了,这不是明摆着的,你麦二郎输定了。”

  麦仲才见不惯裴元庆嚣张的模样,干脆不和裴元庆说话。

  打心底,麦仲才也担心。

  都好一会儿了,却还不见动静。

  洪山虎轻拍麦仲才的肩膀,笑吟吟说道:“裴公子,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哪里来的底气认为会赢。或者说,裴公子武人出身,脑子转不过来。”

  “眼下的情况,你想一想就能明白。”

  “这一局,你输定了。”

  “如果我的诗不过关,望月楼会耗费这么长的时间不给答案吗?”

  “不可能的。”

  “如果我的诗不过关,马上就会被否定。”

  “到现在,却还没有结果,那是什么原因?必然是我写的诗被认可了,正在讨论当中。所以,才耽搁了时间。”

  洪山虎分析得头头是道,道:“裴公子,你做好大喊‘我是猪’的准备了吗?”

  裴元庆闻言,心中咯噔一下。

  他心中骤然升起不妙的预感,洪山虎的分析,貌似很有道理。

  如果望月楼看不上洪山虎的诗,不会耽搁时间。

  唯一的可能,是诗被采纳了。

  裴元庆也不是毛躁之人,他深吸口气,压下心中的惊讶和慌乱,沉声说道:“你一个无名小卒,还想出头,做梦去吧。哼,你写的诗,永远不可能被望月楼的人采纳。”

  洪山虎淡淡道:“我们走着瞧。”

  对于自己誊写的《咏菊》,洪山虎有足够的自信。

  在明代,这是极为有名的一首诗。

  只要望月楼的人识货,他写下来的《咏菊》就不可能失败。

  “踏!踏!”

  忽然,急促的脚步声传来。

  望月楼的门口,三个身影急匆匆的走了出来。

  为首的人,赫然是王通。

  在王通的身后,跟着杨修和龟公。

  王通也听龟公说了门口的争斗,他看也不看裴元庆和麦仲才,目光落在洪山虎的身上,脸上挂着柔和笑容,拱手道:“阁下的《咏菊》被采纳了,敢问阁下贵姓。”

  洪山虎道:“在下洪山虎。”

  王通微微一笑,摆手道:“鄙人王通,请随我来,杨尚书要见你。”

  “啊!”

  裴元庆低呼一声,顿时愣住。

  杨玄感参加望月楼的诗会,他是知道的。

  洪山虎因为一首诗,竟然得了杨玄感的青睐,要得到杨玄感的接见,着实不可思议。

  败了!

  裴元庆知道自己败了。

  裴元庆的脸变成了酱紫色。

  他站在原地,倍觉尴尬,因为他和洪山虎之间还有赌约。

  洪山虎扫了裴元庆一眼,他没有痛打落水狗,也没有要求裴元庆要大喊‘我是猪’。

  因为王通代表了杨玄感来传话。

  这个时候,洪山虎太强势,处处逼迫裴元庆,难免给王通留下不好的印象。

  洪山虎道:“王先生,请带路。”

  王通走在前面,洪山虎紧随其后。

  麦仲才、麦青慧和洪萱紧跟着,一起进入望月楼。

  按照麦仲才的性格,他肯定要让裴元庆大喊‘我是猪’的。但眼下杨玄感召见,事情很重要,他拎得清场合,便没有要求裴元庆。

  一行人往里面走,剩下裴元庆站在望月楼门口。

  裴元庆盯着洪山虎的背影,抿着嘴唇,眼中流露出不甘和无奈神色。

  忽然,裴元庆道:“洪山虎!”

  洪山虎停下,转身看向了裴元庆,道:“裴公子还有何事?”

  裴元庆咬咬牙,大喊道:“我是猪!”

  “我是猪!”

  “我是猪!”

  三声洪亮的声音,在望月楼的门口响起。

  连望月楼大厅的一些人,都听到了门口的喊声,好奇发生何事?

  洪山虎望着裴元庆,有些惊讶。如此丢脸的事,裴元庆竟然大喊三声‘我是猪。’

  裴元庆说道:“本公子愿赌服输。”

  洪山虎对裴元庆的印象,忽的发生了变化。

  裴元庆虽然是世家大族的公子,却是一个铮铮汉子,言必行行必果,值得人尊敬。

  洪山虎双手合拢,长身揖了一礼。

  然后,他转身进入望月楼。

  裴元庆看着洪山虎消失的背影,握紧拳头。

  男儿大丈夫,可以丢脸,但不能背弃诺言。他输了,但输得坦坦荡荡。

  小厮问道:“公子,我们还进望月楼吗?”

  裴元庆回过神,说道:“进,怎么不进。麦仲才以为老子输了会怕他,老子偏不怕他。”

  大袖一拂,裴元庆带着人进入望月楼。

  洪山虎跟着王通,进入了二楼。

  麦仲才、麦青慧和洪萱没有跟着,三人被安置在二楼的落座。

  进入雅间中,王通行礼道:“杨尚书,人带到了。”

  洪山虎抱拳道:“洪山虎,拜见尚书大人。”

  杨玄感审视着洪山虎,颔首道:“洪山虎,你的诗不错,字也不错,虽然有些粗糙,但已见风骨。假以时日,必然能引领风潮。”

  洪山虎不卑不亢的道:“尚书大人谬赞了,在下愧不敢当。”

  杨玄感说道:“你的诗,你的字,当得起。”

  顿了顿,杨玄感询问道:“你的字,是如何练就的?本官读书无数,更遍览名家字迹,从未见过你这样的字体。”

  洪山虎回答道:“回禀尚书大人,在下家贫,幼年时用树枝在沙地练字,练着练着,也就成了现在这样。”

  杨玄感嗯了声,道:“好好磨练,将来必成一代大家。”

  “尚书大人提点,在下铭记在心。”

  洪山虎恭敬回答。

  杨玄感在打量他审视他,洪山虎也一样。

  洪山虎知道隋朝的历史走向,清楚杨玄感并非善类,那是将来要造反的人。

  如今大隋稳固,杨玄感还没有机会。

  杨玄感如此的平易近人,不过是为了树立形象,拉拢人心。

  上位者的手段,洪山虎心如明镜。

  杨玄感继续说道:“你的《咏菊》诗,清新自然,神与物游,情与景谐,整首诗形似和神似浑然天成,相当的不错。”

  洪山虎听完后,立即道:“尚书大人一番见解,鞭辟入里,才是真的高明。大人之才学,在下望尘莫及。”

  一番奉承的话,杨玄感哈哈笑了起来。

  他夸赞洪山虎有才,而洪山虎反过来捧他,这也证明他的才学。

  雅间中的官员,也纷纷附和。

  王通见洪山虎应对得体,也暗赞洪山虎不凡。

  杨玄感看向王通,吩咐道:“王通,洪山虎的《咏菊》诗,可以宣告于众人,令参加诗会的才子们一起鉴赏,共同分享。”

  “喏!”

  王通应下,吩咐杨修去通知。

  片刻后,望月楼的侍从高声朗诵《咏菊》这首诗。

  这是杨玄感认可的。

  望月楼的才子听闻后,纷纷称赞,但也很是羡慕。

  得了杨玄感青睐,便能见到杨玄感。

  这等荣耀,无数人翘首以盼。

  麦仲才坐在二楼,看着热闹的场面,见到士子们的神情,也为洪山虎高兴。

  麦青慧和洪萱也是一样。

  杨玄感话锋一转,看向洪山虎,忽然问道:“洪山虎,你如今家住何处,是做什么的?”

  洪山虎回答道:“回禀尚书大人,在下暂住麦铁杖将军的家中。如今,是羽林军中的一名什长。”

  杨玄感一听,笑了起来。

  麦铁杖是他父亲杨素提拔起来的将领,双方关系还不错。

  只是,洪山虎竟是当兵的?

  杨玄感很是惊讶,没想到一个当兵的,竟有如此才学。

继续阅读:第21章 三个理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隋末:小兵迎战李世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