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悲剧的李建成
东一方2017-02-07 16:072,861

  洪山虎听到李建成的话,知道李建成已经怂了。<p>  再收拾李建成,已经没有意义。<p>  洪山虎松开压在李建成胸膛上的脚,居高临下的俯瞰着李建成,提醒道:“这一次,就不让你赔偿了。下次再惹事的时候,擦亮你的眼珠子,别招惹到惹不起的人。你李家在洛阳的处境不怎么好,可要谨慎些啊。”<p>  “是,我谨记!”<p>  李建成忙不迭的点头,不敢再抬杠。<p>  洪山虎看向麦仲才,笑眯眯的问道:“麦子,要不要打两拳泄愤?”<p>  李建成一听,嘴角直抽搐。<p>  可恶的洪山虎啊!<p>  他的脸都被打肿了,现在还提议让麦仲才来打他。<p>  太可恶了!<p>  李建成目光一转,可怜兮兮的看向麦仲才,祈求麦仲才高抬贵手。他带来和武士都被收拾了,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如果麦仲才真的要打他,他根本躲不掉。<p>  故而,只能卖惨。<p>  还别说,他顶着肿胀的脸求饶,麦仲才看到后,真没心思打人。<p>  麦仲才挥手道:“虎哥,咱们走吧。”<p>  “好!”<p>  洪山虎应下,他走到老虎的面前,双手抓住老虎,低喝一声,就把将老虎扛起来,和麦仲才往外走。<p>  李建成看着洪山虎离去的背影,松了口气。<p>  他吐出一口污血,咝咝倒抽凉气。<p>  李建成站起身,目光扫过躺在地上的一个个护卫和武士,骂了声废物,吆喝着众人起来,带着一众人往邙山外走去。<p>  事已至此,留在山中也没意义。<p>  只能打道回府。<p>  李建成带来的护卫,虽然各个都受了伤,但影响不大。<p>  他们出山后,就来到拴马儿的地方,骑马往洛阳城赶。李家的住宅,也在城内。李建成一回到府内,遣散了护卫,就径直往李渊的书房行去。<p>  他要去告状,让李渊为他讨一个说法。<p>  洪山虎强势,更暴虐无比,李建成不敢和洪山虎正面冲突。但是,李建成可以请李渊出面。<p>  李建成进入书房,行礼道:“爹爹。”<p>  李渊眸子明亮,面颊白皙,颌下三缕短须,相貌柔和,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非常的叔父。只是他看到李建成的样子,顿时吓了一跳。<p>  之前的李建成,风流倜傥。<p>  如今,却面颊红肿,眼睛因为面颊的肿胀而成了一条线,让人震惊。<p>  李渊道:“建成,怎么回事?”<p>  李建成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哽咽着说道:“爹爹,您要为儿子做主啊。”<p>  “到底怎么回事?”<p>  李渊沉声询问。<p>  作为李家的掌舵人,李渊自有一番威严。李渊出身李家,家世显赫。他和杨广是亲戚,即使遭到忌惮,但在朝中,也有一定的话语权。<p>  再者,李渊的妻子窦氏,出身窦家,也是真正的门阀。<p>  李渊的力量,实际上并不弱。<p>  李建成眼珠子转动,回答道:“爹,儿子身上的上,都是洪山虎打的。除此外,还有麦仲才作为帮凶。”<p>  “洪山虎?”<p>  李渊眉头一挑,柔和的面庞上,掠过一抹锐利之色。<p>  如今的洪山虎,圣眷正浓。<p>  朝中谁都看得出来,杨广很欣赏洪山虎。最重要的是,洪山虎即将拜师长孙晟,又要迎娶麦铁杖的女儿。有了长孙晟和麦铁杖的支持,洪山虎可谓是炽手可热。<p>  对付洪山虎,不是容易的事情。<p>  李渊冷静下来,思索了一番,问道:“洪山虎为什么打你?”<p>  李建成回答道:“儿子带着人去邙山打猎,在山林中遇到了一头老虎,却被洪山虎和麦仲才抢了。不仅如此,洪山虎还殴打儿子,请爹爹为儿子做主。”<p>  李建成跪在地上,说了大概的情况。<p>  具体的细节,却隐瞒下来。<p>  李渊是一个心思极为缜密的人,他听完李建成的话,甚是了李建成一眼,然后再联想洪山虎的风评。洪山虎虽然屡屡惹出事情,但不是主动生事的人。<p>  这其中,会不会有猫腻?<p>  如果是李建成惹事呢?<p>  李渊行事,谋定而后动,他至少得摸清楚情况,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详细道来,不可隐瞒。否则,为父派人请洪山虎来当面对质。”<p>  李建成一听,面色微变。<p>  一旦请了洪山虎来,对他更加的不利。<p>  李建成不敢隐瞒,如实说道:“爹爹,儿子带人在邙山打猎,的确率先发现了老虎。当时,老虎跑掉了,儿子便带着武士追赶。”<p>  “巧合的是,洪山虎和麦仲才也在山中打猎。”<p>  “他们碰到了老虎,就射杀了老虎。”<p>  “儿子追上去后,老虎已经被杀,洪山虎和麦仲才正扛着老虎往外走。山中捕猎,儿子先遇到老虎,那么老虎理当归儿子所有。”<p>  “他们猎杀了老虎,儿子最多给一点钱财补偿。”<p>  李建成很是理直气壮的道:“儿子允诺了给予一定的钱财补偿,但洪山虎拒绝了。无奈之下,儿子让人动手争夺老虎,但身边的人都被洪山虎打伤,儿子也被打成了这个样子。爹,您要为儿子做主啊。”<p>  李渊听完后,嘴角轻轻抽搐,柔和的脸上掠过一抹阴鸷。<p>  他这儿子不省心啊。<p>  没猎捕到老虎,竟然主动招惹洪山虎,连带着还招惹了麦仲才。<p>  李渊在洛阳为官,虽然是卫尉少卿,都一直行事低调,不愿意惹事,没想到李建成倒是惹了事情。<p>  山中捕猎,各凭本事。<p>  谁夺下了猎物,就是谁的。<p>  更何况,李渊清楚儿子的本事。李建成的本事稀松平常,想猎虎,那是难如登天。再加上李建成先动手,更是处在不利的位置。<p>  李渊想了想,他不愿意把事情闹大,说道:“建成,今天的事情,你有错在先,让为父如何为你讨公道。去换一身衣服,随我去道歉。”<p>  “啊!”<p>  李建成一听,瞪大眼睛。<p>  道歉?<p>  明明是他挨了打,竟然要主动的向洪山虎道歉?<p>  这是哪门子的道理。<p>  李建成倔强道:“您要去道歉,您去就是,儿子不去。洪山虎打了儿子,您却让儿子去道歉,实在窝囊,儿子不去。”<p>  李渊沉声道:“你当真不去?”<p>  李建成看了李渊一眼,见李渊脸上怒气隐隐勃发,怏怏然道:“爹,儿子不想去,是洪山虎打了儿子。”<p>  “唉……”<p>  李渊喟然叹息一声。<p>  李建成道:“爹爹为何叹息?”<p>  李渊脸上露出一抹无奈,叹息道:“你被洪山虎打了,为父却让你去道歉,这爹当得实在丢人。”<p>  李建成皱眉。<p>  这话,他不知道怎么接下去。<p>  李渊继续道:“可是咱们陇西势力盘根错节,人员太过庞大,多是官居要职。当今的陛下又猜疑心慎重,为父身是皇帝的眼中钉。若非为父守拙低调,恐怕被皇帝找个理由贬斥了。建成啊,你闹出这样的动静,不道歉能行吗?也罢,你不愿意去,爹也不勉强,我一个人去。”<p>  感慨的话,自李渊的口中传出。<p>  李建成听完,顿时默然。<p>  他不是小孩子,也清楚杨广忌惮天下的各家门阀,更清楚杨广有意削弱门阀的力量。<p>  李渊所在的李家,也遭到杨广的忌惮。<p>  李建成怎能看着李渊一个人去,他心中悲怆,无奈道:“父亲,儿子愿意去道歉。”<p>  李渊道:“你不必勉强。”<p>  李建成一咬牙,郑重说道:“儿子没有勉强,身为人子,自当为爹爹分忧。”<p>  “当真?”<p>  李渊开口询问。<p>  他的眼中掠过一抹喜色,他的话半真半假,是存了打磨李建成的心思。李建成在洛阳,有些跋扈,性情纨绔,他一直想规劝李建成,如今倒是令李建成反省的机会。<p>  李建成道:“儿子愿意去。”<p>  “好!”<p>  李渊点头,吩咐侍从准备马车和礼物。<p>  两人收拾妥当后,就离开了府邸,往羽林军行去。

继续阅读:第97章 老狐狸和小狐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崛起隋末:小兵迎战李世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