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幼童
奶茶闲人2020-05-07 17:213,811

  永定门大街

  陈霖海没想到赵大树会出奇的冷静,对于栾盈云的死。印碧儿突然的惨死,栾盈云的自杀,这都发生的太快了,都没明白个所以然来。他看着街市上的人,都还在新春的喜悦中。几家欢乐几家愁!一个身影和他擦肩而过,他本能的回头:“罗衣!”他追了上去,秦罗衣一身单衣,眼光有些怯意,他赶紧脱下自己的外衣,给她披上,“怎么就这样出来了!”秦罗衣陌生的看着他,“罗衣,怎么了!”秦罗衣不语,只是要走,陈霖海拉住他,“你要去哪?”

  秦罗衣从他的手中挣脱,自顾自的往前走,陈霖海才发现她竟然光着脚。他上前一把把她抱起,秦罗衣受惊的挣扎着,挣扎不过就开始撕咬。

  “倒底怎么了?”陈霖海叫着,引来了人围观。

  “二公子!”杨安平拨开人群,看见了陈霖海,还有他抱着的女子。

  “杨大夫,你来的正好!”陈霖海遇到救星,“你看看,她这是怎么了?”

  “她是……”杨安平看清楚了那女子的脸,“她这不像是犯病!”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陈霖海的手已经被秦罗衣咬出血来了。

  杨安平伸手抚摸着秦罗衣的头,把她的头按着陈霖海的心口,让她听着陈霖海的心跳声,慢慢的她开始安静了下来,开始像个婴儿一样窝在陈霖海的怀中。杨安平叫了辆马车,陈霖海抱着秦罗衣,他们三人往杨安平的诊所而去。

  平安诊所

  陈霖海看着卷缩成一团的秦罗衣,此时的她已经睡了,脸庞就如一个孩子。他不敢挪动,就这么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动作。

  “新出生的婴儿喜欢大人抱着她睡,是因为能够听到抱她人的心跳声,这样才有安全感,为什么呢?那是因为在娘胎里听着母亲的心跳是安全的!”

  “可罗衣为什么会这样?”陈霖海想不明白。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让她回到了孩童时代。”杨安平说。

  “孩童时代!?”

  “也就是说,她现在只有四五岁!甚至更小!”

  陈霖海看着怀中熟睡的脸,“上回见她还好好的!”

  “我让小俞去告之廖府别院的人了!想必该到了。”

  还没说完,银奴已经出现在门口,看见了窝在陈霖海怀中的人。他急步上前,想抱回,结果把她弄醒了,一看见银奴,就躲着,死死的拽住陈霖海。随后进来的廖涣之看着眼前的秦罗衣,神态活脱脱的一个幼童,“罗衣!”秦罗衣同样别过脸去。

  “杨大夫,她这是怎么了,怎么像个孩子!”廖涣之急切的问。

  “秦老板前两天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杨安平问。

  廖涣之看了看银奴,银奴起身伸手拿了杨安平挂在墙上的美猴王面具,来到秦罗衣的面前,秦罗衣一看见美猴王面具,害羞的把头倚在陈霖海的肩膀上,伸手轻轻的抚摸着那面具,银奴用美猴王的面具诱惑着她,把那面具给她戴上,她竟然咯咯得笑了起来,挣脱陈霖海的怀抱,来到银奴的身边,牵着银奴的手,就像小女儿牵着父亲的手。

  杨安平上前,摸着她的头轻声的问:“小妹妹,你多大了?”

  秦罗衣伸出手,看着自己的手指,一下四个,摇了摇头,五个,又摇了摇头,六个,确定了伸到杨安平的面前,“六岁!”她点了点头,然后自然的又牵着银奴的手。

  银奴背起秦罗衣,往外走,陈霖海一把拉住,“罗衣倒底发生了什么?让她变成这样?”

  银奴甩开陈霖海的手,自顾自的背着秦罗衣走出了平安诊所。

  “廖老板!”陈霖海又急切的问廖涣之。

  廖涣之摇了摇头,也跟着追随银奴他们而去。陈霖海也要追出去被杨安平拉住:“这么急,容易吓坏她的。”

  廖府别院

  陈霖海看着赵大树用枪对着银奴,和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秦罗衣,自己就晚了一步,事情就发生成这样了,“大树,你冷静点!……大树!……冷静点!”

  “那天倒底发生了什么?”赵大树问银奴。

  银奴只是看着他不语。

  “她在场!”赵大树指着秦罗衣,“否者的话,她不会变成这样!”

  陈霖海真是后悔把秦罗衣的事情告诉了赵大树:“大树……用枪决绝不了问题的!……冷静点!”

  只见一个身影过来,夺下了赵大树的枪,伸手一个巴掌打在了赵大树的脸上,赵大树看着打他的那个人。

  “安叔!”陈霖海叫道。

  小叶马上上前抱着秦罗衣,把她扶到另一个房间。

  “你小子,出息了啊,会用枪了,你想用枪干嘛?怎么,想用我这身老骨头试试你的枪法?”安叔气的全身哆嗦着。

  “叔!……”

  “叔,谁是你赵大队长的叔啊!谁敢啊,你都拿着枪横行霸道了!”

  “安叔,您消消气,大树也是急火攻心了!”陈霖海劝解着。

  银奴悄声的离开来到秦罗衣在的那间房,只见她依旧瑟瑟的躲在一角,小叶怎么安慰都没有用。

  小叶哽咽的说:“您这是怎么了……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这样!……对不起!……我替我哥哥向您道歉……对不起!……”

  银奴上前,蹲下,伸手摸着瑟瑟发抖的秦罗衣,他一把抱着她,轻轻的拍着,像父亲安慰着受伤的小女儿,秦罗衣开始哭了起来,就像个孩子,哽咽的小叶也跟着哭了起来。

  门口的陈霖海看着眼前的一切,眼睛也有些湿润,秦罗衣的哭声纠葛着他的心。

  杨安平合上出诊箱说:“只是受到了些惊吓,没什么大碍!”

  廖涣之问:“杨大夫,她这样,什么时候能好?”

  杨安平看着已经熟睡的秦罗衣说:“也许醒来就好了,也许一辈子都只是六岁!”

  “一辈子都这样吗?”陈霖海急切的问。

  “也许!”

  “就没有办法治好吗?”

  杨安平沉默着。

  “一定有,一定有治好她的办法,她不能一辈子都这样,她还有美好的未来在等待着她!她的人生才刚刚起步,她不能一辈子就这样!”陈霖海激动的说着, 他转身看着银奴,“初静也好,罗衣也好,还是那台上的杜丽娘,她都没有真正的活过一天!不是初静,不是罗衣,不是杜丽娘,只是她!那个真正的她!”

  银奴看着陈霖海那双真切的眼睛,眼前浮现出那个在雪中哭泣的女子,不是初静,不是罗衣,也不是杜丽娘,那个真实的女子!

  廖涣之没想到陈霖海会陷得这么深,他看着熟睡的秦罗衣,再看着眼前的陈霖海和银奴,但愿不是十年前的故事重演!  

  (翌日)

  秦罗衣和陈瑶儿在玩着布袋戏,时而听到她们咯咯的笑声,起初凌寒絮还在担心瑶儿知道秦罗衣是女儿身会怎么样,现在看着她们如此,瑶儿喜欢秦罗衣比他们任何人都单纯!

  “可以用催眠治疗!”查理说。

  凌寒絮和陈霖海转过头来看着查理。

  “可惜这里没有催眠师!”

  听着查理补得这句话,陈霖海和凌寒絮一脸无奈。

  “遗忘过去的痛苦,对于她来说也许是件好事!”凌寒絮说。

  “这不是遗忘,而是逃避!”陈霖海说,“像把头埋在沙堆里的鸵鸟!”

  凌寒絮看着那个天真的秦罗衣,如果真的如此一辈子,她转头看着一旁的银奴,银奴静静的守在秦罗衣的身旁,想必他也会守护她一辈子。

  (数日后)

  护国寺庙会

  庙会是由古代的宗庙社郊制度演化而来的。是汉族民间宗教及岁时风俗。护国寺位于北京西城西四牌楼之北,护国寺街西口内路北。

  秦罗衣、小叶、银奴、安叔,四人如一家人逛着庙会。秦罗衣完全被庙会上好玩的、好吃的给吸引。双手拿着各种小吃,小叶帮她提着各种好玩的,连安叔都是满手。银奴宠爱的拿出锦帕给她擦嘴。自从她跟着他,一路风雨,要不风餐露宿,要不乞讨度日,直到遇见老爹。想想她的童年都没有享受过这样的美好。他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想起了也是和安叔、父亲逛庙会,没有母亲,父亲也不是那么的亲络,可是庙会的这天,父亲会和天下的父亲一样,尽情的满足他的一切,在这一天里,他和父亲走的最近!

  秦罗衣把刚塑好的糖人举到银奴的面前,塑的是银奴,她把糖人和银奴比较着,然后咯咯得笑着,当宝贝一样的小心翼翼的拿着。银奴让师傅也塑了一个,塑的是秦罗衣,秦罗衣看着那个和自己相似的小糖人,想要。银奴付了钱,拿着那个小糖人自顾自的往前走,秦罗衣没要到掘着嘴,求助的像安叔撒娇。

  “小姐,老奴帮不了你!”安叔故装严肃的说。

  秦罗衣又转向小叶,小叶提了提满手的东西:“我没有手帮你抢了!”

  秦罗衣数了数,“1、2、3、5、6…”她摇了摇头,重新再数,“1、2、3、4、5、6…”她数着小叶拿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包,吃的、玩的、用的,小叶确是没有空余的手了。小叶俯身在秦罗衣的耳边小声的说:“你可以用你的牙齿抢啊!”

  秦罗衣明白过来,裂开嘴,尽量的展示着自己的牙齿,欢快的追着银奴而去,趁银奴不在意的时候,一口咬下那个糖人,咬着那满口香的糖人,脸上乐如花,银奴宠爱的帮她擦去嘴角的糖屑。

   秦腔戏、扁担戏(即木偶戏)、相声、双簧、数来宝、耍中幡、秧歌、高跷,还有变戏法。他们一行人来的变戏法的场子,挤到了最前端。正好在表演大变活人。

  一个十岁的小孩进入一个华丽的箱子里,却从另一端的箱子里出来了,神奇的就像会遁形的土行孙。

  银奴一转身才发现,身边的人不见了。

  “小姐呢?”小叶惊慌了起来。安叔也四处搜寻着,刚才还在身边怎么这么一会儿就不见了。他们三人开始分头寻找着,可是到处都是簇拥的人群,他疯狂的在人流中找寻着。

  “面具!面具!”他往卖面具的摊位挤过去,没有!

  “爱窝窝!”他又往卖小吃的摊位挨个寻去,依旧没有!她会在哪?会在哪呢?

  她听到了哭声,他寻着那哭声而去,只见一群人围着,他挤过人群,终于看见了,秦罗衣的手被烫的通红,他上前,秦罗衣泪眼朦胧的抱着他哭着,老板惊慌的说:“是她自己碰倒的!”

  银奴看着满地的油茶,他掏出钱放在了老板的案台上,抱着秦罗衣挤出人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