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金蝉
奶茶闲人2020-05-07 17:202,977

  城郊义庄

  位于城郊的义庄,因为是浮世,这里都变得有些拥挤。满地的冥钱把这义庄衬托的更加阴森。银奴借着偷漏进来的月光看着这一排排新旧棺木,那股死亡的气味悄然的渗入他的全身。从他的身后点燃了一束光,他警惕的转头,那个白衣人右手拿着一把刚点燃的火把,火光把那金色的美猴王面具印得就如一团火焰。

  “你来了!”白衣人淡然的说,就仿佛在和一个多日不见的朋友问候。白衣人用空出的左手指着这满庄的棺木,“和朋友们打声招呼吧!”

  银奴沉默着。

  “你和他们并不陌生,你不是从黑暗世界来的吗?”

  “你…是…谁?”这声音嘶哑、模糊、还有些生疏,仿佛就是从黑暗之门渗透出来的。

  白衣人很是惊讶,美猴王面具下的表情还有些惋惜:“你那绕梁的声音哪去了?”

  对面又是一阵沉默!

  “那个迷倒众生、倾国倾城的杜丽娘哪去了?既然离开了,为什么还要回来,回来迷惑众生,你想干什么?复仇?!”

  “你…是…谁?”还是这句话。

  “哈哈哈…”白衣人大笑着,笑声中有些得意,“哈哈哈…白书玉你也会有今天!哈哈哈……”笑声突然停住了,他把火把放在了身旁的棺木上,“你别过来,我知道你和十年前那个弱不禁风的白书玉不同了,可我也没那么笨任你宰割,你在杀我之前我会把这义庄变成火海一片,就像当年的锦祥楼一样!你想要找的人,就永远都找不到了。”

  银奴收住了自己挪动的脚步。

  “你心里也会有装着的人!”白衣人冷言道,“看不出来,你也是个情痴!”

  “你…要…怎样…才能…放…了…她!”银奴有些艰难的说着,可能是因为很久没有说话。

  “海疏影、秦罗衣,一个旧爱,一个新欢,哪个才是你心里的唯一?啊,”白衣人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 “怎么可以忘了,在她们之前还有一个?”

  银奴的双手握成了拳。

  “对啊,是你把人家给抛弃了!可怜那痴情的段云棠!”

  “你…是…谁?”

  白衣人缓缓的把金色美猴王面具从脸上摘了下来,露出了那张隐藏很久的面容。

  银奴看着那张脸,“为什么?”

  “为什么?哈哈哈…你见师娘的时候,你想过为什么吗?你把师傅逼成失心疯,砸碎了他的梦,你想过为什么吗?”

  “他…想…再…一次…杀了…我!”

  “十五年前师公用一双筷子,决定了你和师傅的命运,为了你,师公用一双筷子揉碎了自己儿子的梦,他不该怨恨吗?上天给了你和师傅机会,就该公平对待,师公却遗弃了他亲生的儿子!”

  银奴万万没想到,十五年前的那出《游园惊梦》是后来一切不幸的根源,“师傅…师傅…师…傅…”

  “你为了复仇,你重塑了一个你,你回来,让所有的噩梦重新开始!栾盈云那个可怜的女人,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还有师娘,那个和你一起长大的人,你回来,只有她认出了十年后的你,你却逼得她自杀了!”

  银奴想起了和婉玉隔街的相望,小师妹认出了他这位二师兄!

  “赵队长,既然来了,就出来打声招呼吧!”杨渝梅突然说。

  赵大树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看着眼前的两位,他只猜对了一半,没想到会是如此的场面,他直盯盯的看着银奴,那个传闻中的白书玉就在自己的眼前,没想到他早就出现在大家的视线里,可谁也没在意他。他转身看着杨渝梅:“是你故意引我来的!”

  “哈哈哈…”杨渝梅大笑,“那天在我的化妆间,你不是在寻找证据吗?”

  “明湖春那个陈霖海看见淡黄色披风女子后的老者,是你!”

  “这你也能猜到!”

  “明湖春的主谋是谭仙菱,杀人者是李长江,嫁祸给印碧儿,那枚鬼魅头饰是银奴放的!还有段云棠在案发后去过现场!谭仙菱杀文溪,是因为他参与了十一年前谋害白书玉的阴谋!可是我不明白,白书玉是怎么逃了出来?”

  “是他…救了…我!”银奴说。

  “文溪救了你?!”赵大树很惊讶!

  “还有…多福…还有…小丫!”银奴继续。

  “小丫?秦罗衣!”

  “十年前翠云楼的小丫头!”杨渝梅说。

  “翠云楼的血案和你有关?是你用发簪杀了那个人?!”

  银奴沉默着。

  “秦罗衣是怎么被你们给挪到白书玉的衣冠冢的?你就是那个会催眠术的人!”

  “秦罗衣是自己走出房间,她是在走到后院的时候被我催眠的!”

  “那你们是怎么把她带出吉祥戏院的,戏院的马车我都检查了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马车…被人…掉包了!”银奴说。

  “说的没错,李长江和其他老板共用的那辆马车被我们掉包了。马车驶出吉祥戏院,趁着夜色的掩护,用另一个马车掉包,所以各位老板上马车的时候是空的。”

  “接应是谁?印碧儿?!”

  “哈哈哈……”杨渝梅笑了起来。

  “我有事不明白,印碧儿是因为被你们陷害给托下水,可是为什么李长江那么卖命的参与进来?”

  “师傅对他曾经有一粥之恩。”

  “可是为什么反过来帮印碧儿,还搭上自己的命?”

  “我也不明白,我也想知道,因为他,才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在廖府别院庆功的那个晚上,秦罗衣见到的那个鬼魅和镜中的初静是谁扮的?你师父、还是印碧儿,应该是印碧儿!”

  “是印碧儿!”

  “用上了易容术?”

  “只是穿了一套初静的衣服,梳了一个和初静一样的发型。”

  “那…你们…用…什么…办法…让…她…凭空…的消失…屋中?”银奴问。

  “镜子!”赵大树说。

  杨渝梅没想到赵大树竟然知道这其中的机妙。

  “变戏法的人喜欢用的一个道具!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住在我师父家的那些变戏法的人,我曾经问过他们,怎么让一个人凭空的消失?你们用的也是这种方法:镜子的折影,印碧儿根本不在屋中,在屋外,秦罗衣看见的只是挂在她后身左侧镜子中的影子,事发后那镜子被人给拿走了,而拿那镜子的人是——段云棠!就这样段云棠又操控了印碧儿,为得是秦罗衣,确确的说应该是复活的白书玉。可是我不明白,”他转身对银奴说:“在栾盈云家你为什么要对她下毒?她和十一年前你的死没有任何的关联,你为什么要对她下毒手?”

  “为了秦罗衣!”杨渝梅说,“你都说了秦罗衣是复活的白书玉,也就是白书玉复仇的匕首,这把匕首还没开刃,怎么能就收刀了呢!”

  “你还是救了她。”

  “应该说是舍不得秦罗衣!”

  银奴没有回答。

  “印碧儿是怎么死的?”赵大树问银奴,“是你吗?”

  银奴依旧没有回答。

  “疏影…在哪?”银奴问杨渝梅。

  “也许就在这其中的一副棺木里,也许在别的地方?”杨渝梅把右手的火把,换到了左手,右手多出了一把弩,把弩对向了银奴,赵大树迅速的拔出枪对着杨渝梅。

  “你想干什么?”

  “重返黑暗!”话音还没落,弩已经拉开,那箭冲着银奴的心脏而来,银奴迎着那箭,只因为杨渝梅左手要下落的火把,赵大树手中的枪,扳机也打开了,千钧一发,一声枪响,杨渝梅中枪、银奴中箭不过接住了下落的火把。

  杨渝梅中枪在不甘的眼神中走入了黑暗,银奴中箭因为要抓住下落的火把,箭偏离了他的心脏,他挣扎着把火把交给了赵大树,也不顾自己的伤口挨个的搜查着义庄的棺木。赵大树也同样翻找着,如果杨渝梅没有把海疏影放在义庄的话,那就糟糕了。

  没有!没有!没有!赵大树感觉一股寒意。

  没有!没有!没有!银奴有些疯狂,“疏影…疏影…”

  银奴用自己血迹斑斑的手推开棺盖,他感觉到了棺木中的呼吸声,赵大树连忙跑了过来,火把照亮了,他们看见了一个张脸。

  “秦罗衣…秦老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