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圈套
奶茶闲人2020-05-07 17:123,219

  外二警察分局

  赵大树回到分局,重新打开那张错中复杂的关系图,正像师傅说的那样,它们像一个连环扣,一环连扣着一环,也许打开了其中的一环,其他的就会迎刃而解。“在第一个铁环上有一个被遮盖的缺口!”

  第一个铁环,他重新回到第一个案子上来,那天李木龙在明湖春约见的人的确是栾盈云,栾盈云并没有赴约,那天他见到了谁?见他的人一定知道他是谁?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惨死。他想起了印碧儿在明湖春的一些片段来,还有分局血案时自己看见的她,看她的种种,她应该是知情者!

  赵大树的脑海中出现了明湖春血案的那个房间,李木龙端坐着,喝着茶,不停的看着手中的怀表,时而起身在屋中来回走着,茶让他眩晕,他趴在了桌上。门开了走进一人身着淡黄色的披风,身形和容貌被掩盖着,样貌模糊。赵大树把自己的办公室当成了明湖春血案的房间,由自己扮演着脑海中出现的每个人。他转身看着身后,身后是那个屏风,屏风后有一双眼睛看着屋中发生的一切,看着那个淡黄色披风注目着趴在桌上的李木龙,她拿起茶壶给自己斟了杯,仰头喝下,用手抚摸着李木龙的脸庞,泪水滑落掉在了李木龙的脸颊上,她拔下头上的头簪,手颤颤微微的对着李木龙,可是退缩了,发簪掉落在地上,声音刺痛了,她抱着自己的头往门口走去,想回头看他最后一眼,她看见了什么?血!!那根发簪终究刺了下去,自己还是那么做了!她看到了什么?镜子中的自己,惊吓后仓惶的离开。

  “你小子可真有种!”

  外厅一阵骚动,赵大树走了出来,看见小李揪着一个人,满身都是血!

  “怎么回事儿?”

  “这小子,可真能骗!装死讹人家的钱!”

  “怎么这么多血啊?”赵大树看着那人满身的血,可是人却像没事!

  “讹人的猪血!”

  “猪血!”突然,一个推测闪现了出来,赵大树连忙回到办公室,他看着冯有得和李木龙的的名字,“冯有得在印碧儿看见他倒在血泊中的时候,其实他还活着!他演了一出戏,自己是主角儿,虬髯客是编剧本的,主角儿被编剧本的给暗算了,戏演成真的了!”他转身看着自己的办公桌,脑中出现了倒在血泊中的李木龙,也就是说,她看见的李木龙当时也还是活着的!李木龙和冯有得都是死在她离开之后!赵大树被自己的推测吓了一跳,“这也就是为什么在凶案现场会出现两种血的原因了!”

  凶手是谁呢?杀李木龙的目的和冯有得一样吗?为什么用同样的手法呢?他会是好心的提醒吗?

  平安诊所

  “好心的提醒?”杨安平摇了摇头,“这么血色的杀一个人来提醒警察吗?”

  “不一定是在提醒警察!”陈霖海说,“在提醒某个人,让他知道这只是一个血色的圈套!”

  “血色圈套?”赵大树盯着说这个词的人。

  “对,告诉他,他被别人给算计了!”

  “谁?”杨安平说。

  赵大树想起了,“他要告诉的人是——”

  陈霖海注视着赵大树,杨安平的表情凝重了起来。

  “印碧儿!”赵大树说出了一个名字。

  “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陈霖海问。

  “我曾经怀疑过明湖春的血案是情杀案,曾经和印碧儿一起重返凶案现场,从她的种种反应,她是去过现场的,然后是冯有得被杀的那天,我匆忙跑过去的时候,看见了当时恐惧的她,我和印碧儿相处不多,可这个女人是一个不会轻易外露自己情绪的女人。”

  陈霖海点了点头,如果算起来,自己和她打交道的时间还多一点,自己当时就是被她这种气质给吸引的。“你说的没错,虽然不是那种泰山崩于面前也面不改色的人,只是她改色的时间只在瞬间,不留意发现不了。”

  “但她有个弱点,”赵大树说,“就是和李木龙有关的事情!”

  “再聪明的女人遇上了这个‘情’字,也只是个普通的女人!”陈霖海感叹着。

  杨安平想起了海疏影,他摇了摇头,想起了什么,“所以后来你问她的时候,她对答如流,纹丝不乱!”

  “她知道了真相!”陈霖海说。

  赵大树点了点头。

  “那她知道凶手是谁吗?”陈霖海问。

  赵大树皱了皱眉头,她知道吗?

  胭脂胡同 芙蓉阁 白露居

  印碧儿走进白露居,看见站在窗口的赵大树,“白露居是芙蓉阁看景的最好处!”

  “嗯,有一种摘星楼的感觉!”赵大树俯瞰着交错纵横的街市,被星罗棋布的灯火点亮 ,仿佛就像天上的街市。

  “站在白露居看这个尘世,原来它也有美好的时候!”印碧儿淡淡的说。

  “尘世纷乱,人生就是修行!”

  “修行?!为什么要修行?因为前世的因果吗?”

  “尘世的牵绊,都存在因果,没有无端的因,也没有无端的果!”

  “哈哈哈……哈哈哈……”印碧儿笑了起来,“尘世的牵绊……哈哈哈……因果循环……哈哈哈……”

  赵大树看着这样的印碧儿,在这高楼月色下有一种绝世的凄美!

  “那您是来探因还是来寻果的?”印碧儿撩动着垂在耳侧的流苏。

  “你知道的!”

  “哈哈哈……您要不是穿虎皮的猎人就好了!”

  赵大树沉默着。

  “像您猜测的一样,我掉进了那个血色的圈套!”

  “冯有得和这个圈套有关吗?”

  “我不知道!”

  “可是有人在帮你!”

  “我不知道他是谁?”

  赵大树直视着印碧儿的眼睛。

  “有你要的因果吗?”

  “段云棠你认识吗?”

  “他不是好风月之人!”

  “认识!”

  “在堂会上见过几次,我和他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白书玉,这个名字听过吗?”

  “廖府别院的幽灵!”

  “你和秦罗衣认识!”

  “陈二公子介绍的!”

  “他有个孪生姐姐!”

  “一样的鼻子、一样的眼睛、一样的眉毛、一样的嘴,很神奇!”

  “栾盈云跟你是旧识!”

  “确切的说是姐妹!”

  “好像不怎么来往?”

  “您知道缘由!”

  “哈哈……”赵大树笑了笑,“和碧姑娘说话,真是——省口水!”

  “那是因为你我投缘!可惜是猎人!”

  “猎人不是屠夫!”

  “可杀气一样!”

  “哈哈哈……”

  “哈哈哈……”

  他们相视的笑了起来。

  天上的弦月用它的莹莹光辉普照着这个尘世,尘世的纷挠就如它印在水中的残影,残缺但不失美丽!

  廖府别院

  初静提着灯笼站在一扇门外,她筹措着自己要不要打开这扇门,她掏出了那串从书房多宝阁中第六格暗藏的钥匙,打开了门上的锁,推开了那扇门。灯笼的光亮照亮了这个黑暗的房间,她直接往上回放照片的地方而去,第三张会是谁呢?

  “杜丽娘!”她用手触碰着,“眼睛!”那双有些熟悉的眼睛,她拿过第二张照片,照片上的女子,“红笺小字,说尽平生意。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眼前浮现出初雪的那个晚上,他那么小心翼翼地护着,那股深情是自己故意去忽视的吗?就算是鸿雁在云鱼在水,可他们的心却在一起!初静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心脏急速的跳动,这颗心该怎么办呢?她放下那两张照片,伸手去拿第三张自己上回没有看的照片,她闭上了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缓缓地睁开:嘴角的那抹微笑像是冬日里最煦和的风,眼睛里的清澈,如山涧里的清泉般明净,这样的他离自己是那么的遥远,远得如夜空中高挂的明月,玉壶当空尘埃落地,隔得何止是数万里!原来他是这么的陌生!初静开始悲伤了起来,她走出了那个屋子,提着灯笼在院中游走着。她看着被夜色笼罩的廖府别院,不,是侯佳府院,这个他生活过的地方,有他的梦、他的亲人、他的最爱!“回家!”初静笑了笑,“原来这儿是他的家啊!竹海呢?老爹呢?静伢子呢?我也想回家!”她喃喃。

  不知不觉地她走到了荒园,灯笼微弱的光照射着被残雪覆盖的庭院,这儿是属于他的牡丹园,属于他和杜丽娘的牡丹园!十年前的繁花似锦,十年后的荒草凄凄。她想起了十年前的自己,那个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自己,那个数万颗尘埃中的一枚,原来他和她是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两个人。如果没有遇见,也许自己会是那些仰望他的人群中的一个。他不会记得她的样貌,不会知道她的姓名,不会知道她在这个世界的存在!

  眼角开始湿润了,那种咸咸的味道滑入口中,苦涩汇入心田!她踌躇得像一个无助的孩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