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风车
奶茶闲人2020-05-07 17:182,841

  谭府

  漆黑的潭府,白如初雪的长绫在寒风中飘动。一道被拉得长长的黑影在移动,步伐轻盈地融合在嗖嗖的风声中。他看着眼前的人,目光呆滞,怀中抱着一套女子的嫁服,他记得这嫁服是谁的!

  他蹲了下来,摘下脸上银色的面具,抓过那人的手触摸着自己的脸庞,依旧没有任何反应!十四年前,两个在漫天烟花下奔跑的少年,如今却是这样的光景。他重新戴上那个银色的面具,起身找了件厚实的衣服给他披上,然后消失在风声中……

  外二警察分局

  “李长江自杀以后,那些在梁上的东西,是谁拿走的呢?”陈霖海一直很疑惑。

  “有人比我们更早一步重回凶案现场!”赵大树说。

  “不是有你们的人把守着吗?”

  “警察局都能进!”

  “那这人是不是也是吉祥戏院的?”

  “不一定,还记不记得那个拿彩色风车的神秘人?”

  “你是说他是这一切的幕后人!”

  “只是猜测!”

  “李长江用文溪遇害的方法杀了冯有得,这能不能说明文溪遇害时他就在现场!”

  “在现场的还有三个人!”

  “他要救的印碧儿。”

  “谭仙菱、段云棠!”

  “在案发当日,凶案现场加上死者一共五个人,印碧儿应该是最后一个入场的人。”

  “扮演栾盈云的除了印碧儿还有一人——谭仙菱,对于他来说扮女子,比真女子还入木三分,我在楼梯上碰到的那个淡黄色风衣的女子就是他!”

  “下手的应该是李长江。”

  “那段云棠呢?”

  “坐山观虎斗!”

  “那个梅离人!”陈霖海总觉得遗漏了某处,“不对啊,那是谁把白书玉的头饰放在现场的,他们设计了这么一出,应该是尽力掩盖文溪的死和白书玉无关啊,不是吗?那有自己给自己下套!”

  “还有第六个人!?”

  “别告诉我是白书玉!”陈霖海笑着说,可看着赵大树的严峻表情,“这个时辰讲鬼故事没有气氛!”

  “可如果不是他,那为什么一系列的案子都和他有关呢?”

  “可能是他的朋友或者是亲人想替他报仇!”

  “也就是说第六个人是真实存在的!”

  陈霖海点了点头:“印碧儿是他们找的替罪羊。”

  “白书玉的死和他们有关。”

  “十年前锦祥楼的大火不是一场意外!”

  “是一场蓄意谋杀!”

  鹤避烟茶庄

  日落西山,夜色渐浓,印碧儿一杯白毫银针茶,面朝南方而敬。

  “家乡的茶带你回故土!”

  “回不了故土了?”

  印碧儿转身看着自己身后的人,一身白衣,一副孙悟空的金色面具,这身装扮让她有些寒意:“你是谁?”

  “他回不了故土,因为他身上沾着血!血债是要血还的!”

  “血债血还!”

  “没错,谁欠下的,就得找谁要回!”

  “血债血还……血债……血还……”

  段公馆

  陈霖海又输了一局,段云棠要收盘,陈霖海拦着:“不行,一盘都没赢,得再下一盘,要不被寒絮知道了,那还不从初一笑到十五啊!”

  段云棠摇了摇头作罢:“好吧,最后一盘!”

  棋子再次摆上,开局陈霖海一路顺畅。

  “少爷!”

  陈霖海和段云棠同时抬头,是段家的管家。

  “有客给您贺新春来了!”

  “我马上就来!”段云棠起身,陈霖海拉住说:“见完客,得回来继续!”

  “好好好,”段云棠指了指棋盘,陈霖海伸手发誓:“我绝对是个棋君子!”

  等着段云棠走远,陈霖海起身,关上书房门,仔细的看着这个书房,四处寻找着,自己要找什么,他也说不清。

  “嘎吱”门开了,陈霖海一惊,飞快的拿了一本书故装研读着。

  “别装了,我都看见了!”凌寒絮说。

  “原来是你呀,吓我一跳!”陈霖海放下书说。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陈霖海无话可说,只见凌寒絮在多宝格的一个暗格中拉了一下,原本是墙的地方打开了一扇门,陈霖海目瞪口呆。

  凌寒絮说:“不想看看吗?”

  陈霖海连忙跟着,门后面是楼梯,顺着楼梯,进入了另一个洞天,他们惊讶于自己眼前看见的地方。

  “这是桃花源吗?”陈霖海问。

  “是听月阁!”凌寒絮指着由花组成的“听月阁”说。

  “他们说的就是这个地方!”

  “他们?谁?”

  “秦罗衣来过!”

  “我在这儿住了这么长的时间,都不知道!”

  “这是他的秘密!隐藏在他最深的地方!”

  “他的秘密!?”

  陈霖海指了指一幅丹青:“他深深痴恋着一个人!”

  “杜丽娘!”凌寒絮看着那幅丹青说。

  “扮演杜丽娘的人!”

  “秦罗衣!”

  “白书玉!”

  廖府别院

  秦罗衣提着灯笼坐在屋顶上,看着院墙外的世界,今天是大年初一,拜大年,街上的人都提着灯笼,各种各样的花灯,天上盛开着各色奇异的花。那些花都在瞬间开放,把它们的美丽留给了黑夜。烟花下的人间美得不真实,但却让人心动!让人心醉!秦罗衣起身提着灯笼沿着屋顶走着,游看着这美丽的人间。

  有人在敲大门,“是廖老板吗?”秦罗衣在想。

  安叔迎进来一人,看身形好像是女子,女子没有入大厅只是停留在走廊上,安叔想必是在找自己,秦罗衣准备下去时,看见了走廊另一端的银奴,银奴遇见那女子,正欲转身离开,却又停了下来,想必是被那女子叫住了,秦罗衣收回了自己的脚,吹灭了手中的灯笼,静静的看着那两个身影。她知道那女子是谁了!

  她很想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一些往事,一场风花雪月!

  “等一下!”海疏影叫着。

  银奴停下了脚步,他们之间隔着只是七步之遥。海疏影能够仔细的听到他的呼吸声,那声音是这世间她听过得最美声音。

  “谢谢!……谢谢你……活着!”

  天上的烟花灿烂的盛开,秦罗衣抬起头,银奴抬起头,海疏影也抬起头,烟花烂漫,流光飞舞……

  城外 栾盈云家

  栾盈云挑了一个比较大的桔子,用小刀削去上面的一段皮,慢慢地从桔皮里掏出一瓤一瓤的桔瓣,赵大树有些看不明白了,问:“盈姐,你这是在做什么?”

  栾盈云笑了笑,春梅递给赵大树一杯热茶说:“送你的新年礼物!”

  “新年礼物!?”

  桔子变成了个小桔碗,栾盈云用线将小桔碗四周相对地穿起来,像个小筐,春梅递给她一根小木棍,她用小木棍挑着那个小桔筐,小戒找来一小段蜡烛,栾盈云把它放在了小桔筐的里面,变成了一盏小桔灯。

  “虽然它的灯光很微弱,但能够照着你回家的路!”栾盈云把小桔灯递给赵大树说。

  赵大树接过,看着这个简易可又很奇特的小桔灯,“真是太美了!”

  “比不了那大红灯笼!”小戒说。

  “用十个大红灯笼我都不换!”赵大树说。

  “当然不能换了,这可是盈姐亲手做的!很珍贵!”春梅说。

  “春梅说的没错,很珍贵!”赵大树笑着赞同。

  “春梅,你什么时候和他一条线上的?”小戒有些不悦。

  “我从来都是盈姐这条线上的!”春梅说。

  “好了好了,受赵爷照顾,这不算什么?赵爷,路上小心!”栾盈云打着圆场说。

  赵大树起身,再次谢过提着小桔灯出门而去。

  那盏小桔灯在黑夜里行走着,它的灯光虽然很微弱,但是温暖着赵大树的心,前面一片漆黑,可是有了这盏小桔灯,脚下崎岖的路变得平坦,黑夜也变得如白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