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永远
奶茶闲人2020-05-08 22:272,619

  第九十一章 永远

  段公馆 听月阁

  段家老太太坚持让凌寒絮从这儿出嫁,所以整个段公馆忙成一片,张灯结彩,吉祥一片。而此时在段公馆的一个隐秘的角落,同样有一人身着霞披。

  在听月阁的中央,月光透过琉璃瓦倾泻了下来,照着贵妃椅上的霞披美人,“虹裳霞帔步摇冠,钿璎累累佩珊珊。”

  段云棠点燃手中的那封信,在火光中瞬间化成了灰烬。他抬眼看着那在昏睡中的女子,杜丽娘终于从他的梦中走出来了。他走了过来,蹲下,伸手触摸着,她的温度、她的呼吸,他把头贴在她的心口,还有她的心跳声,眼睛湿润了,他把自己的唇贴到了她的唇上,柔软的就如天边的云,那片云在自己的喉咙里融化。

  “有了新人……就忘了旧人了!”

  突然的诡异声音,让他毛骨悚然,他转身看见了身后的人,银色的面具在月光下冰冷如利刀。

  “你是谁?”

  银奴走到棋桌盘,拿了一枚白子放在了棋盘上,白子立刻化险为夷,段云棠看着那白棋,声音颤抖的说:“你……你……你……”

  “阿玉都认出来了……而你却……只记得一个名字!”

  “书玉……书玉……是你吗?”

  银奴看着地上的灰烬,看了看贵妃椅上的人,紧张的心稍微放松了些。他走到段云棠的跟前蹲了下来,段云棠伸手摸着他的喉咙。

  “声音很难听吧!”段云棠看着那银色的面具,银奴抓住他要收回的手,“不想……看看……面具下的……那张脸吗?”

  段云棠的手颤抖着,摘下那银色的面具,他本能的别过脸去。

  “怎么?很难看吗?”

  段云棠缓慢地转过头来,一点一点的,往事也一点一点的荡漾出来……

  “白书玉,书中的颜如玉!”

  “竹蜻蜓,它可以带着你飞翔!”

  “为什么那么动情?因为在我的身体里就住着杜丽娘!”

  …… ……

  那张脸仿佛被时间给遗忘,竟然没有一丝风霜和岁月的足迹,依旧美丽如初,只不过太久没有被阳光照射,有些苍白!

  “很讽刺的,这张脸丝毫无损!”银奴开始冷笑了起来,遍体鳞伤的他,这张脸却完美如初,老天爷给他开了这样一个残忍的玩笑!

  “书玉……书玉!我错了……我错了!”段云棠哀求道。

  银奴上前抱起贵妃椅上的秦罗衣:“你没错……是我……背叛你……是我把你独自扔在荒漠中的!!”银奴看着怀中的人,“那种被人遗弃的寒冷…是冷入骨髓的,那种寒冷让人变得疯狂,疯狂的就如野兽,掠夺、摧毁,最后撕裂自己的心!”

  段云棠开始笑了起来,但笑声中渗透着悲凉……

  廖府别院 东厢房

  游园惊梦的跑马灯在光影中飞舞,银奴看着那些飞舞的光影,仿佛回到了竹海,回到了那个夏日的午夜……

  远远的他就看见了在竹榻上的人,他轻声地靠近,看着她眼睛上用来遮光的竹叶,“遮光”!他抬头看着那在竹稍的上玄月,笑了笑,蹲了下来,仔细地看着那张脸,惊讶的发现当年那个在自己怀中瑟瑟发抖的孩子竟然悄然的长大了,他伸手触碰着那红润的嘴唇,柔软的就如天边的云,他本能的把自己的唇贴上,没想到睡梦中的她把自己当成了麦芽糖,他回应着她,身体开始变得燥热,脖子上藏在衣服里的佛像滑落了下来,也惊醒了他,他慌乱地起身离去,往竹海的深处而去,让竹海的风声唤醒自己。

  就这样,守着她,等待着晨曦的到来。床上的人,好像要醒来,银奴用手遮住她的眼睛,她本能的用手去扒开,银奴说:“就装着还没醒……在梦中听到了些话!”秦罗衣收住了自己的手。“初静、罗衣、静伢子,还是杜丽娘只留在了昨夜,从今天这个晨曦开始,你只是你,去过你想要过的生活、做你想做的事情、爱你……”他停顿了下来,酝酿了片刻,“想爱的人!一个全新的你,一个完整的你!”

  银奴感觉到了自己手心的那股湿润热流,他俯下身来,用舌尖舔着那滑落而下的咸味液体,再一次亲吻着那柔软的如天边云彩的唇,掩埋了自己的依恋,迎着晨曦的第一道光,离去!

  泪眼朦胧的秦罗衣睁开了眼睛,看着细微的尘埃在那缕晨光中流动,她翻身下床,飞身而出,追随着那个身影,她一路追着,却怎么也追赶不上,突然自己被身后的人给拽住,她回头,看见了一双担忧的眼睛。

  “你又忘了穿鞋了!”陈霖海蹲下身给她穿着鞋。

  这时秦罗衣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是凌寒絮送给她的美丽旗袍,她蹲下身来,无助的哭着。陈霖海看着这样的她,摸着她的头说:“穿上了鞋,才能走更远的路!”他伸出手,等待着。

  秦罗衣也伸出了手,他牵着。

  秦罗衣朝着荒园的位置磕着头,不停的说着:“谢谢……谢谢……谢谢……”

  荒园

  银奴看着这满眼荒凉的院子,姹紫嫣红已经远离它十一年了,他看着荒凉中的一抹黄,是那唤春的迎春花,又一年的春天要来了。

  他走进那间屋子,坐在了镜子前,看着镜子中那个自己许久没见的人,伸手触摸着:“好久不见!”

  他打开桌上的粉末,是全新的,他笑了笑,一定是安叔准备的,他拿起笔在自己的脸上勾勒着……

  前门火车站

  陈霖海和秦罗衣在火车上等待着火车的启动,这列火车将带着他们驶向未知的未来,那是一段全新的旅程。陈霖海看着身旁的秦罗衣,心里装着幸福,因为未来的每一天都有心爱的人陪伴着。

  秦罗衣看着窗外那些拥挤的人流,远行的、送行的、还有卖货的、熟悉的、陌生的、伤心的、快乐的、迷茫的、坚信的,带着希望,也带着伤心去远方,回故土。就像一条河流,奔向未知的前方,没有一刻停留。

  一个孕妇提着一大堆的东西艰难的在人流中挤动着,身后还跟着一个三岁的孩子,陈霖海连忙起身,抱过那孩子,从孕妇的手中提过那沉重的行李:“大嫂,我帮你吧!”然后转过头来对秦罗衣说:“我送他们到位置上,马上就回来!”秦罗衣点了点头。

  “啪”的一声,对面孩子的小木马掉到了地上,秦罗衣弯下身子帮忙拾起,脖子上有什么东西垂了下来,她拾起木马,交给了孩子,孩子甜甜的说了声:“谢谢!”

  秦罗衣本能的摸着脖子的那个东西,这才发现原来是——银奴的玉佛!她摸着那玉佛,和玉佛有关的记忆被唤醒了……

  “别走啊……呜呜……别走啊……”小丫摇着那个走向死亡的人;

  “好看吗?”“东施吗?”一阵欢快的铃声;

  她飞身跃到他的背上,指着竹林的深处,哼着摇篮曲前行;

  金秋里千年银杏树下的喃喃呢哝;

  “罗衣89岁的这一天,要像今天这样吃一碗面。” “为什么是89岁?” “因为银奴要活到100岁!”

  …… ……

  她起身看着前面陈霖海的背影,看着那背影在人群中穿行,她歉意的看着,摸着那玉佛挂件,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