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章 还魂
奶茶闲人2020-05-08 21:503,688

  吉祥戏院

  没有观众的吉祥戏院是寂寞的,台上的人看着这空旷的戏院,不!怎么会寂寞呢?在他的心里,那个姹紫嫣红的春天依旧还在,杜丽娘在等待着她宿命中的人入梦。

  廖涣之看着台上的人,他是真的回来了!回到他魂牵梦绕的地方!在这一刻自己才真正读懂当年的那个少年。

  海疏影看着那精美的杜丽娘,仿佛看清了当年那光束下的人,在他的身体里就住着杜丽娘,是他在等待着宿命中的人入梦!

  秦罗衣看着戏台上的人,原来他把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给了自己!

  杜丽娘走进姹紫嫣红的后花园,看着这满院的春色盎然,手中折扇一收。

  秦罗衣开声唱到:“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倦,云霞翠轩;遍青山啼红了杜鹃,茶蘑外烟丝醉软。闲凝眄,生生燕语明如翦,呖呖莺歌溜的圆……”

  台上人的影,台下人的声,完美的重合在了一起!

  “默地游春转,小试宜春面。春呵,得和你两留连,春去如何遗咳,恁般天气,好困人也。”

  杜丽娘依栏叹着满园的春色,

  “没乱里春情难遣,蓦地里怀人幽怨。则为俺生小婵娟,拣名门一例、一例里神仙眷。甚良缘,把青春抛的远!俺的睡情谁见?则索因循腼腆。想幽梦谁边,和春光暗流转?迟延,这衷怀那处言!淹煎,泼残生,除问天!身子困乏了,且自隐几面眠。”

  台上的人入梦,台下的人也跟随着入梦,也许他们在梦中会相遇!

  吉祥戏院一片宁静,没有人去惊扰牡丹亭中丽人的幽梦。

  突来的一阵喧哗,廖涣之转身,一群穿着制服的人闯了进来,一个大腹便便的长官级的人跟随了进来,原来是外二分局的局长:“杨局长,怎么大架光临啊!”杨局长和以往不一样摆了摆手,直接走在戏台前,看着台上的人:“可惜啊!”叹息着,“来啊!给我把他带走!”安叔连忙上前,拦在了银奴的前面,海疏影也连忙走上舞台,守着。

  “杨局长,这是怎么说的?你想听堂会,我们去就是了!”廖涣之连忙从怀中掏出银元,杨局长竟然拒绝了,这是从来没有过的。

  “廖老板,这是公务!杨某必须的!”杨局长拉长声调说。

  廖涣之看向一旁的赵大树,赵大树说:“出命案了!”廖涣之一惊,赵大树接着说:“段公馆——段云棠惨死在发簪下,有人指证是——秦老板!”

  所有的人都震惊了,一时半刻反应不过来。

  “你们要抓的人——是我!”

  他们寻着声音,看见了那个从暗处走出来的人。

  “你!”杨局长看着那说话的美丽女子,眼睛里全都是惊艳。

  “秦罗衣——就是我!”

  “你是秦罗衣!”杨局长的那个破锣嗓,直刺耳膜,“那戏台上的那个呢?”

  “他只是个新人!”秦罗衣换了个身态,“怎么,杨局长不认识了!”

  看着那神态,杨局长点了点头,他上前围着秦罗衣转:“乖乖,原来秦老板是个美娇娘啊!那就更可惜了!太可惜了,这么一个美人!来啊,把美人带走。”

  台上的银奴就要冲下戏台,安叔和海疏影拽住。

  “你别那么冲动,还没弄明白,如果你也被带走了,她怎么办?”海疏影说。

  “少爷,海小姐说的没错!”安叔也说道。

  廖涣之冲台上紧张的银奴做了个安抚的手势,连忙又转身来到杨局长的身边,拿出一张金额不小的银票:“秦老板是我们吉祥戏院的台柱,可吃不了您那的粗粮!”

  这回杨局长笑呵呵的收下:“这个杨某知道,我也心疼这样的美人儿!”

  秦罗衣看着台上的银奴,用手语说道:“我一直在找回家的路,我现在找到了!”她指了指银奴,“我一定会回家!”然后转身跟着他们离去。

  廖涣之拽住赵大树,赵大树说:“她暂时不会有事儿的,放心吧!”

  廖涣之放心的点了点头,赵大树看了看戏台上的银奴,然后转身也跟着那队人而去。

  吉祥戏院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秦罗衣被他们带上了马车,正要上马车的时候,有人冲了过来,是陈霖海,他看着这样的阵势:“怎么回事儿,怎么会这样!”

  杨局长一看是他,满脸堆笑的说:“二公子,恭喜二公子大喜了。”

  “大什么喜?这是怎么回事儿?”陈霖海急切的问。

  杨局长看着陈霖海,又看了看秦罗衣,暧昧的笑着:“杨某知道,杨某知道!”

  赵大树上前一把拖着他,秦罗衣看着他,摇了摇头。

  “你别这么冲动!事情还没确定,还有婉转的余地,她暂时不会有事的!”赵大树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陈霖海问。

  “段云棠惨死在发簪下!”

  陈霖海的瞳孔放大着。

  段公馆 听月阁

  陈霖海是第二次走进段公馆的听月阁,这里依旧,依旧只有春天,只是多了贵妃椅上的斑斑血迹。

  “死因和前两次的血案一样!”赵大树说,他想不通,惠孝义已经死在了义庄的那场大火中了,他以为一切都随着他而去了。

  “是他吗?”陈霖海说。

  赵大树看着有些愤怒的他,说:“管家说昨天晚上秦罗衣和段云棠就他们两个人在这听月阁!”

  “段大哥掳走罗衣的!”陈霖海有些不解。

  “管家说,有人给他们送了封信,告诉他们秦罗衣在前门火车站!”

  “写信的人是谁?”

  赵大树看着棋桌上的黑白棋,势力均衡。

  “是他对不对?!也就是说,当时他也在场!”

  赵大树点了点头。

  “那为什么不抓他!”陈霖海激动了起来。

  “你在愤怒!”赵大树说。

  陈霖海想平息自己的情绪。

  “你愤怒不仅仅因为这些!”

  可是越想平息,却越来越急躁,他知道自己被赵大树说中了,当他回到位置上看着座位上陌生人的时候,他以为她又被人挪走了,结果是他被扔下了。

  “我被扔下了!”

  赵大树转过头看着眼前的人,他上前拍着他的肩膀:“他们是两棵长在一起的树!你不是一直都知道吗?”

  大栅栏

  银奴一直跟随着那个穿制服的巡警,等到一个无人的巷口,正要下手,却被人给拽住,他回头,用手反锁着那个人,那人疼的额头直冒汗,“是我!”

  银奴终于看清了那人的脸——陈霖海。

  “你要干嘛?也想吃牢房?”陈霖海问,“她用自己的生命来换你,你为什么不爱惜你自己!”

  银奴看着他,沉默着。

  陈霖海看着银奴的那张有些苍白的脸,“你真的是——白书玉!那个传说中的鬼魅!一个让男人和女人都疯狂的人!”看着他的那张脸,陈霖海自己确定的点了点头,“也许输给你,并不是因为我不够好。想见她,那跟我来吧!”

  银奴换了一套下人的衣服,看着一身粗布短衣的他,什么衣服都适合他,也都掩盖不了他的光芒。他真的只是拥有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吗?

  外二警察分局

  银奴看见杨局长,连忙别过身子,陈霖海也上去挡住他。

  “二公子,这是?”杨局长问。

  “我是来看我的好朋友——秦老板的!”陈霖海拿过银奴手中的食盒说。

  杨局长暧昧的笑着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说完又感觉自己说的有些过了,连忙闭上嘴媚笑着,“不过呢?只能一个人进去,你的下人得留下!”

  陈霖海从怀中掏出银票,杨局长连忙阻止:“二公子,您不是折煞我吗?这是上头的指示,重犯都这样,杨某也有苦衷,二公子见谅!不过呢,我知道二公子和秦老板一定有重要的话说,我会让他们只留一人的,您可以尽情的说。”

  杨局长说完离开,赵大树走到他们跟前,对银奴说:“你们少爷可以进去了,你跟我来!”

  陈霖海看了看赵大树,银奴看了看陈霖海,陈霖海提着食盒:“我会看着她把这一盒子的东西都吃完。”

  银奴跟着赵大树而去。

  陈霖海看着在铁牢里的人,安静的盘脚坐着。

  “在冥想什么?”

  秦罗衣听到熟悉的声音睁开了眼睛,看见了铁栏外的陈霖海,她起身。

  “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陈霖海问。

  秦罗衣只是看着他不语。

  “觉得自己做错事了,怕受罚!?”

  秦罗衣依旧不语。

  “其实我比你还早认识他,”陈霖海说,“那年我十一岁,第一次进戏院,也被他迷住了。好像没有人能逃脱他的美丽!”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快要死了!”

  “可他活了下来,因为你!”陈霖海来回的踱着步子,“是我一直在忽略,那次你失忆时被马车撞,你们守护着彼此,我就应该清楚的。”

  秦罗衣不语的看着他。

  “怎么又不说话了?”对于她的沉默,陈霖海有些焦躁,“那怕说一句谢谢或者其他什么话?”

  “我很贪婪!”

  这回是陈霖海不语了,一时间安静了下来,都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

  “对幸福的贪婪,是没有错的!”陈霖海说。

  秦罗衣的眼眶湿润了起来,陈霖海透过铁栏,伸手擦去她那滑落的泪珠,然后把沾着泪珠的手放下了自己的口中:“和海的味道一样!”

  秦罗衣的泪珠滑落得如断线的雨。

  “如果觉得歉意,就给我好好的活着,和他一起活过百年!否者的话天涯海角我都会找他寻仇。”

  秦罗衣点了点头。

  “你……”陈霖海欲言又止。

  “心动过!”秦罗衣摸着自己的心口,“为那暖暖的阳光!”

  “陈霖海不只是一个名字!”

  她摇了摇头。

  “我不贪婪!够了!就够了!”

  秦罗衣泪水又滑落了下来。

  “不会再替你擦眼泪了,自己擦,或者让他给你擦!”

  她自己擦着脸上的泪水,看着这样的她,陈霖海心里想:“因为有了要保护的人,她变得更坚强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