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花雨
奶茶闲人2020-05-08 21:342,770

  廖府别院

  陈霖海还是忍不住来找秦罗衣,正好在廖府别院的门口遇见了要去吉祥戏院的她。秦罗衣让安叔先行,自己上了陈霖海的马车。

  “你今天不是该在家里过上元灯节吗?”秦罗衣问。

  陈霖海牵过秦罗衣的手,他看着她的葱葱玉指:“第一次看见初静的时候,确定罗衣和初静是一个人,可没想到印碧儿让我又以为是两个人,可在这两个人里又隐藏了第三个你!你就像一座迷宫,起初的我是因为好奇,渐渐的越走越深,往左往右还是往前往后?想找到那个唯一的出口,也渐渐的对这座迷宫入迷,有没有出口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在这座迷宫中,看见了它的美丽、它的迷茫、它的伤痛、它的不完整和它的真实!”

  秦罗衣听着这样的告白,手本能的抽离,陈霖海握着了她要抽离的手,她避开陈霖海炙热的眼神:“我会很贪婪的!”

  “怕我被迷宫吞噬?”陈霖海问。

  “迷宫中没有阳光,只有黑暗!”秦罗衣冷静的说。

  “我会让阳光照进迷宫!”

  “所以说……我会……很贪婪!”

  “没关系,我有足够的阳光!”

  秦罗衣转过头来看着陈霖海那双真挚的眼睛,一缕阳光透过车窗照射了进来,陈霖海在那缕阳光中闪着光芒……

  夜幕降临,漫天的烟火和无数的花灯相应,银奴抬头看着那下着花雨的夜空:火树银花合,星桥铁锁开;灯树千光照,明月逐人来。

  安叔焦虑的守在廖府别院的门口,秦罗衣上了陈二公子的马车,就没有回来,连戏都没有上,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儿,他看着站在院中的银奴,自己是看着他长大的,十一年前的他和十一后的他有很大的不同,可是本质是没有变,可今夜的他让人捉摸不透。

  银奴走进了大厅,坐了下来,大厅里的光亮让他有些不习惯,他闭上眼睛,在黑暗中待久了,想必是真的习惯了。

  小叶端着刚做好的元宵,看着端坐在一旁的银奴,不敢惊扰,她放下,轻步的走出大厅,小姐怎么还没有回来?她在心里念叨着。

  远远的安叔看见了提着花灯的秦罗衣,他连忙上前迎去。

  “安叔,怎么在外头站着啊?”秦罗衣问。

  “您可回来了!”安叔有些不安。

  “刚看完花灯回来!”秦罗衣提着手中的花灯说。

  安叔接过花灯:“小姐,我去煮大红袍!”

  秦罗衣看着神色有些紧张的安叔,小叶迎了上来,悄声的在她耳边说:“银奴今天有些……”

  秦罗衣知道自己犯家规了,也许是自己故意的!

  她跨进大厅,看着端坐着的银奴,安叔已经端来大红袍,秦罗衣接过,跪在了银奴的面前,银奴没有睁开眼,安叔轻声的说:“小姐回来了!”

  空气仿佛被凝固了,许久银奴睁开眼,他用手语对安叔说:“把茶端走!”

  安叔踌躇了一会儿,不过还是把秦罗衣手中的大红袍端走,银奴走到供祖宗牌位的案抬下摸出了一把马鞭,小叶睁大了眼睛,安叔端茶的双手滑动了一下,秦罗衣看见了那把古旧的马鞭,有些惊愕,又有些淡然。

  银奴挥起马鞭,重重落在了秦罗衣的背上,一种钻心的疼。

  “小姐!”小叶叫着,第二鞭已经再次落在了秦罗衣的背上,她的额头汗珠粒粒,安叔放下手中的茶,噗通的跪着银奴的面前:“少爷,是老奴的错,你要打打老奴吧!”

  银奴没有理睬,第三鞭落下,小叶也跪了下来哽咽的求着:“您不是最疼她吗?”

  第四鞭、第五鞭,小叶扑了上去,安叔磕着头,银奴收住了第六鞭,马鞭惯性的反弹打落了银奴脸上的银色面具,他连忙转身,急速的离开了大厅,秦罗衣看着那掉在地上的银色面具,伸手想拾起,脸色苍白的没有血色。

  秦罗衣躺在床上,小叶泪眼朦胧的给她上着药,一边哽咽的说:“他……不是……最疼您吗?……他怎么……下得了这样的……狠心啊!……”

  秦罗衣却安静的出奇,这是她第一次犯家规,是第一次受这么重的罚,可能是小叶上药弄疼了她,她抽搐了一下,小叶看着她额头上的汗珠说:“小姐……您要是疼……您就喊出来吧……或者哭出来……会好受点!”秦罗衣摇了摇头,看着这样倔强的她,小叶泪落如线:“我知道……您是……心痛了!”

  夜半,银奴悄声的走进厢房,小叶已经在一旁睡着了,秦罗衣也在疼痛中睡了过去,他走近,掀开被子看着秦罗衣背上的斑斑血痕,药已经上好了,他重新小心翼翼的给她盖好,看着她苍白的脸,眼角的泪像似被凝固了,他伸手擦去,她呼出的热气游离在他擦泪的那只手上,他轻轻的触碰着她的嘴唇:“为什么要逼我!”他在心里暗暗的问道,“你知道这样能刺痛我……为什么要激怒我……你不该这样……”银色的面具上滑落下泪珠,落在了秦罗衣的唇边。

  吉祥戏院

  秦罗衣坚持回到了吉祥戏院,银奴寸步不离的守着,一下戏台,远远的就看见了在后台等待的陈霖海,陈霖海冲她挥了挥手,秦罗衣没有回应,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化妆间,陈霖海连忙跟了过来,安叔拦在了他的前面:“二公子,我家少爷今天不能见客!”

  陈霖海笑着说:“安叔,我不是客人了!”

  “二公子,您还是请回吧!”安叔坚持不让。

  陈霖海大声的叫道:“罗衣!罗衣!”

  化妆间的门还是紧闭着,陈霖海在想也许是昨天自己的告白吓着她了,看了看安叔,再看了看那紧闭的门,转身离开了后台。

  散场后,秦罗衣和银奴正要上马车,在门口看见了一直等待的陈霖海,秦罗衣只是看了他一眼还是上了马车,陈霖海追了过去,马车已经驶动了,他追着一边喊道:“昨天的话吓着你了,我可以等!我可以等!”

  银奴看着一直在抠着自己手的秦罗衣,她一直在掩饰她的不安,银奴淡淡的笑了起来,秦罗衣紧张的把手散开,看着这样的她,银奴感觉自己被掏空了,只剩下一副躯壳,他转过脸看往别处。

  “馄饨哎——开锅就捞的大馄饨哎——”街角的馄饨桃子吆喝着,还伴随着有节奏的木棒声……

  连着两天陈霖海就这么守着,秦罗衣在戏台上,他在戏台下的看客中;她下戏台回化妆间,他在门外守着;散戏后她回家,他在戏院门口看着她走远。

  第三天,散场后,陈霖海依旧站在戏院的门口目送着秦罗衣,车内的秦罗衣撩开车窗上的帘子,月光照射了进来,这才发现对面的位置是空空的,银奴呢?

  陈霖海走在回家的路上,今晚的月色有些太孤寂,他看着自己的影子,要离家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他和她就这么结束了吗?他转身往回走,他不能就这样让她走出自己的生命!

  赵大树远远的看见了一个人,借着月色感觉那个人很熟悉,他加快了自己的脚步,越来越近了,他确定是自己熟悉的好兄弟陈霖海,上前伸手要拍他的肩膀,也许是职业的敏感意识到了危险:“不好!”他拽翻陈霖海,陈霖海感觉有什么东西擦着自己的脖子飞过,他本能的一摸,手上湿漉漉,还没等他们反映过来,另一个明晃晃的东西飞了过来,赵大树扑到陈霖海的身上,嗖的一声,只感觉自己的右臂一阵酸麻。

  “大树!”陈霖海叫道,赵大树笑了笑,陈霖海伸手摸了摸他的右臂,感觉热呼呼的液体,喷涌而出。

  “霖海!霖海!”一人大叫的狂跑了过来。

  “罗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