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云 起
奶茶闲人2016-07-27 17:012,767

  胭脂胡同 芙蓉阁

  印碧儿回到芙蓉阁,回到香尘,看着香尘里的一却,突然感觉这一却那么的不真实。她看着镜中的自己: “小戒,你认识她吗?”站在印碧儿身后的小戒看了看镜子中的她,没有说话。印碧儿继续说道: “印碧儿好看还是树娃好看?”她停了一下, “还是小丫好看?” “小丫!”小戒想都没想脱口而出。印碧儿转过头来,看着小戒。小戒想起了小丫温暖的笑容,印碧儿也想起了, “你记不记的,那家伙偷喝妈妈的酒。”小戒点了点头在印碧儿的身旁坐了下来说: “然后往里面灌水。有一次灌水后的酒被妈妈喝到了,妈妈以为是酒佬卖假酒,把酒佬给骂的狗血喷头。” “那家伙真幸运,就那么一次让妈妈给碰上了,还让别人当了替死鬼。”印碧儿靠在了小戒的身上说。 “可惜她的好运,那么快就用完了。”小戒幽幽的说。 “如果她再投胎,你说她会是什么样?”印碧儿问着。 “投胎?!”小戒没法想象,因为他只记得十岁的小丫。印碧儿闭上眼睛依着小戒,渐渐地睡着了。

  这一觉无梦睡到了大晌午,印碧儿好久没有睡得如此香甜了。她起身,慵懒地伸着腰,看见了放在桌上的一碟爱窝窝,马上变得眉开眼笑。她拿了个点了红点的,咬上一口澄沙馅。看见春梅问道: “他人呢?”春梅给印碧儿打了盆水说: “看见小姐你还在睡,放下东西就走了,说等您醒着的时候再来。”印碧儿有些失望,她挑了几个没带点的,用另一个盘子装上,递给春梅: “把这些给小戒吧!”春梅嘟着嘴说: “姐姐真偏心!” “偏心?!你这没良心的,柳公子送的上等丝绸,全都送给你了,你还不满足啊!”印碧儿边梳洗边说。春梅给印碧儿插上了头攒说: “那是您瞧不上的。”印碧儿转过身来,冲春梅伸出手说: “那还给我,我送给门口的老乞婆去!她还会记住我的好。” “都送人了,还怎么还啊?”春梅的嘴撅的越来越高了。 “再撅高点,油瓶都能挂俩了!”春梅吐了吐舌头。印碧儿摇了摇头: “到底谁是小姐啊!”春梅端着那碟爱窝窝冲印碧儿扮了个鬼脸离开了。

  春梅端着那碟爱窝窝来到芙蓉阁的后院,小戒在劈着柴,额头上已经满头大汗,春梅掏出自己的锦帕,走上前递给小戒示意他擦擦额头上的汗,并把那碟爱窝窝在他眼前晃了晃,小戒接过她的锦帕,擦了擦汗,放下了柴刀,在一个石礅上坐了下来。说: “他送过来的。”春梅点了点头说: “只有他知道姐姐爱吃这个!”小戒看了看那碟爱窝窝: “剩下的吧!”春梅噘了噘嘴: “你不吃啊?那我给门口的老乞婆送去!”小戒立马一把从春梅的手中抢过,拿了一个往嘴里塞,是糖馅的,他笑了笑。春梅瞥了他一眼说: “瞧你,吃剩下的还那么欢!”小戒没有搭理她,专心的吃着糖馅的爱窝窝。一口气吃了好几个,他想起了什么问道: “怎么样?你娘喜欢吗?”春梅笑逐颜开的说: “嗯,喜欢,很喜欢。说要留着,留在最好的日子里穿。” “最好的日子?”小戒疑惑的问。春梅笑了笑: “不过得谢谢你!谢谢你帮我找了个不要钱的好师父,布料是上等的,也要有好手艺的才能做出那么漂亮的衣服。”小戒笑了笑,心里想着盈姐的手艺那还用得着说。 “春梅,你多大了?”他问。春梅嘟着嘴: “一点都不关心人!”小戒想了想: “十三了吧!” “十四!”春梅纠正道。 “还没过吧!”小戒勾着手指算了算。春梅一脸期待得看着小戒,等待着小戒说些什么。小戒擦了擦嘴,起身拿起柴刀继续劈他的柴。春梅失望的起身离去。小戒笑了笑抬起头看着春梅的背影,想起了前段时间自己无意听来的话:

  “春梅马上满十四了吧!” “妈妈你想都别想,春梅是我的人。如果妈妈觉得芙蓉阁可以没有香尘。” “我只是说说!说说!” “女儿我还在芙蓉阁一天,妈妈最好不要说这种话。”

  小戒狠狠的扬起柴刀劈了下去,仿佛那柴是他几宿仇敌。命运的转变却由不得自己作主!

  白塔寺 庙会

  白塔寺庙会形成于清末民初时期,当时政局不稳,寺内香火不旺,寺里的僧人开始出租部分寺产,由于租赁者行业五花八门,三百六十行会聚于此,使得白塔寺这块风水宝地逐渐成为了京城的闹市,庙会初期为旧历每月逢五、逢六开市。

  而这天一大早,芙蓉阁的姑娘们早早的洗漱装扮,结伴而来。这不还没一会儿的功夫,小戒手上已经是大包小包一大落的。不过印碧儿没来。因为她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小戒一边跟着姑娘们,一边自己也在四周的摊位上巡视着,姑娘们围在了一个卖首饰的摊位上,小戒跟了过去。在胭脂水粉中闻到了一股檀香,在白塔寺当然有檀香了,不过有些不同,小戒挤了进去,顺着那股檀香寻了过去,看见了一个似翡翠般的女子,手中正拿着一枚玉簪在仔细的端详着。那枚玉簪款式很简易,甚至有些普通,不过却与翡翠女子相配,倒显出了这玉簪的不同来。看着看着自己有些入神了。什么时候姑娘们已经离开了他都没发觉。那翡翠女子把玉簪插在了发间,转过头来对小戒说: “好看吗?”小戒点了点头说: “好看!”那翡翠女子嫣然一笑离开了。 “老板这是给你的钱!”跟随的丫头放下钱看了看小戒一眼也转身离开了。转眼就隐没在人流中。 “小哥,回魂了!”摊主对着小戒叫道。 “我也要刚才那姑娘买的那款玉簪,还有吗?”小戒说。摊主边笑边摇头边从摊下拿出新的那款玉簪,小戒放下手中的东西接过,从口袋里翻出钱递给了摊主,把玉簪包好放在了自己怀里,然后提起东西寻着芙蓉阁的姑娘而去。

  这么热闹的地方怎么可能少了陈霖海陈二少爷呢?查理真是开眼界了,怎么有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新鲜东西,那么多能吃的东西。他觉得自己只有一双眼睛真是不够用了。他打开他的速写本,拿着木碳条在速写本上画着这庙会中神情各异的人。他也引起了这庙会中人的围观。陈霖海不能走远,怕和查理走丢,只能在这周边转悠。远远的他看见了一个身影,一个曾看见过的身影,他想都没想追了过去,越来越近了,他已经闻到了那股檀香了。那身影伸手可触了,突然那身影转身,他连忙躲闪在一旁的摊位上,没想到那身影也来到他躲闪的摊位上,拿着摊位上的水烟壶端详着,仔细的挑选着,很是认真,看来要送的人很重要。是谁呢?父亲?叔父?教她的先生?陈霖海猜想着。最后挑了个精美又不失雅致的,让摊主包好,丫头付钱,飘然离开。陈霖海出神的看着那远去的背影, “Sea,你在看什么?”查理顺着陈霖海的视线看了过去,只看到一个个涌动的人影。陈霖海摇了摇头说: “没什么?走吧,我带你去听书!” “什么叫听书?”查理问道。陈霖海解释: “Story!” “Long long time ago。 ”查理说,陈霖海笑了笑: “很久很久以前……”

  初静走出白塔寺院门,一眼就看见了旁边茶摊上的银奴,她加快了脚步走上前,银奴听出了她的脚步,没有回头,初静坐到了银奴的对面,对老板说: “和他一样,来两碗!”初静示意让小叶坐下。银奴看着小叶手中的大小包用手语说: “都买什么了?”初静笑了笑没有回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