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追 逐
奶茶闲人2016-07-30 17:032,497

  廖府别院

  “怪物!怪物!打怪物罗!”一群孩童拿着石头扔向一个衣衫褴褛黑布遮脸的人,大人也拿着棍子驱赶着这个不祥之人。那人额头上的血像梅花一样绽开。 “你们别打了。别扔了,他不是怪物! …他不是怪物! …别扔了,别打了!求求你们了 …”一个瘦弱的孩子哀求着那些人,用自己幼小的身体护在那人的前面。 可是那孩子也没有逃过,那个人开始像野兽般的嘶吼愤怒着,为了不让那瘦弱的孩子被打伤,他用自己的身体包裹孩子,孩子还在不停的哀求着,声音越来越含糊不清了,也许是有人不忍心了,也许是他们也累了,那些人慢慢的散去,只剩衣衫褴褛黑布遮脸的人和他怀中那个瘦弱的孩子,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那人额头上的血滴落在孩子的脸上,孩子伸出手颤微的擦着,口中不停的念叨着: “不是怪物,不是怪物!” ……

  初静一阵惊醒, “不是,不是!”她不停的擦着自己的额头,赤脚跑出了自己的房间,来到西厢房,看见躺在床上的人安静的睡着,急促地呼吸舒缓了下来,她看着床上人头上缠着的白沙布和白沙布上渗透出来的血渍,眼睛变得灼热起来,她用手轻轻的触碰着,她慢慢的靠近,把自己的脸贴在了那银色的面具上,感觉那银色面具下的温度。

  在她的耳边萦绕着一句话: “以后这个世界,就剩下你和我了……”

  银奴睁开眼,看着窝在自己身旁的人,枕边已经湿泽一片,他掀开被子,把她包裹了进来,轻轻的拥着,用手温柔的轻拍着那瑟瑟颤抖的身体。初冬的寒风拍打着窗,又是一年的冬天了。那年彻骨的寒风仿佛在今夜又吹了回来。

  初静梦见自己在一叶小舟上,银奴在船头撑着船,自己在船的另一头坐着,双脚浸在水中,两岸青山与他们同行,就这样一直往前始着,去往看不见的远方……

  陈府

  已经入冬的北京刮起了大风,凌寒絮穿着一个大披风,捂着一条大围巾,来到陈霖海的院落,门口却站着两个骠悍的下人,凌寒絮笑了笑冲那两个人招了招手,把围巾拉下露了露自己的脸,下人一看是她,也没有盘问,一推门,陈霖海就一把把她拉进了屋: “你终于来了!”连忙脱凌寒絮的披风和她脖子上的大围巾。凌寒絮说: “今天老天爷还是真帮你的忙!”陈霖海横了她一眼,凌寒絮全当没看见, “这次门口的那两个人好像比上次的要骠悍!”陈霖海披上凌寒絮的披风,凌寒絮给他围上围巾,看了看他的身高,示意他往下蹲些,陈霖海比着凌寒絮的升高说: “幸好你不矮!还有……”陈霖海诡笑着, “不是很女人!”凌寒絮就着他的胳膊用力的掐了一下,虽说冬日穿的多,可陈霖海的脸部表情还是扭曲着。不过还是提了提声音大声的说: “你不是这么没同情心吧,借完书就走啊!”好像不是说给屋内的凌寒絮听,凌寒絮把桌上的书塞给他,又夺了回来,陈霖海挤着笑脸说: “下回当牛做马报答!”凌寒絮点了点陈霖海的额头,细声的说: “我可记住你这句话了!”替他盖好披风的帽子,做了个0K的手势。陈霖海压低自己,捂着围巾抱着书往门外走去,门口的下人还以为是凌寒絮说: “凌小姐这就走啊!”陈霖海点了点头,稳步的往外走着,就这样走出了陈府。

  猫在一旁的小鲁看见穿披风的人,连忙小声的唤着: “少爷,少爷!这儿!这儿呢!”陈霖海扯下围巾看见是小鲁,连忙拉着他避一旁,把书塞给小鲁,脱下披风, “叫的车呢?”小鲁指了指一旁的人力车,陈霖海从怀中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连忙上车对车夫说: “思远学堂,快!”

  小鲁看着远去的人力车,叹息着说: “少爷到底是不是老爷的儿子啊!怎么和大少爷一点都不像。”

  思远学堂

  海疏影看了看办公室的大洋钟,上课的铃声已经响起,她拿起桌上的课本走出办公室,往教室走去,却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还有喘气的声音,越来越近了,她停了下来转身,只见一人冲她跑来,眼看就要撞上了,没想到那人在她还差一步之遥的位置刹住了。陈霖海喘着气说: “一步也不多,一步也不少!”他指了指还在响的铃声, “赶上了!”他已经是满头大汗了,海疏影笑了笑,摇了摇头,把课本交给他,从自己的口袋中拿出一锦帕递给他。陈霖海接过擦了擦额头的汗, “谢了!”调整着自己的气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才往教室走去。

  课毕,陈霖海从一群女学生中抽身回到办公室,来到海疏影的办公桌前,海疏影正在批改着学生的作业本,陈霖海在她身旁坐下,从口袋中掏出刚才的那块锦帕,说: “我会洗干净再还给你的。”海疏影继续批改着作业。陈霖海有些无聊,在办公桌上随意的翻找着,海疏影用余光看了看他,说: “为什么当老师?”陈霖海转过身来,面对着她,脱口而出: “神气啊!”海疏影转过头来看着陈霖海,陈霖海拿过桌上的戒尺,晃了晃说: “这玩意,我可没少挨!”海疏影相信他的这句话,点了点头,不过陈霖海转脸正色的说: “老师是一个窗口!”海疏影有些惊讶于他的正经,陈霖海继续说: “小时候看着远处的山,总想知道山后面会有什么?山后面有路、有海,有一个海阔天空的世界。看着孩子们那闪烁着光芒的眼睛,我的选择没有错!”海疏影继续批改着她的作业说: “这些话和你不怎么搭?”陈霖海看着自己的样子, “你看起来……”“纨袴子弟!”陈霖海自己接茬。海疏影点了点头。 “不过外表不代表本质。”陈霖海笑了起来: “也就是说我不是绣花枕头!”海疏影看了看他,点了点头。陈霖海笑的更灿烂了: “倒转10年我一定追你。”海疏影听到这句话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头发,陈霖海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摇了摇手: “我不是说你年纪大,你看上去很年轻。”结果越描越黑。

  “看上去你们俩聊的很融洽。”另一个声音说,他们同时转头,还是上次的中年男人,看着他们俩的眼神散发着一种暧昧。海疏影收起桌上的东西,拿了课本,上课铃声正好响起,她起身绕过一脸笑意的中年男人,出办公室而去。中年男人走到陈霖海的面前,拍了拍陈霖海的肩膀说: “还是年轻人有魅力,我和她做同事也快一年了,都没和她说上话。你小子艳福不浅啊!!”边说边对陈霖海挤眉弄眼。陈霖海拍了拍那位仁兄说: “说话呢,得找能听的懂话的人说才行!”说完起身离开,只留一脸迷惑的中年男人独自在办公室: “听得懂话的人,大家讲得话不都是一样的吗?我还是国文老师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