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月 思
奶茶闲人2016-07-20 17:131,036

  廖府别院 东厢房

  初秋的夜晚,还残留着仲夏的闷热。初静躺在床榻上,辗转反侧。她起身来到外屋的躺椅上,才稍感舒适些。沙沙沙……沙沙沙……她好像隐约听到风过竹林的声音,老爹说那是竹海的精灵在吟唱。泉水叮咚,竹醇飘香,她感觉自己躺在了竹海的竹亭中。唰唰…唰唰…鞋底踩着飘落地面的竹叶,唰…唰唰…这声音由远渐近,随后飘来一股檀香,似曾相识,那檀香直扑她的鼻尖,然后开始在她的周身游离,伴随那檀香还有一股暖流,应该说是呼吸,是谁的呼吸,初静感觉自己的嘴唇被温暖的触碰着,就像儿时在那烟花满天下吃的那个棉花糖,咬上一口融化了,却被甜味包裹着全身,她像个贪吃的孩子,开始贴上那个……“棉花糖”……也许这就是老爹口中说的那个来自竹海的精灵,但她看不清他的脸,不过没有关系,因为她感觉到了他的噗通噗通的心跳和他的温度……沙沙沙……沙沙沙……风过竹林……

  “缺月挂疏同,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初静…初静…以后你就叫初静!初——静!”那像是个咒语,只有她才能听到见的咒语,突然咒语停止了,竹海精灵飘然隐没在竹海深处,她四处寻找着,檀香也开始一点一点的消逝,唯一证明他曾经来过是残留在自己右肩上的温度……

  初静惊醒,窗外盈月高挂,她借着月光看了看自己的右肩,原来只不过是场春梦,可是为什么那么的真实?心跳声还未远去,温度也还未散去!她用手摸了摸右肩,这儿曾经有朵胭红桃花盛开。如今胭红已散去,但依旧是滚烫如初。是梦吗?可为何却又那么的真实!

  “缺月挂疏同,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初静…初静…”她喃喃的重复着梦中的那首宋词。“……缺月挂疏同,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

  “咚咚咚……”敲门声。初静转头看着房门,“进来!”她伸手划开火折,借着火折的光亮,原来是银奴。银奴用手语问道: “你睡的不安稳?”初静点亮了身旁的灯,银奴走到桌旁给她到上了一杯茶,初静喝了一口,滚烫的身体开始慢慢清凉了起来,银奴用自己的手擦去初静额头上的汗珠,银奴的手是凉的,正好可以降低自己滚烫的温度,她把银奴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银奴用另一阵轻拍着初静,初静就这样枕着银奴的手,渐渐的睡了。

  银奴看着那张渐渐熟睡的脸,陷入了沉思……

  窗户上婆娑的竹影陪伴着他们,也倾听着他们噗通噗通的心跳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