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探 幽
奶茶闲人2016-07-20 17:122,783

  段公馆 画室

  陈霖海看着挂着的相片,相片中的人就像在你的眼前,可见拍照片的人是多么用心去拍。“喜欢人家就承认吧!要不可就飞了!”“你这样?那可就说不定了!”这两句话不停的在他的耳边萦绕。

  “哎,你什么时候来的!”凌寒絮看到了站在一旁的陈霖海,不过她没有停下她正在做的事情,继续画着她的花卉静物,“你怎么样?还和伯父犟着!?进行抗争呢?是要讲究方法的。”

  “已经9月份,学校都已经开学了。”

  “妥协了!”

  “你都说了要讲究方法的!”

  “嗯…”

  “我呢?现在做翻译,帮着看看文件,做做高级招待!”

  “升级成外交官了!”

  “嗯!我还会继续往其他学校递交申请的!”

  凌寒絮终于停了下来,转过头来,看着陈霖海说:“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人。”说完她张开双手就要抱陈霖海,陈霖海马上往后退了一大步,看着双手满是颜料的凌寒絮说:“别太热情啊!我可不是你们家虎子!”正在这个时候,一条狗正好坐在陈霖海的身后摇着尾,吐着舌头,正是段公馆的爱犬——虎子。陈霖海气馁的看着虎子说:“你不用这么配合我吧!”“哈哈哈……”凌寒絮大笑了起来。“你喜欢他!”陈霖海问。“我们家虎子我不喜欢谁喜欢啊!”“照片上的人?!”凌寒絮沉默了一会儿:“嗯,我喜欢他!”

  陈霖海也笑了笑说:“你也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人!”

  吉祥戏院 后台

  陈霖海终于在小鲁的掩护下来到了后台,仿佛穿梭在一个时间模糊的空间里——三国的卧龙先生、宋朝的包青天、明末清初的李湘君……有故事的人物都出现在这。原来后台这么的有趣。“唉,唉…唉!我说那位?”有个花脸冲着陈霖海囔囔着,“就你,你还看谁呢?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陈霖海装傻的嘿嘿笑着:“知道!知道!”“知道你还瞎转悠!出去出去出去!”说着就要赶他出去,陈霖海不甘心的和那花脸纠缠了起来。“李老板!”秦罗衣看见了。“秦老板,您有事?”秦罗衣看着陈霖海问道:“你是报社的吗?”陈霖海眼珠子一转:“对,我是!我是!不是和秦老板您约好做采访的吗?”

  “是这个时辰吗?”

  “啊!我来的早了,我想秦老板您一定很忙,说不定还约了其他报社呢?我呢?嘿嘿,想跑个先!”

  “李老板,不好意思了!”秦罗衣对花脸歉意的说。

  “没事!没事!”李老板转过身来对陈霖海说:“你要早说你是报社的记者,就不会有这么一出了!真是,记者先生对不住了!”

  “嘿嘿,不打不相识,下回下回给您也做个专访!”陈霖海笑着说。

  “真的,那可说定了!我叫李长江!李长江!”可把花脸给高兴的。

  陈霖海跟随着秦罗衣来到一个独立的化妆间,他站在秦罗衣的身后,用手比划着自己和秦罗衣的身高,还有秦罗衣的身形,在心里嘀咕着:“寒絮喜欢这样的男人!会不会太袖珍了!”正在他比手划脚的时候,银奴进来了,看着秦罗衣身后这个怪异的人。不过对于陈霖海来说,银奴也是个怪异的人。但那个银色的面具还是挺有艺术特色的。银奴只是看了他一眼,把手中的紫砂壶递到了秦罗衣的手中,秦罗衣接过。“你不是来做采访的吗?”“啊!”陈霖海终于想起了自己现在是个记者了,他左顾右盼了一下,说:“秦老板,师从何派?”秦罗衣从镜子中看着陈霖海,“我可以选择不回答吗?”“你有权利!那下一个问题了。嗯…秦老板,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秦罗衣凝视着镜子中的他,“你也可以选择不回答。不过呢?可以私下里探讨一下,是大家闺秀型还是英姿飒爽型?喜不喜欢留过洋的女孩子也就是摩登女郎?”听到这句话,银奴也转过头来,看着陈霖海。他连忙进一步解释:“只是私下,不会登在新闻纸上!”陈霖海被眼前的两个人给注目的有些发麻,赶紧说:“那下一题吧?”他挠了挠头,“有没有人说你很像白书玉?”秦罗衣转过身来看着他:“白书玉?!”“要不你的师傅和白书玉会不会有渊源?”陈霖海紧跟着又问了一句。

  “秦老板,该您上场了!”催场的人进来说道。“知道了!”秦罗衣重新回到化妆台前,银奴给他整理着,“不好意思,今天看来,让你白跑一趟了?”“没关系,至少看见您的真身了!”银奴撩开门帘子,秦罗衣收了收袖子,拾步出化妆间,陈霖海看着秦罗衣袅娜的身影,老天爷造人还真是奇特。

  廖府别院 荒园

  初静摸着这个屋子里的东西,有棋、有琴、有曲谱,她伸手摸了摸,但都没有落灰尘。她停在了屋中的古琴旁,坐了下来,手停在铉上,滑动着,手指却没有碰到铉。初静闭上眼睛,在心中弹奏她最熟悉的曲调,无声的荒园漂浮着曾经记忆深处的音符,无风的荒园却在拂动,因为荒园中的精灵们在聆听。曲毕,她睁开眼,她知道这把琴是把好琴,低下头仔细的打量着它,隐隐约约在琴的边缘发现一个字,她俯下身,是个小篆“白”字。是姓白还是名字中有白?会不会其他物件上也有呢?她看了看摆放在一旁的曲谱,竟然是《牡丹亭》!她环视着这个屋子,发现在靠窗旁边的一角,被白布掩盖着,她起身掀开那块白布,原来是个梳妆台,不!应该是个化妆台,在吉祥戏院的后台,有的就是这样的化妆台。台上散落着些头饰,那是杜丽娘的装扮头饰,还有些上妆的水粉。水粉盒也随意的放着,盒盖没有盖好,好像刚被人使用过。可是会是谁呢?现在的廖府别院,就她们这几个人,难道还有另外一个人?自己住进廖府别院也快两年了,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么一个院子呢?廖老板说过在他们住进来之前,这里很久没有住人了。不,应该说是除安叔以外。这个房间看上去不像是安叔住过的,这些东西也不像是安叔的。

  荒园在廖府别园的西南角,以前几乎自己是不会往这边来的,所以也是上次误打误撞的跟着一个白影才发现的,前两次都是在黑夜,白天自己还是第一次来,也是倚着记忆寻来的。“小姐!”突来的叫喊,让初静一惊,她慢慢的转过头来,原来是安叔。“安叔!”

  “小姐,这屋子不太干净,您还是回屋吧!”安叔说。

  初静点了点头,想了想问道:“这屋子里的东西是谁的?她是角儿还是票友?”

  “这屋里的东西是原来府上主子的,东西是主子养的戏班的物件。”安叔回答。

  “原来的主家?这里的主家不是廖老板吗?”

  “廖老板之前。”

  “嗯。原来的主家是不是姓白?”

  “姓侯佳!”

  “不是姓白吗?”

  “姓侯佳。”

  “安叔您是不是经常打扫这儿?”

  “这些都是原来主子的心爱之物。”

  “安叔!”初静还想继续问下去,不过,“小姐!您该回屋了!”安叔再次催促初静离开,初静没有坚持,跟随着安叔离开了这间屋子。在回来的路上,初静一直在想,前一次的白色身影,和上一次的《游园》,应该不是自己的幻觉吧?难道真的是……

  “安叔,这里…以前…闹过鬼吗?”初静怯怯问道。

  安叔停下了脚步,过了一会儿说:“小姐,那屋子很久没有人住过了,您还是不要再去了。”安叔回答的很模糊。初静转头看着身后的那间屋子,突然感觉后背一阵寒意,便加快了脚步紧跟着安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