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影 话
奶茶闲人2016-07-20 17:241,729

  吉祥戏院

  秦罗衣在海家待着,都忘了今天晚上自己有演出,马车刚停住,就一跃,一路快跑,向吉祥戏院跑去。远远的就看见了安叔和廖老板,秦罗衣再不出现,廖老板就得哭了,为什么?因为他现在的表情跟哭没什么区别,不!还是有的!没有眼泪!秦罗衣气喘息息的来到廖涣之的面前,正要解释,廖涣之摆了摆手,双手上下的晃动着,秦罗衣跟着他手的节奏,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搞的一旁的安叔也跟着他们的节奏呼吸着。 “好!好…好!”廖涣之示意他可以进去了。秦罗衣在安叔的护庇下,安全的到了后台,在自己的化妆间的门口,停了下来,安叔拍了拍他,说: “我去泡大红袍!”转身离开,秦罗衣再一次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推门进去,一进门,就看见了一个背影,秦罗衣知道事情比较严重了,站在门口不敢往前走,正在这个时候,安叔泡好茶,端了进来,把茶递给秦罗衣,用眼神示意他往前,然后退出化妆间,把门关上,在门口站着。

  秦罗衣端着茶,一步一步向前走着,走到那个背影的跟前,倒好两杯茶,双膝跪地,把茶举得高高的,那个背影转了过来,看着秦罗衣,秦罗衣虽然没有看着那双眼睛,可是他已经感觉到了寒意,他已经很久没有感觉这种寒意了。过了一会,茶好像被端了一杯,秦罗衣开始慢慢的松了下来,跪坐在自己的后腿上,茶托也放在了自己的腿上,自顾自得拿起了剩下的那杯喝了起来,喝到一半的时候,感觉又被人给盯着,他挤出最可爱的笑容,这是他以前惯用的一招,正好对上了那双眼睛,那双眼睛的寒意在慢慢的消退,用手重重的敲了一下他的头,疼的秦罗衣直发麻,一边解释说: “下次再也不敢了,不对!没有下次!决对没有!”秦罗衣看着眼前的人,终于又变回成银奴了。站在门外的安叔敲门道: “少爷,廖老板催了!”银奴端过秦罗衣手中的茶托,扶起秦罗衣,秦罗衣踉跄了一下,银奴吓得连忙用手挽住,秦罗衣狡猾的笑了笑。高兴的叫道: “上妆了!”

  回府路上

  秦罗衣让安叔先回去了。夜深了,街道上已经无人,秦罗衣提着灯笼和银奴慢悠悠的走着。银奴用手语问道: “你今天白天去哪了?”秦罗衣像个孩童一样把玩着手中的灯笼,边回答说: “去兑现诺言了!”银奴不解,秦罗衣继续说道: “还记不记的—多福!上次在德胜门外的晓市!”银奴点了点, “我去他们家了! 阜成门内大街,白塔寺的旁边。也见到他姐姐了,真是个美人儿!”银奴停下了脚步,站在了原地,秦罗衣依旧晃悠着手中的灯笼继续走着,并没有察觉,说道: “还有姚妈,是他姐姐的乳母,她做的饭菜真香!杨大哥也住在他们家,就是上回那个开什么门诊的大夫,杨大哥好像很喜欢海姐姐。我都羡慕起多福来了!不过, 我有你、有老爹、有安叔、还有小叶、还有初静、还有罗衣!”秦罗衣一回头,后面没人,人呢?他在旁边的云吞摊看见正在低头吃云吞的银奴,他气呼呼的走过去,嘟着嘴,在银奴的对面位置坐了下来,老板正好端上一碗热腾腾的云吞放在他的面前,他笑了起来,张口就喝,银奴还来不及阻止他,就听到一声惨叫,秦罗衣觉得舌头快掉了。银奴摇了摇头,没再理会他,继续埋头喝自己的云吞,还喝的津津有味,秦罗衣觉得他是故意的。

  喝了热腾腾的云吞,身体暖和了起来。秦罗衣还在晾着他那可怜的舌头。所以一时不能说话,变的安静了起来。只听到他俩的脚步声。灯笼已经转到了银奴的手中。就这样走着,地上两个人的影子时而重叠着又分开又重叠,秦罗衣看着这影子有点入迷了,都忘了他那可怜的舌头。

  突然从黑暗的胡同里一个黑影向他撞了过来,把他撞了个满怀,脚没站稳,倒在了地上,一股浓烈的胭脂味直扑他的鼻尖,一个女人压在他的身上,胡同里传出一些龌龊的漫骂。银奴上前,那女人已经起身,理了理散乱的头发,转身离开,秦罗衣在银奴的牵引下站了起来,看见地上一个镶着一段银的玉手镯,低下身正要捡,不过被一只带有淤青的手抢先了一步,还是那个女人,她看了一眼秦罗衣,把捡起来的手镯带回自己手腕,转身离开,秦罗衣看着那个女人远去的背影, 有些出神。银奴拍了拍他,他才回过神来。银奴检查着他有没有撞到哪儿?秦罗衣摇了摇头说: “没事儿!”银奴一把把他拉到自己的身边,让他紧跟着自己。秦罗衣回头看了看刚才自己撞倒的地方——杨柳春客栈,他知道那个女人是个游妓。一定是碰到一个没良心客人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