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香 醇
奶茶闲人2016-07-20 17:242,766

  千壶翁酒楼

  秦罗衣和银奴终于找到了请帖上的“千壶翁酒楼”。“千壶翁酒楼”是个不起眼的小店,应该说是袖珍, “小鸟虽小,五脏俱全”。无精打采的店小二,埋头播弄算盘的掌柜,三三俩俩的客人,还有罗列在壁柜中琳琅满目的酒。店小二看见秦罗衣, “哟,您来了!”仿佛秦罗衣是他们的熟客。“您还真和楼上的爷形容的那样!”“什么样?”秦罗衣笑着问道。“胭脂少年!”掌柜的一听见店小二这么说,连忙拉下他,瞪了他一眼,笑容满面的对秦罗衣说: “秦老板,您楼上请!二爷正等着您呢!”秦罗衣跟着掌柜来到了二楼,狭窄的空间竟然隐藏着一个世外小桃园。绣有竹林的屏风,涓涓流水的袖珍风车,丝丝古琴韵。一个华服公子临窗端坐,一墨镜新式青年屹立华服公子的右侧。秦罗衣跨步进门,华服公子立马起身,却被身旁的墨镜青年给按住,秦罗衣上前,华服公子说: “秦老板还真是守时。”秦罗衣说: “陈二公子下请帖,秦某是必来的。” “早就听闻舍妹说秦老板如何的色艺双全,舞台上的美娇娘,世俗中的翩翩少年郎。” “没想到喝洋墨水的陈二公子,出口成章啊!” “您这是夸我呢还是……”“咳咳…咳咳…”站在一旁的墨镜青年干咳了起来,“秦老板请!”秦罗衣在华服公子的对面坐了下来,银奴站在他的身旁,华服公子看了看银奴说: “这位怎么不坐?”秦罗衣看着墨镜青年笑着说: “那这位呢?” “这位?啊!我在英吉利留学时的同学…”“查理…鲁!查理鲁!”墨镜青年忙接茬说。 “啊!您是不是在某报社高就啊?”秦罗衣说。 “哈哈哈,哈哈哈!”查理鲁摘下墨镜笑着说, “秦老板就是秦老板!眼力真好!” “不过,您上回走后,又来了位,是同事吧!可他并不知道有你这号人物啊?” “啊!…报社的职员多着呢?我是那天刚到报社报到的,见习的!所以他不知道,也不认识,我也是因为强烈要求,才得到做您专访的机会!” “查理鲁!” “查理鲁!” “那就是认识!哈哈哈!认识!”华服公子哈哈打圆场, “掌柜的!上好菜,上好酒!听闻秦老板,是个酒中仙!”秦罗衣对于这个“酒中仙”的称号有点不解, “哈哈哈,您不老实!”秦罗衣更是不解了。 “我可听说了您可是喝通天下酒,无酒不知啊!”查理鲁说。 “我这位老同学,可也是在酒缸里泡大的,要不比比!” “二公子!” “千壶翁什么都不多,就是酒多!掌柜的!多上好酒!”秦罗衣看着一搭一唱的二人,想来鸿门宴早就摆上了,他看了银奴,银奴点了点头, “好!既然是好酒,就一定的喝!”“爽快!爽快!”

  转眼老板就已经上了一桌的酒,一下子酒香四溢, “掌柜的,换大碗!”查理鲁说。秦罗衣微笑的看着他,心想自己不知那里开罪了他,要摆如此鸿门宴。好菜上了,好酒也斟上了,二公子叫住了掌柜的, “掌柜的能卖这些酒,必是知酒人。公平起见,请掌柜的做见证人。” “掌柜的,请了!” “好!在爷们面前,就不推迟了!谢谢各位看的起千壶翁!”掌柜的也不推辞了。 “那规矩也由掌柜的定了!不知秦老板意下如何?”查理鲁说。秦罗衣伸手: “掌柜的请了!”掌柜的给秦罗衣和查理鲁各斟上了数碗酒,说: “在两位爷面前的酒有相同的,也有不同的。不同的各说出酒名,说对了就算赢;相同的,看爷们谁先说对说先算赢。综合酒名说对多的,赢,反之为输!” “好!” “好!” “那开始了!第一碗是不同的,二位爷谁先来!” “那我先来!”查理鲁说,秦罗衣伸手“请!”查理鲁喝完眼前的这碗酒, “国酒天香,落肚宜人!宋朝开国皇帝赵匡胤敕封它为御酒———山东武城小米香!”掌柜的和秦罗衣同时鼓掌,查理鲁伸手请,秦罗衣端起第一碗酒,先闻了闻,一口喝完: “庭前桂蕊黄,坡后菊飘香。酿得缤纷落,交杯物我狂。梁山泊好汉王林以杏花村八角琉璃井水和幽香袭人的杏花酿出了溢香十里的杏花酒,镇守黑风口的李逵被酒香所诱,常来光顾玉林酒店,开怀畅饮。半醉半醒日复日,花开花落年复年。———山西汾阳杏花酒!”二公子还没等秦罗衣话落,掌声已起,掌柜的也连忙鸣掌说: “秦老板不光爱酒,也爱听典故吧!”查理鲁不服气的端起了第二碗酒, 仰头一口气喝了个见底:“明朝初年一个叫陈三功的外地殷实商人来到宜宾,开办了酒坊。 传到清朝咸丰年间,糟坊掌门人为陈氏第六代传人陈三。以高粱、大米、糯米、荞麦、玉米为原料。酿制了香气悠久,味醇厚,入口甘美,入喉净爽,各味协调,恰到好处的杂粮酒。 陈三膝下无儿,只有两个女儿。陈家有祖训陈氏秘方传子不传女。 他不甘心陈氏几代人心血凝成的秘方断送在自己手里,在辞世之前,毅然决定将秘方口授传给了爱徒赵铭盛,并将女儿许配以示信任和期望。赵铭盛继承师业后,为避师父无子之忌,讨吉祥改为。 赵铭盛亦膝下无子,年老之后,便毅然步师傅后尘,将陈氏秘方传给了第二个外姓人、自己的爱徒邓子均。邓子均取岷江江心之水,以纯小麦制成大块曲(包包曲),酿出的酒香味醇浓,名满四方,供不应求。这就是杂粮酒。”在坐的几位已经听的入神了,掌柜的开腔了: “爷能编部酒史了!”查理鲁挑衅的看着秦罗衣。

  “黄澄澄,醇又香,似玉液,似琼浆。女儿呱呱落了地,你就藏进窖里把一场喜事酝酿。默默地等待,充满幻想,待到女儿盖红头,你才出窖陈陈飘香。”秦罗衣哼起了小曲儿,“绍兴女儿红!”

  “蜜香清雅,入口柔绵、落口爽利、回味怡畅。的酒坊所创桂林三花酒。古时,它叫,宋代来桂林做官的范成大饮后称赞。酒的酿制要蒸熬三次,曾称三熬酒。广西桂林三花酒!”

  …… ……

  一碗复一碗,查理鲁已经是面红耳赤了,秦罗衣也已经眼神缥缈了。掌柜给他们各斟上了最后一碗酒,如果这碗酒还没有分出胜负,那他的千壶翁酒楼就该摘匾了。 “这碗酒是相同的,谁先说,说对,就算赢。”查理鲁吞了下口水,摇摇晃晃的端起酒,还一边盯着秦罗衣,浅喝了一口: “嗯…嗯…西安太白酒!”掌柜摇了摇头,他继续喝了几口,秦罗衣开腔了: “土人以曲纳罐中,以索悬罐于实下,划实取汁,流于罐,以为酒,名曰树头酒。”掌柜竖起了大拇指,接茬说道: “早在元、明之际,在云南的西双版纳、德宏的少数民族有文字记载:[甚善水,嗜酒。其地有树,状若棕,树之稍有如竿者八九茎,人以刀去其尖,缚飘于上,过一霄则有酒一瓢,香而且甘,饮之辄醉。其酒经宿必酸,炼为烧酒,能饮者可一盏]记录在《百夷传》中。树头酒的树种,属椰子之类,其果实可以从花梗处取饮液汁,因内含糖质,可即用于酿酒。这种不用摘取果实,而是将酒曲放在瓢、罐、壶之类的容器中,悬挂在果实下,把果实划开或者钻孔,着实令人大开眼界。这酒是我前年在滇南寻得的。没想到秦老板竟然识得此酒。这位查理爷您输了!”查理鲁终于坚持不住了,开始呕吐了起来,那位自称陈二公子张口对查理鲁叫道: “少爷!少爷!”秦罗衣笑着靠在银奴的身上: “唱的是出桃代李僵,偷梁换柱,真假美猴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