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羽 裳
奶茶闲人2016-07-20 17:242,760

  段公馆

  一老妇人微斜靠在暖榻上,她身着蓝缎地花草大袖立领大襟上衣, 袖口用红色丝绸镶滚边, 三镶三滚,刺绣、挑补“八吉祥”。外加一较大的琵琶短背心,上面重重叠叠加有好几套花边,下着与上衣镶滚边同色红缎镶黑边阑杆裙。 头梳元宝髻发式,左手小指和食指带玳瑁嵌米珠团寿指甲套。一丫鬟拿着小锦被正要给她盖上,她眯着的眼睛动了动,慢条斯理的问道: “棠儿回来了没?”丫鬟把锦被盖上,然后蹲下身轻锤着老妇人的腿,边回答: “少爷说申时回!”丫头转头看了看屋内的大西洋钟, “差不多了,想必少爷已经回来了,正往这边来呢!”正说着,就听见外屋撩门帘的声音,段云棠先一步进屋,看见老妇人眯着眼睛,轻声的问丫鬟: “睡了!”眯睡的老妇人回答道: “在你掀帘之前就醒了。” “还好不是我吵醒老祖宗!”老妇人睁开眼,在丫鬟的搀扶下坐了起来: “今天有特别的事情吗?”段云棠让丫鬟起身,自己蹲下继续给老妇人按摩腿,说: “老祖宗,您多久没看戏了!”老妇人叹息了起来: “白老板只有一个,可惜了杜丽娘和柳梦梅,可惜了一出《牡丹亭》啊!”段云棠的脸色突然变的僵硬了,不过马上缓了过来,吞了下口水说: “老祖宗,云棠会变戏法,能了了老祖宗的心愿!”老妇人斜眼看着他,好像对于他刚才的话有疑惑: “其它版本的,我也看过了数折,难道还有比白老板唱的更好,比白老板更美的人?”段云棠没有回答,只是神秘的看着她,老妇人被他这种表情给动摇了起来, “我不信,除非我亲耳听到,亲眼看到!”段云棠依旧不回答,不过笑的有点明显了,把老妇人心撩的痒痒的: “那你给我请来!”段云棠起身坐到老妇人的身边, “我可以给您请来,不过…”“不过什么?”看来可以对单抓药了,段云棠收起笑脸说: “您得先答应棠儿一件事儿,事儿办了,就给您请!”这个时候老妇人心想:能够再看白老板的《牡丹亭》,十件事儿都可以! “好!我依了!”段云棠起身: “好,我把大夫请进来了!”老妇人脸色一沉,原来套儿在这儿等着呢?

  杨安平给老妇人做好了全部的检查,老妇人就迫不及待的说道: “现在好了吧!”段云棠拍了拍手,一群乐师陆陆续续进来,有规律的在一旁就坐,老妇人等待着那个比白老板唱的还好,还美的人!不过没有出现,熟悉的曲调响了起来: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倦,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明明是个少年,音貌却是个绝色佳人。老妇人在想老天爷想必也觉得白老板太可惜了,才让他在这个少年的身上还了回来,就像杜丽娘一样!同样震惊的还有陈霖海,在《牡丹亭》再次公演的那个晚上,他已经见识了,可是今天穿着便装唱这折戏的秦罗衣,是秦罗衣还是杜丽娘?那个晚上是杜丽娘,在他记忆中的那次也是杜丽娘,今天他亲眼看到秦罗衣蜕变成杜丽娘,那么的不经意!他总是觉得月亮之所以挂的那么高,是为了不让人摸到它。今天他好像触及到了那高挂着的月亮!

  内堂传来绕梁的唱腔,凌寒絮加快了自己的脚步,走了一段她回头看银奴有没有跟上来,银奴却站在外厅的门口,没有挪步: “你不进去吗?”凌寒絮走到他的身旁问。银奴摇了摇头,

  凌寒絮看了看他,也没有强求,接着说: “我叫人给你沏茶吧!”转身她叫下人给银奴沏了壶大红袍,然后自己进入内堂。

  “…闲凝眄,生生燕语明如翦,呖呖莺歌溜的圆。”所有的人都沉静在姹紫嫣红的牡丹亭中。突然有人鼓掌,接着是一片!老祖宗招手让秦罗衣过来,秦罗衣毕恭毕敬的上前,老祖宗仔细的端详着秦罗衣,其实他和白老板的相貌一点都不像,不过音色神气却出奇的相似,老祖宗说: “第一眼看见你,还觉得白老板像杜丽娘一样还阳了呢?”秦罗衣又听到这个“白老板”,自己这段时间是不是听过好几次了?段云棠打断了老祖宗要继续的话: “老祖宗,您要不要再挑上一段?” “挑上一段?好,那就跟着杜丽娘入梦去!”老祖宗对着秦罗衣说。在一旁的陈瑶儿开腔道: “老祖宗,可惜没有柳梦梅啊?”老祖宗看了看段云棠,陈霖海也看向他,说: “我听我母亲说,段大哥可是铁杆的票友,唱的可不比戏台上的人儿差!”秦罗衣也看着他,他被大家给看的有点尴尬了起来: “那都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 “无妨!”老祖宗说。段云棠对秦罗衣说道: “无妨?!”秦罗衣把手中的折扇一合,递给段云棠: “不在梅边在柳边!”段云棠接过,就把折扇当柳枝了,开始念白道: “小生那一处不寻访小姐来,却在这里!恰好花园内,折取垂柳半枝。姐姐,你既淹通书史,可作诗以赏此柳枝乎?”秦罗衣立马一副女儿态念白道: “这生素昧平生,何因到此?”两人拂袖牵引旋转到内堂中央,柳梦梅一句“小姐,咱爱煞你哩!”,音乐缓缓响起, “[山桃红]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陈霖海心想,母亲还真没说错,陈瑶儿已经被震的张着嘴,刚进来的凌寒絮也被惊的住步在一旁,以前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姐夫会唱昆曲,还唱的如此的情真意切!

  站在外厅的银奴此时脸上的表情,像被千年寒冰冰封了,眼睛直盯着空中的某处……

  廖府别院 书斋

  秦罗衣翘首望着窗上婆裟的竹影,戏院里的人是乎在避讳着一个人?安叔口中的那个人是不是就是今天段家老夫人口中的那个“白老板”?还有上回的欲言又止?廖府别院里的荒园中的那个“白”和他有关吗?廖府别院的前身是候佳府,他和候佳府的主人又有什么的关系?他突然想起了“多福”来,他第一次遇见多福的时候,多福叫他“大哥哥”,还有安叔好像认识多福,还有那个淡雅的女人?他隐隐约约感觉都和那个“白老板”有关!今天要离开段公馆的时候,杨安平不是邀请自己吗?自己也许诺过去看多福的!

  “少爷!”安叔端着一碗夜宵进来,秦罗衣从暖榻上起身来到安叔的跟前,接过那碗夜宵,他对安叔问道: “安叔,您上次还没说完呢?”安叔愣了一会儿,想不起来他说了什么?秦罗衣继续说: “唱《牡丹亭》轰动北京城的人!”安叔脸上的表情变得莫测了起来,不过没有说话, “他是不是姓白,荒园里的物件是不是他的?”安叔开始躲闪起来,过了一会儿,他开始说道: “那些都是一些往事了,老奴年纪大了,都开始模糊了!”可是上回安叔不是这样的,安叔继续说: “少爷,您先慢喝着,老奴有点乏了,等下我让小叶来收拾!”秦罗衣点了点头,安叔退身离房。秦罗衣在想候佳府一定是个大户人家,安叔的礼节都不是一般人家教导出来的。他打开窗,望着荒园的位置,在那儿被隐藏着什么?秋风徐徐的吹来,深秋了,到了最美的季节了,他感觉有些寒意,不过他没有关上窗户,正在这个时候有件衣服披了上来,他没有回头,因为他知道给他披衣服的人是谁?他探身出窗,摘了一片竹叶,含着吹了起来,是《牡丹亭》的皂罗袍•好姐姐, 那是师父最爱的!

  天上一轮盈月,它冷敖的看着这个尘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