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初 识
奶茶闲人2016-07-20 17:233,062

  廖府别院 西厢房

  绿衣女子端着茶,敲了敲门,门开了,绿衣女子把茶举到面具男人的面前,笑着说:“你最爱的大红袍。”面具男人让身,绿衣女子直接来到摆着棋盘的桌边,把茶放在旁边的桌上,给面具男人和自己各斟了一杯,面具男人接过来到棋桌旁,绿衣女子坐在了另一边,拿了一枚黑棋放在了棋局中,得意的看着面具男人,面具男人拿起一枚白棋,在手中把玩着,绿衣女子说:“罗衣都游荡了一天了!你不在他都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面具男人沉默,手中的白棋不停的把玩着,突然手伸到棋局中,放下,绿衣女子看着面具男人下的白棋,张大嘴,半天才说:“我可想了很长时间了,还是让你给破了!”面具男人伸出手在她面前摆了摆,绿衣女子嘟着嘴:“我一定还能想到破你这招的棋!”她喝了口茶,沉思了会儿,然后淡淡的说,“你…可从来没这样?”面具男人伸手拉过绿衣女子的手,绿衣女子绕过棋桌,来到面具男人的跟前,把头放在面具男人的腿上,面具男人摸着她如丝的长发,房间里一股茶香……

  吉祥戏院

  “Mrs 凌,这样可以吗?”一个戏装打扮的女人对着埋头在相机红黑色的遮盖布下穿洋服的女子说。“笑一笑!自然一点!哎…好…好,就这样!”Mrs 凌把头伸出遮盖布,拿着闪光灯,“好,拍了!”啪的一声,灯光一闪,“可以了!”“就好了!”“Mrs 凌该我了吧!”其它穿戏服的人开始争论了起来,“凌姐姐,这就是你让二哥哥给你从英国带来的啊?”“瑶儿,给你拍一张吧!漂亮着呢?”“罗衣哥哥还没拍呢?”“罗衣哥哥,都叫哥哥了,陈瑶儿你羞不羞啊!”陈瑶儿脸真的开始红了。

  “哟,我说今儿个,我们吉祥戏院怎么这么热闹,敢情是两位大小姐驾临啊!”一个身着华服的富贵男人笑着向Mrs 凌和陈瑶儿这边走来。陈瑶儿行了礼:“廖老板!”戏院老板涣之打了个千儿:“陈小姐!老廖有空上您府上请安去!听说二少爷留洋回来了!有空请二少爷来园子里转转!”“廖老板,您这马屁拍的是不是太明显了!”Mrs 凌在一旁说道,廖老板立马转过头来,一脸堆笑的对Mrs 凌说:“Mrs 凌的马屁让不让廖某拍啊!”“不怕我撩后蹄啊!”“没关系,拍不到马屁拍后蹄也行!”

  “秦罗衣!”Mrs 凌看见刚下台正在解戏服的女子叫道,应该说是男子,因为他唱的是旦角,戏服当然是女装,倒把他男儿身份给完全遮掩了,在他身边站着一带面具的人,接过他脱下的戏服,然后给他递上茶壶,他扬头喝了一口,他的这个举动和他现在穿着的戏服不太相称,显了男儿的本色。“Mrs 凌和瑶儿来了!”“瑶儿,罗衣哥哥,一个梁山伯,一个祝英台!”Mrs 凌笑着说。“Mrs 凌真会开玩笑。”“某人可当真话听了!”“凌姐姐!”陈瑶儿脸红的更厉害了。这下秦罗衣也跟着不好意思起来,Mrs 凌上前一步,一把拽过秦罗衣,把他推到了她的相机镜头前,“给你拍张照!”秦罗衣推辞道:“不行不行,妆也不全了,卸了再说吧!”“这样挺好的,你再把刚才的戏服穿上,不还是活脱脱的洛神嘛!”秦罗衣看向还站在原处的面具人,叫道:“银奴!”没有反应,他再叫了一声,“银奴!”银奴这才反应过来,秦罗衣说:“把戏服给我!”银奴过来给他穿上戏服,帮他整理了一下。Mrs 凌笑着说:“我要是男人,也会爱飒你这个倾城人儿!更何况是…”Mrs 凌看了看一旁的陈瑶儿,陈瑶儿叫道:“凌姐姐!”“好!不说了不说了,拍照拍照!只拍照!”Mrs 凌看着镜头中的是秦罗衣?还是洛河之神?世间尽有这样的男子,她都看得入迷了。

  Mrs 凌收拾着相机,陈瑶儿在一旁帮忙,秦罗衣已经换了衣服,一身青衫,越发的显出他与其他男子的不同,男子原来也有是水做的。“Mrs 凌,我来帮你吧!”“叫我寒絮吧!Mrs 凌是不相熟的人才叫的!”“寒——絮!”“我可一点都不含蓄,真是辜负了我的父亲母亲大人了!”秦罗衣笑了起来:“你是冬天出生的!”“还下着大雪呢!”“所以叫寒絮!”“嗯!”“罗衣哥哥,现在没事情了吧!”“嗯,没有了!”“好啊!我找到一家做南方菜的的菜馆。”“北京城里做南方菜的菜馆不是多了去吗?”凌寒絮疑惑的说。“是很多,但是罗衣哥哥一定喜欢这家。”“你就这么确定!”陈瑶儿确定的点了点头。秦罗衣说:“好啊!”转身对站在一旁的银奴说:“我们要出去了!”银奴点了点头,转身准备马车去。

  潭柘寺

  初静走出大殿,用力吸了口气,感觉整个身体都被檀香给填满了。每个月的这一天,她都得来檀柘寺上一柱香,从两年前来北京城的那一天开始。她看着站在殿外的背影,走了上去,她看见了他的手语:“你向佛主求了什么?”她没有回声,不过也用手语回答道:“银奴平安!罗衣平安!初静平安!”“佛主会不会被你给唠叨的烦了!”“这样才会变成为佛主的习惯的!”“初静姐姐!”初静听到有人在叫她,她抬眼看着前方正在向她招手的人儿,也笑着招了招手,凌寒絮看着眼前的这位叫初静的女子,陈瑶儿已经不顾她大家闺秀的风范了,大踏步的向初静走去。“像吧!”凌寒絮转过头看着说话的人, “嫂子!”陈家大少奶奶笑着说:“我第一次见的时候,也以为是一个人!”“她是?”“秦罗衣的孪生姐姐——初静!”凌寒絮再次仔细的看着这个女版的秦罗衣,像却又不像,像的是五官,不像的是感觉,眼前的这个像星星,忽闪忽闪,仿佛看见了一闪又不见了;另一个像月亮,清清的凉凉的,会变化形状,却永远会在一个地方。陈瑶儿唧唧喳喳的在初静的身边说着,一旁的初静仔细的听着,脸上的表情随着陈瑶儿的话语起伏变化着。“这是我的凌姐姐!”陈瑶儿拉着凌寒絮向初静介绍着,初静仔细的打量着凌寒絮,“罗衣说过你!说你很特别!”“特别没女人味吧!”“他说你像棵树,一棵把枝丫伸的高高的树!”“那…有多高?”初静抬头看了看天,陈瑶儿也跟着看了看天,凌寒絮笑了笑:“原来有这么高啊!”三个人看着天笑了起来。“秦罗衣怎么没来!”凌寒絮问道。“罗衣哥哥不喜欢檀香!”陈瑶儿抢先一步解释道。凌寒絮看着站在初静身边的银奴,她想起了站在秦罗衣身旁的银奴,“他为什么总是这样?”初静看了看银奴,“我有记忆的时候,他就是这样了!”“他真像个影子,你和秦罗衣的影子!”“也许我和罗衣是他的影子呢?”初静说完走上前去挽着陈瑶儿的手,对瑶儿说:“你应该去红螺寺!而不是檀柘寺!”陈家少奶奶说:“静姑娘,只要你给她一支签,那可比红螺寺的签还灵!”“嫂子,你也学会取笑人家了!”陈瑶儿咬着嘴唇说着。“嫂子说的没错啊!”凌寒絮也附和着。“凌姐姐你呢?要不要二哥哥给你一支签?”“我求签和你二哥哥有什么关联?”“关联大着呢!”“怎么我凌寒絮一定要做你们家的二少奶奶吗?”“我爹我娘和你爹你娘都是这么想的!”“他们想是他们想,我可不是这么想,否则我就不是Mrs 凌了!”说完自顾自的独自快步向前走去。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过身,走向银奴,看了看银奴,然后对初静说:“能借他用用吗?”初静疑惑的看着她,凌寒絮接着说:“我想给他画张油画!”“油画?”“就是西洋画!”陈瑶儿解释道。初静看了看银奴说:“我做不了主!”“他不是你们的影子吗?秦罗衣呢?”初静摇了摇头,凌寒絮直接问银奴:“你愿意吗?”银奴没有反应。“他不能说话!”初静解释。“愿意就点头,不愿意就摇头!”凌寒絮说,银奴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你不用现在回答我!你想回答了!再摇头或者点头!没反应我当你同意了!”银奴依然没有任何反应。“我可以给你画啊!”陈瑶儿解围的说。“你!没特点!”“干嘛这么损我!”凌寒絮和陈瑶儿你一句我一句的嘟囔着。初静看了看银奴,笑了笑,也加快了脚步跟上她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色牡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